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奇闻:竟是吴三桂创建反清组织“天地会”?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重点引用: 天地会会书中若干本质性特点,只有吴三桂党羽创会说才能得到合理解释:其一,三指和白色。吴三桂和清军联合,共同攻击李自成农民军时,“迫于战期,兵尚未尽剃发,恐无以辨。夜半,密令军十以白布裂为三幅,阔如三指,缠之于身以为暗记。然布亦不能猝办,即以裹足布裂用之,约大清兵见三指布者勿杀。”计六奇在《明季北略》这段叙述下补加说明:“盖三数与白色者,取三桂及长白兵缟素之意也。’其后康熙十二年十二月,吴三桂反清,同样“帜色白,步骑皆以白毡为帽。”(《清史列传》卷八十)查“出手不离三”或“出手不离三品指”是洪门会员联络手诀,见于全部会书。白色指缟素,意为哀悼崇祯皇帝并为其复仇,故多次见丁《本诗》,如《人本》“变出白衣身”,《神本》“显出白衣身”。天地会居然把二者列为手诀和《本诗》,重视到如此程度,至今未见有人探究原委,只有计六奇联系到吴三桂,其说最为原始,也最能道出根源。

  吴三桂疑案辩析

  ——兼论天地会中的吴三桂因素

  摘自温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7卷第l期 2006年2月

  去年出版的《中国历史未解之谜》里有《吴三桂降清疑点颇多》专题,列举五点理由:第一,吴三桂一贯抗清的态度决定了他不会轻易降清。第二,多尔衮在山海关战后加强了对吴三桂的控制可以证明吴三桂末降。第三,山海关战后发表的檄文证明其未降。第四,在山海关一役后,在攻陷北京前后吴三桂欲立朱明太子的行动证明其末降。第五,暗中聚集实力以反清复明也可证明吴三桂未降。颇富创见。可惜未能充分展开沦证,其中山海关战后檄文应为战前檄文之误(见下)。特别是从“史载,多尔衮在山海关之战胜利的当天,玩弄权术,封吴三桂为平西王一语看来,还没有发现官书篡改史实,也就难以彻底破解。最近我有机会得见吴三桂《上康熙皇帝书》,①方才对吴三桂生平有新的认识,加上清代会党甚至教门都在自己的秘密书中涉及吴三桂,这就使我认识到吴三桂疑案是清初关系全局的第一公案。而向清军乞师和受封平西王两件则是决定吴三桂一生命运的头等大事,也是丑名昭著的“叛臣”、“汉奸”称号的源泉。

  只有把这些关键大事从官方文献有意散布的迷雾中拨开,才能恢复吴三桂的真实情况,才能使吴三桂一生的言行表现及其后续影响得到合理的解释。

  一、李自成招降期中的表现

  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百万大军攻下北京,崇祯皇帝自缢身亡,抚远总兵吴三桂所部数万人,处于清军和农民军两面为敌的极大困境。军队缺饷已有十四个月,顿驻山海关后,更是粮尽饷绝。正是在这一情况下,李自成派人招降吴三桂。叙述吴三桂有意接受招降的记裁存孙旭《平吴录》云:“自成遂僭位,称永昌元年,勒索助饷,抄吴骧家,得陈沅,悦之,欲立为妃,乃使伪巡抚李甲、伪兵箭道陈乙持檄招桂曰:‘尔来小失封侯之位’,桂颔之, 众十馀由永平取路到京,名为勤干,实欲归李。及问家人,知陈沅已入贼于,乃大怒,仍率众归山海关,”②钱氏《甲申传信录》卷八《吴三桂入关之由》略同:“三桂妾圆圆绝世所希,自成知之,索丁 ,且籍其家,而命其作书以 也,勃从命。闻旋以银四万两犒三桂 ,三桂大喜,欣然受命,入山海关而纳款焉。”《吴三桂纪略》云:“李贼僭位,王进退兀 ,以清兵仇杀多次,欲返颜,乃修表谋归李贼,贼亦以关外并镇吴兵最强,金珠采币声育招降犒赏,吴三桂令兵抢杀不肯降。李贼怒,杀王父吴骧,尸于城垣。老家人奔告,王曰:吾与北兵结仇深,势难归北,李害父, 于小知, 必仇,吏决意归李,于是从关上至永平,大张告示,‘本镇率所部朝见新主,所过秋毫无犯,尔民不必惊恐’等语。翌日家人史来告曰:陈娘娘为刘将军擒去矣。千投袂起日: 灭李贼, 杀刘将军,此仇不可忘,此恨亦不可释。遂决意讨李贼,输款北军。” 查夺陈圆圆者为权将军刘宗敏而非大顺皇帝李自成,李自成杀三桂父吴襄时在溃败后四月廿三 ,而非正当招降期中。 据此,以上三说均为传闻,并非信史。清初刘健《庭闻录》卷一《乞师逐寇》云.“(崇祯十七年)三月初四日,封三桂平西伯,诏徙宁远之众入援京师,二十日,至午润,闻变还师山海关。吴骧既降贼,三桂亦以所部之众两行,赴降。道遇家人来自京师者,诘问,得父被执状,莞尔曰:此胁我降耳。何患?’复问:‘陈姬无恙乎?’陈姬,名沅,宁圆圆,吴门名妓,得之戚畹田宏遇者也。色美而善歌,三桂嬖之。贼执骧,圆圆为伪将军刘宗敏所掠,家人以告。三桂怒日:‘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耶?’遂挥众返,纵掠而东。” 佚名《吴逆始末记》云:“闯闻三桂据于关,执其父襄,令招以书。贼并发银四万,遣伪将赍往犒之,三桂得令贼将入关代守,自率精锐赴燕京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为贼宗敏所掠,时方食,抵儿丁地,须发合张,具书答襄,卷旆驰还山海,袭杀贼将,歼其众。”取吴伟业《圆圆曲》“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以实其说。这两项记载时地明确,加上陈圆圆后来复同吴三桂身边,《圆圆曲》广泛流传,似乎已成信史。但《庭闻录》虽裁其事,却认为“陈沅之事,言者多殊。”“其点缀者,尤多已甚之词。”吴伟业门生邹漪其师《绥寇纪略》(题署“娄东吴伟业骏公纂辑,梁溪邹漪流绮原订”)而在自著《明季遗闻》却取“冲冠一怒为红颜”说,可见此说究有多大真实性,尚须和其他说法比较才能确定。

