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一年之计在于春 老子如是说

  一年之春,人们常会用比较宽阔的眼界,比较长远的思维来看世界、看事物,思考这新的一年。

  如果思考更大更长远的事情,那就该是思考人生与历史了。人生是个人的体会,历史是人类的体会。再进一步,是思考宇宙与永恒。

  不知为什么,先秦时候的思想家们就已经很喜欢在这样宏远的角度上去思考,也很善于思考。庄子《秋水篇》里面的河神,当“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时,觉得自己这里真是天下的洋洋大观了,但当他顺流而行到北海,见到海,才知大海之大,于是对海神说,我真是见笑于大方之家了。可是海神说,我在天地之间,只是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庄子就这样一层层地把我们引向无穷的世界。但又把我们引回来,说不能“大天地而小毫末”,“毫末”并不就是至细,天地又不能说是至大。自细视大者不尽,自大视细者不明。让我们从宇宙思考到毫末,从宏观思考到微观。

  老子更是善于在这样的大天地中思考。

  老子有几句话,我常常放在心中静思。这几句话说:“道生之,德蓄之,物形之,势成之”。

  老子在这里说的,是万物万事的生成与演化。宇宙间的事物,老子认为事物是一步步地演化的,最起始时是从无到有。他把这过程归纳为四个步骤:道、德、形、势。

  这里面,道与德,是精神的范畴;形与势,是物质的范畴。

  道,是宇宙间最根本的原则,道是不断地变化。宇宙万物不断地变化,所以不断地生出新的事物(如果没有不断的变化,那就是永远的静止,永远的“无”,但有变化发展,就由无生有)。这是“道生”。

  道的具体表现是“德”。德性,说的是事物的特质。在事物的变化中,某一方面蓄聚了某方面的特质,这就是“德蓄”。

  再进一步,成为有物质的形体,“物形”。

  具备了成为形体的条件,还要有时与势的种种客观条件,遇上了时与势,一宗新的事物就诞生了,这是“势成”。

  老子这些话,是在作非常抽象概括的思考,思考最根本的规律。说起来有点玄,玄之又玄。但是这样的四个层次,也可以应用到具体的事件上。当我们分析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看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怎样发生,怎样发展。从纵向去寻求事物发生的因由,从横向去察看事物出现的形势。

  联系到具体事物。小的来说,如股票,你不能只抓住一条有关的讯息,就断定这股票会升或会降。那条具体的讯息,只是“势成之”中的一个小因素,整个股票的形成因素是一条长链;大的来说,像一场战争的胜负,你不能只看到战场上的某一个具体因素,就说是找到了胜负的关键。这个因素即使确是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也要看战役之前怎样发展蓄聚,形成了某一形势,“势成之”,这时个别的关键因素才呈现了威力。

  吴羊璧

编辑:何玉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