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奇闻:竟是吴三桂创建反清组织“天地会”?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吴三桂对多尔衮的背盟有着刻骨铭心的悔恨。三十年后以自己名义发布的两篇文章曾予揭露。乾隆二十二年从河南夏邑生员段昌绪卧室里搜出的周王元年《反清檄文》 “本镇独居关外,矢尽兵穷,泪干有血,心痛无声,不得已歃血订盟,许虏藩封,暂借夷兵十万,身为前驱,斩将入关,李贼遁逃。夫菥父之仇 共戴天,必亲擒贼帅,献首太庙,始足以谓十先帝之灵。幸而渠魁授首,方欲择立嗣科,继承大统,封潜割地以谢满酋。不意狡虏违天背盟,乘我内虚,雄踞燕京,窃我先韧神器,变我巾国冠裳。方知拒虎进狼之非,莫挽抱薪救火之误。本藩刺心呕血,追悔莫及。’固康熙十三年四月由率使云南礼部侍郎折尔肯、翰林院学+傅达礼带京的《吴三桂奏章》,康熙阅后,认为“词语乖戾,妄行乞请”,并决定“将吴应熊及其子吴世霖处绞。”⑥该奏章未见于官方档案文献,故学者至今未曾引用。查光绪八年兵部左侍郎黄体芳在内阁所见吴三桂《上康熙皇帝书》 此奏章。叙述乞师经过,多尔衮背盟及被迫接受半两_干封爵的内情远较《反清檄文》详尽深刻,现全文照录于下:“罪臣吴三桂,致书康熙皇帝陛下:人言三桂反,三杵实非反也。先帝殉社稷,三桂申包胥痛哭秦庭之义,请援贵国,那九颜王予惟恐桂心不诚,宰乌牛,杀白马,立誓煞水神前。誓曰:歼贼之后,凡中同所有悉归贵国。’那九颜王了犹虑桂心未尽,又令剃发、胡服,然后发兵十万,令桂居前,清兵居殿。进兵百里,即遇降贼逆臣唐通,桂奋力一战,杀贼殆尽。李贼卷资疾趋。桂念君父之仇不共戴天,奋战逐北,直潼关地方。李贼破胆而遁。桂因神京无主,返兵西向,那九颜王予顿背前盟,将顺治皇帝怀抱拥立。斯时即欲理沦曲直,悱恐贵国之师扼其前。李贼之兵蹑其厉,是功未成而身先丧,知者不为也。锡以千爵。封以通侯, 岂得已 受命乎?厥后。嗣王不道。政归权臣。四镇鸱张,六师纷沓。而三桂无与出。那九颜王子贪心无厌,驱兵南入,以致灭我社稷。使十七叶神宗天子斩宗绝嗣,言之痛心 统之势既成。版图悉归清有。那九颜王子恃功跋扈,毒流宫闹,章皇帝赫然震怒,粉骨捣灰。在皇帝之待九王子太薄,而九王子千背盟受祸不为过矣!壮三十年来卧薪尝胆,求太祖之后无其人,血泪几柚,呕心欲死。不意天意眷明,去年二月间,于夔州太平县界。得太宗十四代孙周王,聪明神睿,汉光武、宋高宗不足比拟其万‘。真属中兴之令土 因未告庙,先称周王元年,统兵百万直抵燕京,三十年之积聚,任皇帝移归建州,以娱终身,三桂之待贵国不为薄矣 即皇帝之祖宗亦属内附,普天赤予有何嫌疑?其中国人民社稷留待新主拊循,非皇帝之所预闻也。桂前不顾父以殉旧主,今不顾子以扶新主,心事可知。遑问其他。望皇帝勿归罪,请撒去藩臣,幸甚幸甚!”

  吴三桂乞师盟誓和多尔寝背盟是清朝开国史的大事,也是吴三桂评价的关键性大事。吴三桂《上康熙皇帝书》第一句话就说“三桂实非反也”,一针见血地揭露清朝得国的非正:“顿背前盟”,“斯时即欲理沦曲直,惟恐贵国之师扼其前,李贼之兵蹑其后,是功未成而身先丧”,说明当时的处境和接受平两于封爵的无余,背了三十年的归顺屈节黑锅方才一吐苦水。但清廷以严刑峻法阻止《反清檄文》和《吴三桂奏章》的流传,旷占疑案石沉大海,直至今天还须后人据以辩白。