  叙述吴三桂假意接受招降的记载,存撰丁康熙十年的计入奇《明季北略》卷二十《吴三桂请兵始术》云.“自成入京,刘宗敏系吴襄,索(陈)沅不得,拷掠酷甚。三桂闻之,益募兵垒七千。三月廿七,将自成守边兵砍杀,止馀三十二人,贼将负甄伤逃归。三桂遂据山海关。报 ,自成遣叛将席通统兵往御,又遣叛将白广恩统兵往永平救援。廿九日,自成使席通与文武二人犒师银四万,赍吴襄于:招三桂日:‘汝以身恩特简,得专阃任,非真累战功、历年岁也,不过为强敌在前,非有异恩激劝,不足诱致,令尔徒饬军容,顿兵观单,使李兵长驱直入,事机已去,天命难同。吾科己逝,尔父须臾,呜呼,识时务者亦可以知变讣矣。’是书本牛金星作使吴襄者。府通至三桂营,言老总兵新主十分优礼,专待有车共图大业,以作开 元勋,且言东宫无恙。三桂得书怒日:‘逆贼如此无礼,我吴三桂堂堂丈夫,岂肯降此逆贼,受世唾骂,忠孝不能两全。’叱左右将来使斩之。又云:‘我忠不成忠,孝不成孝,何颜立天地乎?有自刎而已!’帐下止之。参将冯有威进日:‘再辈愿效死杀贼,今其金币,散十卒,然后起兵,使彼不及错,何必杀此伪官。三桂从之,遂佯喜曰:愿一见东富而降,拟书复命,贼计以定千往,日遣贼将挈定王赴唐通营。时洪承畴与三桂舅氏祝大寿俱降仕大清剌,三桂遂往乞师,大清主许之。四月初四 ,三桂破山海关,唐通迎降,定王已至三桂军,三桂檄自成云:‘必得太子而后止兵。’致书绝父云:‘不肖男三桂泣血百拜上父亲大人膝‘ 儿以父荫,熟知义训,得待罪戎行,日仪励志,冀得一当以酬圣眷。属边警方急,宁远巨镇,为门户,沦陷几尽,儿方力图恢复。以为李贼猖獗,不久当扑灭,意我国无人,毕风而靡,吾父督理御营,势非小弱,巍巍雉,何致一二日便已失坠,使儿卷甲赴关,事已后期,可悲可恨。侧闻圣主晏驾, 民戮辱, 胜眦裂。犹意吾父素负忠义,大势虽去,犹当台槌一击,誓不俱生: 则刎颈阙下以殉囤难;使儿犒素号恸,仗甲复仇,不济,则以死继之,岂非忠孝媲美乎?何乃隐忍偷生,甘心非义,既无孝宽御寇之才,复愧平原骂贼之勇,父既不能为忠臣,儿亦安能为孝子乎?儿与父诀:请令父早图,贼虽置父鼎俎之旁以诱三桂,不顾也。 三桂再百拜。’初九丙寅,自成得书大怒,尽戮吴襄家口三十馀人,下令亲征。”吴伟业门生邹漪在《明季遗闻》云:“(三桂)以三月初旬出关,徙宁远五十万‘众,行数十里。十八日入关,二十曰抵丰润,京师陷矣。三桂闻变愤甚,顿兵山海,往大清乞师,许之。四月初,贼命三桂父骧作书招桂,赍银四万两,遣席通犒之,别以贼兵二万守边。三桂佯受银而出, 意尽行砍杀。贼将负伤逃归,三桂致书绝父云,自成怒,即于十三日往战,尽戮吴骧家口三十余人。”

编辑:杨芳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