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余华:我早已不是“先锋作家”(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余华做客宝安图书馆。付翠阳 张露文/摄

点击浏览更多图片

  6月21日,作家余华做客深圳宝安图书馆,从阅读、创作两方面与深圳读者分享了“25年文学路”。活动由宝安区文化局主办,宝安区图书馆承办。

  讲座当日,现场座无虚席,连过道都站满了听众,不少人提前两小时抢占座位。宝安图书馆馆长周英雄介绍说:“余华从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25年,作家结合自身经历来讲述阅读、创作历程,对读者而言,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余华则笑言,自己算不上老作家,但资深作家的名称是担得起的。“没想到,我作为一个作家已经有25年了。读书时,经常写总结报告、思想小结,自从当了作家,还没好好回顾一下,25年值得好好总结。”

  刚从欧洲游历归来,余华坦言,在国外经常听到关于“你是为什么样的读者写作?”之类的问题。“我告诉他们,我确实在为读者写,也为我自己这个读者写。作家写作的时候有两个身份,一个是作者的身份,一个是读者的身份。作者的身份是把叙述往前推进,而读者的身份,是把握叙事的分寸。以一个作者的身份写作的时候,要不断往前走,不管好坏,写下来再说;但以读者的身份,就会要求作者一定要修改好,是这样的关系。”

  余华对评论界定义他为“先锋作家”并不满意。“1986年到1989年期间,我成为所谓先锋文学时期的作家。那个时候,我既不认识苏童,也不认识格非,我们只是不约而同地希望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文学的丰富性,做了很多形式方面的探索,就那个时期,我们被称为先锋派作家。其实,到了上世纪90年代,先锋文学已经结束了,当现在有人说我是先锋派作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了解文学。先锋派是指1986年至1989年,90年代以后,就不是这样的说法了。”

  余华还以讲故事的形式和大家分享了他儿时有趣的读书经历,也讲述了他文学创作过程中的心得体会。当有读者直言喜欢《活着》、《许三观卖血记》更甚于《兄弟》时,余华首先对《兄弟》给这位读者带来的负面情绪表示歉意,然后说:“首先,这未必是一本好书;其次,你还没有跟这本书相遇的时候,有这两种可能性。一部文学作品,作家完成后,其实并没有结束,它是开放的,真正的完成是由读者的阅读来逐步地完成它。所以,不同的读者都会从自己的人生经历、各自的性格、审美习惯、经历的种种遭遇,来选择阅读一本文学作品,这是每个读者选择的自由。”他同时表示,阅读是一个过程,随着时间的流逝,阅读的兴趣也会发生变化。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