  四、吴三桂反清部署

  多尔农对吴三桂的复明行动,初时以军令加以阻挠,继而公然背盟,通过封王,宣布复明行动为非法,禁止和南京使私相往来,疑忌甚深。顺天府丞暂管府尹事张若麒和平两王府“数通馈问,睿亲王谕责之。”⑦从顺治二年八月同驻锦州后,直至五年移镇汉中,吴三桂被弃置 用达三年之久。因此,从封王之日起,吴三桂就开始“卧薪尝胆”。于是向清廷请地,清优恤,为部将请赏,见于《清史列传》卷八十《逆臣传·吴三桂》的是“三桂以所给田多硗薄,清益,复为所属将校何进忠、杨坤、郭云龙、吴国贵、高得捷等百二十馀人请世职,属史童达行、陈全国、许荣昌、钱法裕等请优擢,又以父襄、母祖氏、弟三辅俱为自成戕,乞赠恤,并得旨俞允。”顺治五年,陕两隆十总督孟乔芳“请师汉中,三桂倍道赴援,不旬日而至西安,屯营南教场。乔芳托疾不出见,厚犒师,三桂笑日:疑我矣。”(《庭闻录》卷二《镇秦徇蜀》)顺治十入年,“经略洪承畴东还,三桂请自固之策,承畴日: 可使滇一日无事也。”(上书卷三《收滇入缅》)次年,“部臣会计云南省俸省饷岁九百馀 ,议撤满州兵还京,裁绿旗兵五万之二。三桂谓边疆未宁,兵力难减,宜如旧时。”于是采纳部将杨坤建议,上“三患二难”疏,发兵入缅,除灭农民军馀部李定国等所拥戴的永历王朝。(《清史列传》卷八十《逆臣传·吴三桂》)康熙元年四月,南明永历帝朱由榔死于云南。吴三桂之杀朱由榔,大悖乞师复明宗旨,为明遗老所不齿。从复明转为自立,实为最大失策。吴三桂暗地里多方面准备反清,在经济上,“承桂关巾,笼盐井金铜矿之利,厚自封殖;通使达赖喇嘛,互市北胜州;辽东参、四川黄莲、附子,就其地采运,官为之鬻收其值,货财允溢,贷诸富贾,谓之潜本。”在政治上,“权(藩本)子母,斥其羡以饵十大夫之无藉者”,“所辖文武将吏,选用白擅,各省员缺时亦承制除授,谓之两选。又屡引京朝官、各省将史用以自佐。”在军事上,“择诸将子弟、四方宾客与肄武薪,谓以储将帅之选,部兵多李白成、张献忠百战之馀,勇健善斗,以时训练。”(《清史稿》卷四七四《吴三桂传》)

  在撒藩公开反清以前,吴三桂幕下人士已经研究当前形势,提出起事规划。一位自称“九天紫府刘真人”的(疑 刘玄初⑧),曾建议:“无避劳苦,无惜家资,可星速奔驰数年,四处周流会师,联络天下群十,设济困苦民心,阴谋图就,训练士卒,预备器械,各省埋伏兵马,料理齐楚,方可初将书通吴君,次投册籍,三次相会,确议人才定爵,然后给散印信凭札以鼓舞人心,密约动期。 】事实证明,这一建议确曾实施,除“设济困苦民心”、“训练十卒,预箭器械”已见上文外,其“四处周流会师”,如康熙十二年十~月,“三桂反,(张)国柱首从逆,为定远大将军东平公,自后提督杨遇明、总兵杨富、柴碌、杨来嘉、王何进忠、杨坤、郭云龙、吴国贵、高得捷等百二 永清悉从贼。”其“联络天下群十”,如“遣使潜 徽州法裕,聘谢四新”,“聘故明少卿李长徉,延以宾礼 问方略。”(《平吴录》)其给散印信凭札,如乾隆十八年东莞莫信丰案中,就有“用花边白布写永保平安四字,中书一周字”⑨的札付,则是反清起事的札付,道光八年,江西三点会黄百幅案,搜出“书明招集人才字样,尾有周四年等字’ 的札付。

  建议中值得重视的是“并省埋伏兵马”一段话。它就是在各省发动秘密组织的同义语,亦通过军伍编制形式把志愿参加者组成随时进反清起事的队伍。“册籍”就是入会名册,“相会”就是会首的见面。自称创立于康熙甲寅年的天地会。正是这样的组织:入会者称为“新丁”,入会仪式就是招兵仪式,开台陈设就是军容,誓同规条就是车伍纪律,大哥、师他就是起事 领。令人十分惊异的,不仅天地会确实存在吴三桂党羽组织天地会的线索,甚至黄天道教和收元教都有吴三桂党羽活动的痕迹。收元敬称吴三扮为“火帝真君”,认为吴三桂反清失败是天意,所记“收元祖”李廷玉和吴三桂的对话云:“(吴王说)胡儿们,中原难。廷玉说:是天意,二百馀春。吴王说:二百年,何人造就?有几朝,有几帝,几辈乾坤? 廷玉说大清家,七长八短,二百年,有馀零,同治换新。吴干说:久以后,何人来立?二治对,才该你,再下红尘。直说得,三宫桂,无以答对。‘我今日, 求道,再待何辰?’那吴王,跪在地,晚问求道。先天佛,把功夫,阴阳细分。点罢功,讲罢道,定下一计。那吴王,修大道,不争乾坤。”

编辑:杨芳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