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麻将是如何解禁成为国家竞技项目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张普生是安徽省老年体育协会的秘书长,已退休多年。他虽然职位不高,但却将一个可能是最具广泛群众基础的体育活动———麻将,推动成为国家竞技项目。

  即使在今天,麻将依然经常和腐败、腐朽的事例联系在一起,时不时会成为媒体抨击的焦点。而稍微年长的人应该也记得,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打麻将都不能光明正大,因为被公安机关抓到就是以赌博论处,轻则开除公职、重则判刑,连买卖麻将牌都得要偷偷摸摸。

  而这个情况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突然就改变了,各地陆续出现正式的麻将比赛,到1998年麻将更是进入国家竞技体育项目。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张普生在其中又做了什么关键性的事情呢?

  老干部想打麻将

  一篇介绍安徽省田径运动的报告,其中有一段关于张普生的描述:“(1958年)是芜湖市田径运动员破省纪录最多的一年,张普生、虞中勤、徐善义还打破了马拉松全国纪录。”张普生在体育界算是小有名气,这也为日后推动麻将进入竞技体育项目积累了人脉关系。退役后,张普生留在安徽省体委工作,并在1981年安徽省老干部俱乐部成立后担任副主任。

  1983年前后,张普生和他的同事突然发现,以前挺热门的桥牌和围棋两项活动越来越冷清。张普生说:“ 这个现象让我有点好奇,难道是我们组织工作没做好?调查后才发现,很多老干部都偷偷回家打麻将了。一些老干部也不避讳自己这个爱好,就跟我说,能不能在老干部俱乐部里搞次麻将比赛?”

  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麻将的名声一直就很臭,成了赌博及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的代名词,早就被打入“冷宫”。不过,张普生没有简单地回绝那些老干部。因为国家体委有很多他当年做运动员时认识的老朋友,张普生决定将这个情况反映上去。

  两上北京四处碰壁

  张普生首先找到了国家体委社会体育处处长曾宪越,曾听完张的汇报后表示:理解,但爱莫能助。张普生随即又去了趟公安部,“我满怀希望,但他们很冷漠。”

  碰了一鼻子灰后的张普生回到了安徽。一些老朋友听说他为麻将奔走以后,都很担心他。

  “虽然已经拨乱反正好几年了,但大家的一些个神经依然绷得很紧。他们觉得我在做出格的事,怕我因此出事。”

  北京碰壁的张普生并未泄气,他决定到关系不错的安徽省公安厅就“麻将问题”进行政策咨询。公安厅的一个处长建议老张去调查赌博的历史,这样可以为麻将不能和赌博画等号提供历史依据。

  随即,张普生一头扎进了故纸堆。合肥,找不到。南京,也找不到。张普生又想去北京看看。出发之前,张普生向单位借了200元钱,他靠这笔钱在北京的各大图书馆泡了20多天。

  “历史上只要统治稳定了,那就会放松对赌博的控制,但在动荡时期,赌博则要受到酷刑。”张普生笑着说。此次北京之行让张普生眼界大开,更加坚定了要将麻将办成体育竞赛的决心。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