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解读女性文化:世界因女性而精彩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前两天,在北京一家大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看到处处张挂着庆祝“三·八”妇女节的招贴画。广告上的两位姐妹着实可爱,皓齿明眸,含笑向天,既像七月阳光下的向日葵,又像迎风而开的秋菊,真的是女人如花。广告语曰:世界因你而精彩。

  世界因为女人而精彩。那么女性自己的文化资源是什么呢?

  关于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有无和优劣,是女性运动内部持久争论的一个课题,这个问题关系到两性能否摆脱性别“优势等级论”的桎梏,也关系到“女性有没有自己的文化资源”。

  后现代女权主义者是彻底解构性别气质的本质主义理论的。这种观点可以追溯到波伏娃,她有名言: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被造成的。另一派坚持认为两性性别气质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持这种观点的著名的有亚当斯、里安·艾斯勒,她们不仅承认有所谓的女性气质,还主张把女性气质带到公共领域,使人类走出男性价值观造成的困境。一部分男性思想家也持这种观点,如哲学社会学家西美尔、舍勒,还有米兰·昆德拉,更早的还有伟大的歌德说: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们飞升。

  女人的肉身是沉重的,月经、怀胎、哺乳,孕育生命、养育生命,却不是为了自己快乐,而是为了种族的延续,她承载起了如大地一样的使命,她们是土地和收获,女性在这个世界的位置首先是创造这个世界。也许正是肉身的沉重,女人的精神比男人更渴望飞翔。更可贵的是女人对美的世界不仅幻想而且全身心地去追求,用真实的情感去建造。早期的女性将自然界中最接近人性化的动物、植物驯化和培育成自己的伙伴,后来她们制作服装、首饰,还有饮食器具等的发明和操作。但是,与男性的外向化活动不同的是,女性的活动始终是围绕着美和家园的。

  女性孕育生命、哺育生命和美育生命,赋予这个世界连绵的生命体,这种博大的创造性构成了女性世界的共同性。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沃尔夫就拒绝为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的英国政府捐款,她说女人是没有自己的祖国的。在全球化语境的今天,世界正以科技理性和新一轮后殖民霸权主义重新解构和组建的时候,这种女人的普世主义情感和理念,更符合人文主义和诗意的栖居。

  《圣经》之《创世纪》一向遭到众多女权主义者所诟病,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展开另一种解读:如果说女人是上帝乘男人安睡时取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造成的,并非一定要读解成女人是对男人亦步亦趋的“第二性”,是劣等的,还可以读解为正因为女人是上帝的“二次再造”,所以可能造得更加精致完美,更人性化。女人在这个世界的位置是男人无法取代的。

  这样说并非反过来宣扬女人尊贵论,而是说在新的世纪,我们应该思考,男性该如何选择与女性共同拥有和处置这个世界,并与她们共同美好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正如舍勒在《女性运动的意义》一文中指出的:“运动本身的使命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并不是对女性特有的伦理感的压制(以使之顺应男性的道德感),而是女性感觉在公共生活中的最佳表达、最纯表达权和发言权。”永恒的女性应该渗透到整个世界,渗透到我们的心中。

  这个世界可以淹没、遮蔽女性的存在,可以扭曲她的真实,但是女性用她们的肉体和心灵所塑造的世界一直默默地矗立着,女性的文化资源一直在历史和现实中存活,对人类的文明史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世界因我们而精彩。

编辑:何玉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