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池莉:能离婚的女人是幸运的

                                                                                                                               池莉表示自己的小说——一半写女人,一半写男人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谈创作:“我是一个不写自己的作家”

  《所以》从女性视角出发,讲述了都市知识女性叶紫在近40年的政治与社会的历史变迁中,最终完成由外界向内心追寻和探究的过程。在其追求生命和生存尊严的过程中,小说同时体现出一种女性对世界的观察、凝视与对话。因此,有读者认为池莉的创作偏重于女性,池莉则表示,自己在观察中可能更关注女性,但这并不代表她会在创作中忽略男性,“我想要表达一个完整的世界”。

  池莉说,“我的小说掰开来算,一半写女人,一半写男人”,她计划分别以两性的视线与语言来完成对于当代城市生活的理解、挖掘与表达。因此,继《所以》之后,她的下一部作品将转向男性。池莉还坦言,“我是一个不写自己的作家”。

  谈女权:“中国没有女权主义”

  池莉认为,中国没有女权主义,对相关作品的探讨也往往流于理论而没有现实的行动。“我无非是写了女人的生活,大家认为就是女权主义。”

  池莉还表示,中国女性在家庭范围的权利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虽然中国女性在政治待遇和社会职业的分工上不如男性,但中国家庭的生活习惯和几千年延续的传统,使母亲“把孩子从根上就培养成了是自己的”,“母权”的威仪相当强大。“想想‘垂帘听政’,为什么欧洲不可以形成‘垂帘听政’”。女性还往往掌握家庭的经济,但这种权力并非体现在两性的平等上,而是“愿意享受这种她说了算的局面”,因此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权”。

  池莉说,中国女性身上更多表现出坚韧、勤劳、忍耐和奋斗精神,很“可爱”。“我可能更关注女性,但是我没有给女性指一条道路。”“我想命运就是命运,让命运决定我们自己的命运。”

        谈婚姻:能离婚的女人是幸运的

     记:小说中叶紫是悲剧命运,她一再跟命运抗衡,却总是面对诸多不顺。为什么设计这样一个悲剧女性?

  池:在我看来叶紫的结果不是悲剧。从通俗意义上讲,叶紫离婚了,但离婚不是不幸。我觉得现在婚姻的选择对女人来说是一种福气,过去的社会中你如果离婚了就是坏女人,但现在的社会不是这样了,能离婚是幸运的事情,你就要解放自己。所以叶紫应该感到的是人身自由。

  记:有人说,您个人生活和叶紫有相似之处?

  池:一点也没巧合,那是别人猜的,我是一个不写自己的作家。

  记者:婚姻生活呢?

  池:婚姻上也一点都不像,我的婚姻生活很幸福。这二十多年,我的个人生活从没直接见诸于我的文字,我可能是中国最没办法对号入座的作家了。

  谈王朔:“说话是他的一个工具”

  谈及多年好友王朔,池莉说:“他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说话是他的一个一大工具。”虽然她只是知道王朔最近说了很多话,并不确切了解具体内容,但言语间还是透露出对好友发言方式的了解,并对媒体的报道方式颇有微辞。

  池莉还谈到两人关于《金刚经》阅读的交流。池莉说自己很早就买了《金刚经》,但直到2001年或2002年某一天偶然翻阅,才“一下子读懂了”。此时王朔刚好也在阅读《金刚经》,并有些“崩溃”的感觉,她就和王朔进行了诸多交流。王朔想把经书翻成北京话,池莉还劝他不用翻译,但“他就是非常执着的一个人”,最终还是翻译出来了。王朔近期发行的新书《我的千岁寒》中,其中一部分就是“北京话版的《金刚经》”。

  谈现状:“喜欢安宁的生活”

  池莉的博客曾拥有不少点击率,但她最后却选择了关博。当有读者问她现在对博客的态度时,池莉表示:“我不否定博客,但是我个人不选择这种方式。”池莉称关博纯属“个人的原因”,她不适应这种方式,面对博客上形形色色的人群提出的问题,觉得自己回答不了。

  池莉说,“我本人比较喜欢安宁的生活”,她把自己现在的生活称为“老一辈的方式”,不看电视,就是读书,写作,闲时出去走步。她还有一小块地,种菜自己吃,“我觉得这种方式好极了,我终于在我这个年龄达到了,我很喜欢。” 

(综合文化报和燕赵都市报消息)

编辑:何玉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