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红楼第一时尚少妇:“俗不可耐”王熙凤(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所以,袭人为了取悦宝玉,着装总是红绿不肯离身,本身就是追求身份的一种象征。而凤姐出场便是红袄绿裙,可见其风采卓然,气质不凡。在那样一个时代里,未出嫁女孩子应该打扮得娇嫩可爱,这样方能彰显其娇贵的身价,而出嫁后的年轻媳妇,则必须艳服丰妆,因为她体现的是婆家的风范面貌,若是衣着朴素简陋,那就不单是丢娘家人的脸了,连婆家的颜面也荡然无存。第五十一回中,袭人的母亲病危,回家探视,临行前,凤姐亲自检查她的衣饰:

  ……袭人穿戴来了,两个丫头与周瑞家的拿着手炉、衣包。凤姐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凤姐笑道:“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赏你的,倒是好的。但只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一件大毛的。”袭人笑道:“太太就只给了这灰鼠的,还有一件银鼠的。说赶年下再给大毛的,还没有得呢。”凤姐儿笑道:“我倒有一件大毛的,我嫌风毛出得不好了,正要改去。也罢,先给你罢。等太太年下给你做的时节,我再做罢,只当你还我一样。”众人都笑道:“奶奶惯会说这话。成年家大手大脚的,替太太不知背地里赔垫了多少东西,真真赔得是说不出来的,那里又和太太算去?偏这会(子)又说这小气话。”凤姐笑道:“太太那里想的到这些。究竟这又不是正经事,再不照看,也是大家的体面。说不得我自己吃些亏,把众人打扮体统了,宁可我得个好名也罢了。一个一像‘烧糊了的卷子’似的,人先笑话我,说我当家,倒把人弄成花子了。”众人听了,都叹说:“谁似奶奶这样圣明!在上体贴太太,在下又疼顾下人。”

  一面说,一面只见凤姐命平儿:将昨日那件石青刻丝八团天马皮褂子拿出来,与了袭人。又看包袱,只得一个弹墨花绫水红绸里的夹包袱,里面只包着两件(半)旧棉缎袄与皮褂。凤姐又命平儿把一个玉色绸里哆罗呢包袱拿出来,又命包上一件雪褂子。

  袭人虽说是个丫鬟,但已经比普通家庭的老百姓们吃的穿的好太多了,而且袭人是王夫人内定的宝玉的小老婆,生活标准也得处处符合身份才行。桃红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青缎灰鼠褂,这样的衣服,若是生在普通家庭的女孩子,恐怕一辈子也没有福气穿。但身为当家人的王熙凤依旧不满意,她深知:袭人回娘家,代表的就是贾府的脸面,即便是小老婆,包装也是不能马虎的。

  连袭人尚且如此,何况贾家当家少奶奶的王熙凤呢?贾母是个喜欢富丽堂皇的老太太,同时也有着极其高超的艺术鉴赏水平和审美情趣,贾母一手调教出来女儿孙女外孙女侄孙女个个情趣高雅,若凤姐真是审美品味俗不可耐之人,如何能够深得贾母欢心呢?凤姐不是李纨那样的寡妇,必须素面淡妆,否则,在李纨是守节,在凤姐便是不懂规矩了。故而,凤姐必须风姿妖娆,否则岂不是丢了富贵之家的脸面?以当时的眼光来看,凤姐的品味不仅不俗,而且还雅得很!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