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提倡新文化运动最力”的《湘江评论》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当“五四”新文化运动在长沙和湖南勃兴时,长沙各校学生创办的各类新报刊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和少数雅礼大学学生合办的《新湖南》,以“改良社会思想,灌输医学知识”为宗旨;周南女子学校的《女界钟》主要讨论“妇女解放”、“妇女劳动”问题;高等工业学校的《岳麓周刊》重在“发扬平民精神,倡导民主主义”;明德中学的《明德周刊》以提倡国货,唤起爱国精神为目的;楚情小学的《体育周报》专门讨论有关学校的体育问题。此外,还有甲种工业学校的《工业周刊》,长郡中学的《长郡周刊》等等,虽然它们有的平和,有的激烈,所刊具体的内容也各有侧重,但以批判1日道德、1日制度,传扬新思想、新知识为己任的主旨则是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这时的学生刊物大都试图以改造国民性为基础,进而达到改良政治的目的。如《新湖南》在发刊时就指出,“教育之不能普及,国人思想之陈旧腐朽,社会制度之不适合于今日,国民人格之堕落”,是造成民国创建8年内忧外患相逼的主要原因,并由此提出改造世界的六大主张:铲除三纲主义与忠孝节烈的旧道德,提倡共和时代的新道德;反对重男轻女,提倡生活独立,男女平权;反对重士轻工,使人知坐食分利之可耻;铲除阶段制度,提倡平民教育;灌输医学卫生常识,增进人类之幸福,减少人类之痛苦;改造万恶之渊源的家庭制度,造就有用于国家的人才。这是当时湖南学生刊物宗旨的代表性概述,主要倾向就是改造旧的道德观念。

  “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长沙以及湖南学生刊物中影响最大的首推《湘江评论》。它以湖南学生联合会的名义发行,由联合会文牍股干事毛泽东任主编,于1919年7月14日出版创刊号,它仿效北京《每周评论》形式,分“西方大事述评”、“东方大事述—评”、“湘江杂评”、“放言”(一种很短的杂文)、“新文艺”等栏目。毛泽东在《创刊宣言》中写道:“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从前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所不道取的方法,多数畏缩的说话,于今一切都要改观”。他指出《湘江评论》的职责,“就在不受一切传说和迷信的束缚,要寻着什么是真理”。他在《宣言》结尾充满激情地放言:“时机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澎湃于湘江两岸了!顺它的生,逆它的死。如何承受它?如何传播它?如何研究它?如何施行它?是我们全体湘人最切最要的大问题,即是《湘江评论》出世最切最要的大任务。”显然,这表明毛泽东把宣传最新思潮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

  《湘江评论》一诞生,就充溢着敢于向一切反动落后势力挑战的无畏气魄,文笔明快、泼辣、生动,带一股破竹之势。它抨击帝国主义的国际强权政策,揭露它们虽然高唱“平等主义”、“民族自决”,实际上干的却都是侵略与分赃活动;它批判以孔学为代表的封建文化,指出“中国的四万万人,差不多有三万万九千万是迷信家,迷信神鬼,迷信物象,迷信命运,迷信强权,全然不认有个人,不认有自己,不认有真理”,这正是中国黑暗腐朽的根源所在,是必须用新时代的大潮彻底冲荡净尽的。它疾呼:“天不要伯,鬼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号召大家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张扬个性,扫除一切旧思想,旧传统,旧习惯。认为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革,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光明”。毛泽东还在《湘江评论》撰文主张实现民众的大联合,视其为改造社会的根本办法,认为只要实现了农民、工人、学生、教员、妇女……各界的大联合、思想的解放、政治的解放、经济的解放、男女的解放、教育的解放,就都能得到实现,“黄金的世界,光辉灿烂的世界,就在前面!”

  《湘江评论》出版后,创刊号当天即告售登,第二期加印至5000份,在湖南极受欢迎,并很快引起全国其他报刊的注意。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刊物之一《每周评论》赞扬它眼光远大,议论痛快,是“观念的重要文字”;《晨报》称它内容完备,“魄力非常充足”;上海出版的《湖南月刊》介绍它“著述选材,皆及精粹,诚吾湘前所未有之佳报,欲知世界趋势及湘中曙光者,不可不阅”;长沙《大公报》也评它“提倡新文化最力”。虽然《湘江评论》仅出4期即遭封禁,但对湖南,乃至华南地区的学生运动都起了较大影响,从而在长沙学生运动史和长沙新文化运动史上留下了重要的思想财富。

编辑:许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