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独家]全能“侠客”徐小明:每代人心中都有一个霍元甲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者按他是功夫明星。作为螳螂拳第九代正宗传人,他以精湛的功底,成为红极一时的武打新秀。
    他是电影功臣。伏笔创作《霍元甲》、慧眼识中李连杰,他为香港功夫电影谱写了传奇。
    他是传媒领袖。亚洲电视、英皇娱乐、香港有线,都因他的带领创造过辉煌业绩。
    他是“绝世”老公。恋爱10来载,相守30年,他和妻子相濡以沫,形影不离。
    20年前,在香港,他书写了一个经典,一段时代,和一种锲而不舍的武侠豪情。20年后,在长沙,一袭唐装,多份柔情,这位香港电视界德高望重的领袖走进金鹰网,向我们述说着一个全能“侠客”穿越时空的点滴心绪。

提起功夫电影,徐小明侃侃而谈(摄影:罗闽)

做客金鹰访谈,徐小明与主持人交谈甚欢(摄影:罗闽)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金鹰网记者许钟 长沙报道

      初夏的长沙已骄阳似火。招牌式的落腮胡,和蔼的笑容,以及习武人挺拔的身姿,让阳光下的徐小明散发出别样的神气。“要喝杯茶歇歇吗?您说可以了我再开始”。看到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记者忍不住问了问。“不用……我随时都可以的,现在就马上开始吧!”刚坐下,这位前辈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话匣子。

      经典不可复制:谁来创造下一个霍元甲?

      “英雄差点就没了”

      让内地观众最早熟悉并崇拜徐小明的,恐怕还是84年风靡一时的《霍元甲》。用“万人空巷”来形容当时的情景,一点也不为过。据说当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档播出该片以后,广州街上一到夜晚连公交车都难见身影,因为大家都待在家里看《霍元甲》,公交司机也不例外。武术学校更在这场风潮的中受益匪浅——许多观众看完该片之后,吵着嚷着走进了习武之门。

      对徐小明来说,这样的成就并不止于市场收益,而有一种更高的追求:振兴功夫电影,弘扬中国文化。这一点,也是促成其创作《霍元甲》的最初动机。在他眼中,真正的英雄应该有血有肉,而不是成天到晚喊打喊杀的功夫机器。 “习武之人也有爱,也有温柔的情怀”,徐小明说,当时香港功夫电影在好莱坞很畅销,但是走不出打打杀杀的呆板局面。这是一种迎合市场,却丢失功夫本身的畸形状态。因此他希望创作一部“给英雄赋予鲜活生命”的作品,来还原功夫电影的真实境界。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霍元甲》。

      然而拍摄之路并非顺利,当他跟电视公司提及这个想法时,立刻遭到了老板们的反对。在他们眼中,这是悖市场而行、又无先例可寻的高风险行为。“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坚持,坚持做给他们,告诉他们真正的功夫影视应该是怎样的。”在徐小明的记忆中,他无数次以一敌众,与各方争辩,甚至拍案而起;无数次穷困潦倒到需要救济。然而他的毅力最终打动了公司,《霍元甲》得以开拍。剧中,徐小明身兼编剧、监制,还出演了其中的“独臂老人”,与霍元甲大战擂台。几年的呕心沥血,终于换回空前的成就。正是从《霍元甲》开始,香港功夫影视开始改变,抛开了干硬的打斗依赖,把英雄变得饱满而真实。

      “如果没有我对功夫的执着,或许霍元甲早就夭折了,英雄差点就没了!”徐小明感叹着,望着头顶,突然顿了顿,似乎在回味一段超越时空的经典记忆。

      每代人心中都应该有个霍元甲

      从霍元甲到陈真,再到最近炙手可热的叶问,功夫人物“翻拍潮”正在华语影视市场上高潮迭起。对此,这位功夫前辈表现出一种豁然的淡定:“萤幕里的英雄终究是有很多虚构和改造的。这种改动因时代和环境在不停地发酵和变化。也许我们心中的霍元甲就该那样,而你们(指着记者——编者注)心里的他,又是另外一个模样。因此,每代人的心中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霍元甲、陈真、叶问,每代导演、演员都可以对其重新塑造和包装。这是一种情怀、一种追求的必然结果,也是这种不断翻新让影视产业不断前进。这是好事,是无可争议的。”

     然而,并非所有的翻拍都让徐小明保持默认:“经典不可复制。我理解翻拍,但不赞成重复甚至倒退的使用。只有让英雄身上具备了新的亮点和思想,这样的翻拍才是成功的、有意义的。至于《霍元甲》,因为当时种种原因,难免存在遗憾,但在没找到新的精神意义之前,我不会做翻拍的打算。”

编辑:许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