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易中天:我们的高校就是养鸡场

郭娟 制图

点击浏览更多图片     

  易中天:我们的高校是养鸡场

  日前,《凤凰周刊》专访了“学术超男”易中天,这个亦邪、亦匪、亦霸的湖南超男,一边听问题一边贼贼地笑,然后冷不丁问一句:“可以骂教育部么?”整个访谈过程,他几乎没有什么回答是“一本正经”的,而是努力推销自己的新“歌”。

  歌曲1:《我就是一个流寇》

  曲风:说唱

  歌词:现在的学术界,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没有风险、没有麻烦;职称照评、学官照当、何乐不为?学术繁荣,管他干嘛?

  主持人:您的人生经历很复杂,出生在湖南,在新疆当过知青,在武汉大学呆了很多年,后来又到厦门,现在常住上海。这是不是您自称“流寇”的原因?

  易超男:这只是一部分。我做学问也是出了名的“流寇”。比方说,我在《百家讲坛》讲三国、讲诸子,就有人跳起来说,你一个学中文的,怎么可以讲历史、讲哲学?然后马上扣一顶大帽子:腐败!他们不知道,我硕士论文做的是《论〈文心雕龙〉的美学思想》,从那时起,我做的始终是跨学科研究。

  主持人:您的学术兴趣很广博,但您总有个理论的基石吧?

  易超男:主要有三方面。一是马恩,一是鲁迅,一是胡适。对不起,都很不时尚哦!马克思、恩格斯对我的影响主要在方法论上。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曾经把《1844年手稿》从头到尾抄了一遍!而鲁迅先生对我的影响,主要是对国民性的批判上。我对中国国民的劣根性,真是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至于胡适,我非常欣赏他对于理想与现实关系的处理,这话只能说到这儿了。

  主持人:看来无论是世界观还是学术观,您都挺“杂”的。您是不是觉得“杂”的视野有利于做学问?

  易超男:哪里!这纯属流寇的特点。我只希望人们有足够的宽容,不要动不动喊我“腐败”就行咯。话说回来,现在的学术界似乎更喜欢“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没有风险……

  歌曲2:《春秋战国最繁荣》

  曲风:古典

  歌词:周游列国兮,朝秦暮楚。今天这国兮,明天那国。此处不留爷兮,自有留爷处。

  主持人:在您看来,中国历史上学术最繁荣的时代是哪一段?

  易超男:那当然是春秋战国、诸子百家时期了。春秋战国时期为什么会出现百家争鸣?因为当时的士人很自由,当局也很宽容。士人,也可以说是知识分子吧,周游列国,朝秦暮楚,今天跑到这个国家,明天跑到那个国家,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各国的君主、诸侯、大夫,也很大度。没有谁搞“思想言论罪”。他们顶多也就是不听你的,然后客客气气把你打发走,打发得不客气、不体面,还要挨骂。这才出现了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也才成为我们民族思想史上的黄金时代。

  因此,我非常希望知识界,也包括广大民众,当你听到不同观点的时候,第一不要骂人;第二不要在对方的动机上做道德文章;第三换位思维,想一想对方有没有对方的道理。

  歌曲3:《教师都是老母鸡》

  曲风:R&B

  歌词:从讲师,变成,副教授,你要生,多少个蛋;从副教授,升成,教授,又要生,多少个蛋……我的,回答是,滚你妈的蛋!

  主持人:听起来,您对现在国内学术圈的气氛很不满啊!

  易超男:太差了!我就举一个例子。有的学者之间由于学术观点不同,发展为人身攻击,发展为两边的学生分成两个阵营,然后互相整对方的学生,比如说你的学生来我这里答辩,我就不让你过。

  我更同意李零先生的看法,自从教育部对高校进行所谓的教学改革,也就是采取量化管理之后,中国大学变成了养鸡场。在这个鸡场里,老师根本没有心思好好做学问,好好带学生,光忙着生蛋了。

  主持人:养鸡场?

  易超男:对啊。就是规定从讲师变成副教授,你要生多少个蛋;从副教授升成教授,又要生多少个蛋。还规定这几个蛋要生在什么地方,比如权威刊物、核心刊物什么的。天天都在那儿数蛋,就在最近,又突然对你说:哎,你得生些“创新型”的蛋!我的回答是,滚你妈的蛋!

  主持人:哈哈,那在您看来该怎么样呢?

  易超男:有蛋则生,无蛋则养。孟尝君还养士三千呢。

  歌曲4:《走向大众要有才》

  曲风:嘻哈

  歌词: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谁也不在乎谁。走出书斋要有胆,走向大众要有才。

  主持人:话说回来,您现在已经不用受“养鸡场”那份气了(易超男已经退休)。大众媒体让您成了文化名人,并且——我猜想——改变了您的人生。对于当代的中国学者来说,没有什么媒介比电视更能帮助他们学术思想理论的传播了。

  易超男:你说得一点不错。所谓“媒体”,也就是媒介、载体的意思,相当于交通工具。对待交通工具应该是什么态度呢?也就是“利用”吧!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自己走,但肯定快不了,也远不了。电视,就是媒体当中的飞机。它的好处,是传播迅速,面也广,坏处是会放大你的缺点。问题是,你既然选择了这种传播方式、传播手段和传播媒介,你就得连同它的坏处一并接受过来,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主持人:那您建议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地走上屏幕,跟您抢饭碗么?

  易超男:说实话,我不赞成。干嘛倾巢而出呢?总得有人看家吧?再说了,统统出走,走得出去吗?实话实说,难得很!首先,你要豁得出去,比方说,不怕别人说你“不务正业”,不在乎丛林中的暗箭难防,舍得掉体制内的种种好处;其次,还得能让大众接受。别以为你是什么牛逼哄哄的“大学者”,肯“放下架子”走向大众,大众就会感恩戴德夹道欢迎。没有的事!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谁也不在乎谁,人家凭什么呀?由此可见,走出书斋要有胆,走向大众要有才。这两条,我看十有八九做不到。所以我的意见是十之八九留在书斋,百分之五走向大众,还有百分之五不妨观望游移。依我看,那百分之五能够不受干扰地走到底,就阿弥陀佛了。

编辑:何玉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