金鹰文化>>正文

奇闻:竟是吴三桂创建反清组织“天地会”?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五、天地会中的吴三桂因素

  天地会起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就祖师而言,既有马朝柱祖师,又有万提喜祖师;就派

  别来说,既有三合会,又有哥老会;就会书内容说,既有保留闽南长林寺僧道宗参与创会记载的姚大羔《会簿》,又有保留吴三桂党羽参与创会记载的田林本《天地会文书抄本》。因此,它的创始过程决不是一元的,而是两元的,不是各自完全独立的,而是相互渗透联合的。

  现存入藏时问最早(嘉庆)的姚大羔《会簿》,其中《水先成》组诗、《桃诗》、《令诗》、《繁鼓诗》提及的“宗公”,墓塔提及的“达宗公”,正是和吴三桂同时的漳州长林寺僧万五道宗。而道宗则和大兄万礼,万二郭义、万七蔡禄等结盟,以万为姓。“结 ”一词见于“天地会的根由”,并为天地会会书的常见语。参以该《簿》的漳州土语、地名和近年发现的《香花僧秘典》、有关碑刻等现存文物,这就使天地会创立于闽南反清志士说成为信史。

  但现存天地会(洪门)会书中同样保留了吴三桂党羽参与创始的记载:哥老会系统的《民国帮会要录·陪堂大爷赞江湖原由喘》.“明末时,崇祯王国运不正,李自成逼明主(命)丧幽冥 吴三桂、洪承畴心怀不忍,龙开文、左文明共起义兵。遵香规立山堂由此而盛,聚会了众豪杰恢复北京。吴三桂占龙头,管辖四省,立就了赤龙山西北堂名。”同书《陪堂大爷赞先圣帝王喘》:“传至明末开封府,山水香堂才兴出。三桂龙头称明主,洪承畴把盟证呼,龙开文曾把香长做,左文明坐堂效当初。四大江湖开四路,各立山堂有名目。”称吴三桂为明主、龙头,把他尊为哥老会的创始人。

  田林本《天地会文书》:“世有吴公,生三子,英雄难比,盖世无双,盛世无良,长日鹏,次日明,三日菊,三人各分去湖广地道,师尊分两界之地,众弟兄分散天下十三省,各招英雄豪杰,结成便是亲骨肉。三指相会,开口不离本,出于不离三,方是同门洪脉亲。”(《广两会党资料汇编》,吴公 指吴三桂,吴家弟兄分头到各省招集人士组织天地会。

  天地会会书巾若干本质性特点,只有吴三桂党羽创会说才能得到合理解释:其一,三指和白色。吴三柞和清军联合,共同攻击李自成农民军时,“迫于战期,兵尚未尽剃发,恐无以辨。夜半,密令军十以白布裂为三幅,阔如三指,缠之于身以为暗记。然布亦不能猝办,即以裹足布裂用之,约大清兵见三指布者勿杀。”计六奇在《明季北略》这段叙述下补加说明:“盖三数与白色者,取三桂及长白兵缟素之意也。’其后康熙十二年十二月,吴三桂反清,同样“帜色白,步骑皆以白毡为帽。”(《消史列传》卷八十)查“出于不离三”或“出于不离三品指”是洪门会员联络手诀,见于全部会书。白色指缟素,意为哀悼崇祯皇帝并为其复仇,故多次见丁《本诗》,如《人本》“变出白衣身”,《神本》“显出白衣身”。天地会居然把二者列为手诀和《本诗》,重视到如此程度,至今术见有人探究原委,只有计六奇联系到吴三桂樟,其说最为原始,也最能道出根源。

  其二,三太洪化。吴三桂《反清檄文》“适遇先皇之三太子”,“恭奉太子祭告天地,敬登大宝,建元周咨。”三桂死后,其孙世番即帝位,改元“洪化”,因此,“三太(子)洪化”具有吴三桂反清组织的鲜明特色。田林本《天地会文书》多处出现:在《盘问兄弟出世一宗》里有问答:“面花?曰:参太子洪花。”在《忠义榜文》里有说明:“金氏洪公造定参泰洪花(四字原有雨头三点水旁)”。在《开台排式》里有牌额:“参泰洪化”四字前二字雨头水旁,后二字雨头)”。在号布里出现二次,在诗歌里出现二次,一次为诗句,一次为减头诗。伦敦不列颠博物院藏O.8207 B l天地会文件抄本有减头的《参泰洪化》四字原有雨头三点水旁),诗O.8207 K本号御有“参泰洪化(四字原有雨头水旁)”横额。查开台牌额表明组织的归属,号布横额表明动员的口号,藏头诗属于联络的暗号,这四字在天地会内具有如此承要的位置,也就可以证明天地会是由吴三桂党羽所组织的反清团体。

  天地会会书中有一些带有特征性的形式和内容,不是闽南反清志士创立说所能解释得了的:

  其一,祖本大明臣和身本义明臣。姚大羔《会簿》的《祖本》诗首句为“祖本大明臣”,《身本》诗首句为“身本义明臣”,这里的“大明臣”指受过崇祯皇帝封拜的臣子,“义明 ”指未受封拜而愿意效忠明韧的志士。在康熙甲寅年创始天地会时,有资格称“大明臣”的只有被封为平西伯的吴三桂一人:相反,闽南反清志士都只是“义明臣”。

  其二,公主和松柏林。姚大羔《会簿》在《枯木》诗里有“公主骑上路上过,松柏林中是我家”句,提“公主”的有“洁白其身公主现 ”(《观音诗》),有“公主骑马”答问(《盘问兄 》);田林本《天地会文书》的《金花》涛和《木诗》也有前引《枯水》诗同样语句。查顺治九年,吴三桂子应熊尚清公主,为和倾额驸。贝勒尚善在《寄吴三桂书》提及“公主、额驸两造滇南。”第一次在康熙三年,“吴应熊给假省父,四月至滇,十月还都。” (《庭闻录》卷四),第二次在康熙十年,“桂年六十,格格启太后同应熊子世番来云南祝寿。”吴三朴干府之左安福园,“松柏高三艾许者,移种皆活,历三年园成,与吴复庵等弹琴赋诗,徜徉其间。”(均见《平吴录》)在当时闽南,松柏林或许有之,公主则绝无记载,把公主和松柏林结合在一起,除掉滇南吴三桂王府外,决无第二家。

编辑:杨芳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