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红楼第一时尚少妇:“俗不可耐”王熙凤(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一般看过《 红楼梦 》的人总觉得林黛玉和王熙凤是一雅一俗的代名词,黛玉是雅到了极点,凤姐是俗到了极点。很多读者觉得,王熙凤一出场,作者对她的描写就已经定了调子: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凤姐的出场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对其形象的描写更是从头到脚,细致无遗,一出场的王熙凤便是彩绣辉煌,富丽丰艳的贵妇形象。书中,但凡有对王熙凤的衣着描写一般都是大红大绿,鲜艳夺目的,可见王熙凤这个人性格是十分张扬的,她永远要把舞台的聚光灯集中到自己的身上。很多人说,王熙凤这身打扮,穿金挂玉,俗不可耐。以当今流行的素雅风潮来看,确实显得乡气,但读书中的故事不能脱离开故事的时代背景,若把时间倒退两百年,王熙凤这身打扮不仅不俗艳,还十分时尚。

  我们都知道,《 红楼梦 》的两大色彩便是红与绿。林黛玉居住的潇湘馆中翠竹遍布,是绿的色彩,而糊窗的霞影纱是银红颜色,红绿相衬,在当时社会极有审美品位的贾母眼中是最佳搭配。书中对林黛玉的着装鲜有描述,前八十回中唯一一次正面描写林黛玉的衣着是在第四十九回,下雪后大观园众多小姐商量赏雪作诗的文字。其中,对每个人的着装都有详细描述。那文中的林妹妹穿什么衣服?“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缎双环四合如意绦。”依旧是有红有绿还有金,富贵得很。你总不能说林黛玉的穿着俗不可耐吧?林黛玉是曹雪芹最钟爱的人物,是他心中的爱人,必定要把最美的色彩赋予她,可以肯定作者十分钟爱红和绿这两种色彩。尤其是红色,是《 红楼梦 》的主色,大观园成园之前,贾宝玉将自己的屋子命名为“绛云轩”,所谓“绛”,是大红色,后搬进大观园,住在“怡红院”,又是红,大观园里“茜纱窗”的茜也是红色的意思,蒋玉菡赠与贾宝玉的茜香罗是大红色的腰带,女孩子日常生活的胭脂腮红样样都离不了红色,足见红色是美丽的代名词。

  当然,因此就有红学索隐派认为这是曹雪芹反清复明的象征。明朝姓朱,“朱”通“红”,贾宝玉痴爱红,故而可以看做是朱明王朝的拥戴者。甚至也有人把书中的贾宝玉和王熙凤视为一正一邪的两大政治势力:贾宝玉代表朱明王朝,王熙凤代表满清王朝……

  这种说法实在邪乎,不论贾宝玉还是曹雪芹,都算满人,反清复明岂不是要反他自己?如果以此推断:“红”通“朱”,“青”通“清”,爱红是明朝的信徒,那爱青绿色的黛玉该是清朝的信徒吗?而喜欢红衣绿裙的王熙凤是不是明清两朝的两面派呢?非要这样说,就越来越像“满纸荒唐言”了!

  其实,书中的红绿二色是自然界的代表,红,是所有花卉的代名词,绿,是芳草流水的代表,绿树红颜正是大观园里最美的景致。而凤姐的大红洋缎窄褃袄和翡翠撒花洋绉裙正好是兼顾了红绿二色,这既是大观园中的流行色,另一层意思也重点说明:凤姐是个脂粉首领。

  在书中,宝玉眼里,红色是至爱之色,一般人不配穿它。女孩子如果长得不美,穿红色的衣服就是糟蹋。有人觉得这种心态太奇怪了,贾宝玉怎么这么自恋呢?其实,这样的描写也是有历史渊源的。明朝,各项法规极为严苛,其中亦有对老百姓着装作出规定的,所谓贱民,就是一般的贫民阶层,只能穿青布素服,红绿金黄等色只有皇亲贵族才可以穿着。淡青淡蓝这些颜色老百姓能穿,而且还得是棉布的,穿绸缎、穿违禁的颜色都算违法,严重的要受重处,甚至死刑。你穿上金黄绸缎,没准儿立马就有人敢告你谋反,相当吓人!到了清朝,这些苛政虽然有所减缓,但基本还是延续了下来,尤其是清朝前期,老百姓的风俗习惯还是保留延续下来了。雍正二年,政府同样规定了官民服饰禁令:“玄狐、黄色、米色、香色久经禁止官民服用。如有违者,加等治罪。”服饰在当时那个时代,不仅仅是美丽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因而,不爱脂粉喜欢素雅服饰的薛宝钗在贾母眼里才“看着不像”,所谓“不像”,既是不像样,也是不像话,就是没品味没身份。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