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王小帅:文艺片扔在市场上必死无疑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王小帅也认为第六代是被审查制度压制十年后又被市场化全面抛弃的一代,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没关系,死在沙滩上我们也继续往前走”。于是在一面调侃“再说他们就该拿刀追杀我了”,一面王小帅仍旧忍不住呼吁对艺术片的重视与保护,“看到商业大趋势的前提下推动小众市场的发展,艺术片消亡不是与时俱进,只有真正的多元化,才是真正的百花齐放”。

  一直低调的王小帅在上海电影节上突然呛声,让很多人诧异。如果说贾樟柯的“崇拜黄金的年代是否还容得下好人”的论调把长矛投向了张艺谋等第五代,王小帅的“亿元票房导演不成功”则是向下一代陆川、宁浩这样的商业片新贵们提出质问。什么时候起第六代导演走进了这样总是质问的位置?又是什么使得他们在人人叫好的电影市场化大潮中要发出“小众的、弱势的、为大家所不齿的”声音?

  某第六代导演曾在私下对本报记者说“没有谁是成功的,我们都失败了”,王小帅也认为第六代是被审查制度压制十年后又被市场化全面抛弃的一代,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没关系,死在沙滩上我们也继续朝前走”。于是在一面调侃“再说他们就该拿刀追杀我了”,一面王小帅仍旧忍不住呼吁对艺术片的重视与保护,“看到商业大趋势的前提下推动小众市场的发展,艺术片消亡不是与时俱进,只有真正的多元化,才是真正的百花齐放”。

  我知道是陷阱,我也跳

  时代周报:以前贾樟柯更像你们这代里的“炮轰”代表,这次是你发表激烈的观点,为什么?

  王小帅:小贾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而我主要是做电影,我做的电影也不多,平时更不太愿意说。因为要说肯定就说代表你立场的,而现在你的立场又是小众、弱势、为大家所不齿的,那我就不说了。这次上海电影节,我的片子都没去,他们让我参加论坛纯粹是帮忙,到那儿一看这构成我就明白了。

  时代周报:就像一坑在那儿摆着。

  王小帅:我原本还想贾樟柯当时也在上海,可能是我们几个人坐下来,讨论几种电影的可行性。结果只我一个人,其他都是影院老板、投资人、现在比较成功的导演,就把我搁那儿被两方夹击,像个圈套似的。大家都在谈票房、谈成功,轮到我,我本来这方面就有保留意见,只能发表不同意见,所以我开场白就是:“我知道这是个陷阱,那我也跳。”

  时代周报:你也可以选择不用炮轰的语气。

  王小帅:人们叫我去,不就是希望吵起来吗?事后我用百度查我以前的采访,其实我这观点一直都存在,只是那时候表达温和,媒体报道就温和。这次说“冲”了,抓人眼球了,人家正好也一直等待这个“冲”,报道出来就成“炮轰”了。这样也好,不捅破这个窗户纸,不进入特别本质的层面探讨,大家都你好我好,对事情还是不会有警觉。

  时代周报:会觉得自己用词过分伤害到别人吗?

  王小帅:不了解内情的人会觉得你在攻击人,但我相信在舞台上那几个导演,会知道我们彼此没有敌视。如果看到完整视频,就会明白我是对中国电影发展现状发表看法,而不是针对某些人。就我所知,大部分反对的是觉得我不应该和同行导演去辩是非,而应该和影院、院线说,至于我描述的导演与商业体系的关系,大家应该没有异议。

  不能被裹挟进商业暴力

  时代周报:具体谈谈你担心的导演与电影商业之间的关系。

  王小帅:我们对电影知识文化普及是很弱的,老百姓多年前根本看不到电影,是这短短十几年内,才能看到美国、香港电影,我们的电影教育大多是美式、港式的,接受的是吃爆米花、喝可乐看的电影类型,英雄一定救美、ENDING必须HAPPY,在电影多元化上的判断很少,一旦当电影市场改革开始后,那种爆米花类型电影就会变成绝对主流,像滔滔的洪水往前奔流,拦都拦不住。

  时代周报:这种趋势的危险性在哪里?

  王小帅:香港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香港电影早期有一些人文电影,像方玉平、许鞍华,可香港是极端商业化的地方,等到这些人都被商业吞没了,香港电影就都是粗制滥造,八天、十天一部电影,之后当商业片的市场一再被掠夺后它连自身文化都保存不了。如今他们跑到内地,用已经做死的香港商业片思路来轰炸内地。同样文艺片也是,台湾走完完全全文化电影路线,侯孝贤、蔡明亮、杨德昌,这种路数走到最后,市场萎缩了,也不行,两个极端走到最后都不行。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