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阮玲玉自杀是因为婚外情伤?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点击浏览更多图片

  1935年3月8日,曾有“中国的嘉宝”之称的阮玲玉,服毒自杀了。这个事件,在当时引起极大的震撼。而阮玲玉留有两封遗书,其一是《告社会书》,这么说:“我现在一死,人们一定以为我是畏罪,其是(实)我何罪可畏?因为我对于张达民没有一样有对他不住的地方,别的姑且勿论,就拿我和他临别脱离同居的时候,还每月给他一百元。这不是空口说的话,是有凭据和收条的。可是他恩将仇报,以宽(怨)报德,更加以外界不明,还以为我对他不住。唉,那有什么法子想呢?想了又想,唯有以一死了之罢。唉,我一死何足惜,不过,还是怕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罢了。”这“人言可畏”,引发人们对当时不负责任的报纸的谴责。连当时处于沉疴的鲁迅,都激于义愤,写了《论“人言可畏”》一文,直指:“她的自杀,和新闻记者有关,也是真的。”一时之间,这些小报记者成为众矢之的。

  这两封遗书发表于1935年4月1日联华影业公司出版的《联华画报》上,长久以来被大家所引用及谈论。但其实在二十几天后的4月26日出版的《思明商学报》,却登载了阮玲玉的另外两封遗书。只是《思明商学报》是30年代出版的一张内部发行的机关小报,发行仅一千五百份,外面的读者是看不到的。不仅当时的读者看不到,就连以后研究电影史的学者也没有人发觉,事实的真相就这样尘封半个多世纪。直到1993年3月,暨南大学连文光教授编著的《中外电影史话》,才附有新发现的阮玲玉遗书。后来上海写电影史料的老作家沈寂写了《真实遗书揭开阮玲玉死亡真相》一文,也是根据这新发现的遗书。

  真正的遗书这么写着:

  达民:

  我已被你迫死的,哪个人肯相信呢?你不想想我和你分离后,每月又贴你一百元吗?你真无良心,现在我死了,你大概心满意足啊!人们一定以为我畏罪,其实我何罪可畏,我不过很悔误(悟)不应该做你们两人的争夺品,但是,太迟了!不必哭啊!我不会活了,也不用悔改,因为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季珊:

  没有你迷恋××(按:指歌舞明星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吧!

  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

  过去的织云(按:即张织云,唐季珊玩弄过的女影星),今加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

  我死了,我并不敢恨你,希望你好好待妈妈和小囡囡,还有联华欠我的人工二千零五十元,请作抚养她们的费用,还请你细心看顾她们,因为她们唯有你可以靠了!

  没有我,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了,我很快乐。

  玲玉绝笔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