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书院,中国文化人心中抹不去的记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传统书院在近代渐趋衰落,历经近百年的沉默,又在现代意识观照下悄然兴起,著名学者梁漱溟先生、冯友兰先生与北京大学哲学系张岱年、季羡林、汤一介等学者曾创办中国文化书院,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在山东办起了万松浦书院,天津市文联主席冯骥才在天津办起了北洋书院,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陈忠实与西安思源学院联手又在古长安的白鹿原上办起了白鹿书院。书院仍然是中国文化人心中永远抹不去的记忆,是中国文化人所向往的一个美好的精神家园。万松浦书院、白鹿书院、岳麓书院、中国文化书院4家书院,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中国现代书院文化版图上东南西北分立的格局。

  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邢小利认为,传统书院有这样几种情形:一种像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基本上成为旅游景点,是文物部门和旅游部门共同保护的单位,只有建筑存在,不再进行学术研究和教育活动;另一种是传统书院焕发现代活力,像岳麓书院,和现代教育结合,招收研究生,主要研究的方向就是书院文化,并办有中国书院的辑刊,正在搜集各方面书院文化的典籍。

  中国书院重在文化版图中“复活”

  书院,是中国文化人一个历史和文化的标识。也许正因为此,众多的文化人致力于创办书院。作家们创办书院,更是带来新鲜的话题。冯骥才与北洋书院和任何一所大学的作家任职任教不同,冯骥才一上任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用他本人的话说“事情变得麻烦了”。他戏称,王蒙去海洋大学任职文学院院长,像是旅游,是“神仙”,而自己所任的研究院院长,是“苦役”。文化部非物质文化保护的专家委员会任主任、天津市文联主席、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身兼数职的冯骥才,当时做文化抢救工作已是相当紧张,他把70%的精力用于文化抢救,30%的精力投入研究院。天津大学请他出任院长时,说是可以把冯骥才的工作室搬进去。可是7000平米的艺术研究院,不是仅仅工作室所能填充的。一年的时间,研究院从外到里放满了艺术品,他还成立了北洋美术馆,举办了四五个展览,其中最重要的是意大利绘画巨匠原作展。他居然把达芬奇的原作从意大利搬到了天津大学,仅此项保险金就有30亿人民币。很多人从全国各地赶来,从夜里3点排队买票,16天展览,观众达到10万余人。冯骥才说:“这件事实现了我的愿望。我想让学生们知道,除了嘉年华外,人类有一个神圣的精神圣殿”。

  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分了三个中心,文学研究中心、艺术研究中心和文化研究中心,教学体系正在组织,现已招收了6名研究生。在从事文化抢救的过程中,冯骥才感受到,这些工作需要理论知识,目前学术界和实践脱节,民间美术从来没有分类。按马克思的学说,建立学科首先是分类,于是他做了民间美术分类。冯骥才说:“我们正在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中心,要把民间美术普查抢救成果做成信息库,做成民间美术理论,同时还配合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抢救开展了一系列的研讨会。我还在做一系列的博物馆,除了我自己的画廊外,在学院里建立跳龙门乡土艺术博物馆,希望民间文化变成龙飞腾起来。文学这部分,想做的就是新时期文学的分段式研究,要做成新时期文学信息库,这也是另一个大的项目。”自从他创办了研究院,邓友梅、张平、刘诗昆、冯小刚等文艺界很多名家大腕先后来到天津大学演讲,并且每年度出版演讲集。

  他还发誓为天津大学义务建一座人文图书馆。“我的理想,是在理工科大学建一个人文的圣殿。”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建成后,余秋雨来参观时感慨万分,说研究院体现了文人的力量。做了那么多工作,冯骥才却给研究院起了别名叫“北洋书院”。他说,我不希望把我的名字放在太重要的位置上,还是自己做的事比名字重要得多。

编辑:许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