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国学的人生智慧:儒家让你自信,道家让你自在

  昨天下午,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台湾最高文艺奖得主傅佩荣做客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以《中学西学六十年》为题,对中西文化差异和中西文化交流展开了论述。傅佩荣长年致力于国学的普及推广,每年发表200多场演讲,从文化中心到寺庙,从学校到行政机关,从社团到基金会,都常见他的身影和足迹。虽相隔海峡,其声名已远播祖国大陆,从昨天的演讲现场座无虚席便可见一斑。他的幽默俏皮让讲场不时爆发轻松的笑声,让深圳市民一领他在宝岛被誉为“大学最热门教授”的风采。

  文化有四个特色和三个层次的内涵

  “今天主题定在中学西学,但是所谈的根本问题还是文化问题,所以我们首先从什么是文化开始说起。”傅佩荣谈到,文化有四个特色:第一,文化异于自然,人文或者人类的文化,是从自然改造出来、配合人的需要所产生的结果,文化的第一个特色是表现出人类生活特别的地方;第二,文化会形成传统,如每一群人生活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代,会慢慢形成传统,如我们中国的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各种节日;第三,自我为中心,“如果一个民族不认为自己的文化是中心,而是边缘,这个民族存在的理由就有困难了,所以,即使在原始的部落,他都认为他的祖先和天地神明有联系。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国家几乎都有这样的倾向,要肯定自己在天地之间生存的价值。”第四,文化有生命周期,文化有兴、盛、衰、亡四个阶段,根据历史学家汤恩比的研究,人类曾经发展出来的文明有20多种,每一种都经过兴盛衰亡,“但有一种很特殊,他只看到中国文化衰落而没看到我们重新兴盛,他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中国的文化有特别强的生命力,中国历史上的外族入侵,最后都被中华文化同化,因为我们的文化有一些优秀的成分,其他民族进来后才会接受。”

  傅佩荣表示,文化的内涵亦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叫做器物层次,“我今天早上坐飞机到深圳,如果在古代我恐怕要坐三个月。”因此科技的进步,经济的繁荣,是人类繁荣的明确指标,科技和器物的发明对人类有帮助;第二个层次叫做制度层次,从生活的风俗习惯到法律规章都属于制度,“虽然人需要自由,但人有自由就有可能以私害公,为自己的方便伤害公共的利益,所以一个社会需要制度,否则这个社会就乱了,制度没有一开始就好的,需要慢慢演变。这个世界没有普遍美满和完善的制度,制度是人群通过生活习惯慢慢协调,通过教育、通过媒体宣传慢慢进入理想制度。”第三个层次则是理念层次,“理念就是,你这群人的文化到底以什么作为最高价值,比如看《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小说,因为有理念,觉得做人要讲道义、讲感情。”

  儒家讲的是善,道家讲的是真和美

  傅佩荣告诉大家,研究中国科技文明史的英国学者李约瑟曾得到一个结论:在公元1500年之前,中国的科学水平领先全世界。但是近代科学在欧洲发生而没有在中国发生,傅佩荣分析之所以近代科学在西方发生,第一是有希腊的悲剧,第二是有罗马的法律,第三是有中世纪的信仰,“这三个跟科技有什么关系呢?有关系,千万不要忽略人文,人类的心灵是由人文慢慢熏陶出来的,有悲剧是文学,有法律是社会制度,有信仰是宗教,三个合起来,经过2000多年的努力,使得15、16、17世纪的西方人有一种科学心态,不要心存侥幸,不要有太多欲望。而中国人缺乏科学心态。”

  傅佩荣谈到,在美国进军伊拉克后,有位美国国务卿在演讲中表示“美国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这句话我听了很难过,要换一个词才对,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强大两个字绝不能用伟大来替代的,以中国文化来说,强大叫做称霸,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者才伟大。”他表示,儒家是要施仁政的,但不要要求一个社会立刻变好,《论语》中说的有道无道要理解为一种趋势,“天下有道是天下走向有道,有道无道一刀切,一边黑一边白,哪有这种世界?人生是不断变化的,重要的是你往哪里走,从强大走向伟大,要立足于国学。”

  谈到国学经典《三字经》,傅佩荣表示并不赞同“人之初,性本善”的说法,“打开电视、报纸一看,每天都有人杀人放火,我常常都会反省,我本善吗?我常常有坏的念头,我周围的人跟我差不多。”傅佩荣认为,善恶是一种对行为的判断,人还没有行为表现的时候没有善恶问题,所以不要在人性这方面加上任何善和恶,“我现在改一个字就对了,人性向善才是孔孟思想,万物之中,只有人类才有善恶问题,所以善恶与人性一定有某种观点,但是它又不等于人性是善是恶。”

  傅佩荣说,儒家思想讲人性、讲道德,而儒家的道德找到的基础就是真诚,人要配合法律、礼仪、社会规范。道家思想和儒家不一样,境界更为开阔,突破了人类中心主义,“儒家讲的是善,善就是我跟别人之间;道家讲的是真和美,万物都有道,任何东西都可以看到道,庄子有云‘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如果你有对道的觉悟,天下没有东西不美。”傅佩荣更以一句话概括:“儒家让你产生自信,道家让你活得自在。”

  在谈到中学和西学的差异时,傅佩荣举例说,柏拉图的对话录,有一个主角经常是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对话大多数没有答案,立场不一样经常要讨论,但不一定有结论。“你要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西方人追求知识的热诚需要我们效仿。”而《论语》就是孔子回答学生的问题,学生如果有想法跟孔子不一样,往往会挨骂,“孔子是把成熟的思想表达出来,因此,中国哲学家是答案找到了再来告诉你,西方哲学家则是跟你一起探讨。”

编辑:何玉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