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爱情悲剧再解读:宝黛为何不能终成眷属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在我国古典文学作品里,有无数爱情故事,却几乎没有一个在深度和广度上超过《红楼 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故事。

  曹雪芹以巨大的热情和心血创造了宝黛两人一段美丽的情缘,却又亲自宣判这爱情的死亡 :他把林黛玉送给了死神,又把贾宝玉送出红尘当了和尚。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情人终成眷属”。习惯于常规思维的人因此很难接受宝黛 爱情不得善终的结局,在扼腕之余只能求助于脸谱化手段,把一顶顶荆冠套在贾母、贾政、 王夫人、王熙凤和薛宝钗等人头上,把他们当作破坏宝黛爱情的刽子手,以求得心理的满足 、平衡。但这样一来却有悖于作者本意的。

  贾宝玉和林黛玉无疑是两个迷人的人物。仅以那非常人可比的美貌、才气就足够让人倾心 ,何况他们精神境界又如此清纯脱俗,在糜烂成风,“除了两只石狮子还干净罢了”的贾府 ,他们就象两枝出污泥而不染的出水芙蓉,尤其在于宝黛之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饮”那种如痴如醉的爱情,如同莎士比亚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人世间少男少女的这种绝无 功利、纯情的爱总让人一唱三叹。

  但是曹雪芹并没有为爱情而写爱情。他在宝黛的爱情故事里注入了深刻的时代、社会和人 生的内容。曹雪芹以异于常人的细腻感觉和深邃洞察力把握住了自己所处中国封建社会末世 时期的特征,他预感到他所熟悉的社会和阶级都将“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如同忠于科 学事业的科学家,临终时把死亡的过程和感觉忠实地记录下来一样,曹雪芹也将封建社会和 自己所属的贵族阶级行将消亡时的种种迹象、人们的心态忠实地记录下来。在《红楼梦》里 充满了世纪末气息,人物无不被深深烙上世纪末印记,他们几乎都逃脱不了悲惨的结局。即 使对自己最心爱的贾宝玉和林黛玉,曹雪芹也不敢徇于私情去美化他们,挽救他们,相反, 正由于贾、林是贵族阶级中典型的公子、小姐,是全书最重要的主人公,曹雪芹解剖他们最 深刻,末世的印记最鲜明,赋于他们的悲剧色彩最浓重。

  贾宝玉和林黛玉是两个具有复杂、丰富心理和性格的人物。他们既有清纯脱俗的一方面, 但也有被尘世所扭曲的另一方面;他们既是可爱迷人的正常人却同时又是可厌的畸形儿—— 他们从肉体到精神,从生理到心理有严重的病态,这就是本文所立足的侧重点并由此引 伸出本文论点。

  贾宝玉这位贵族公子按本阶级传统,自幼养尊处优,受一大群婢女侍候,成天与女性生活 在一起,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一种女性的心理与气质,甚至进而导致了必然的心理病态:他喜 欢整天混在女孩儿队中弄花儿、弄粉儿,偷着吃人嘴上擦的胭脂,竟至到了见到女儿便觉清 爽 ,见到男子便浊臭逼人的地步。即使在同性中的交好者也是选择女人气味十足的,如“腼腆 温柔,未语先红,有女儿之风”的秦钟;专唱小旦“妩媚温柔”的蒋玉函。具有如此女性心 理的贾宝玉,性格也十足地女性化了:“天生成惯能作小服低,陪身下气,性情体贴,话 语缠绵”,这种柔弱的性格经不起风浪而倾向于消极,颓废,动不动就参禅,动不动就说要 做和尚去。而身体也在这种优越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环境和柔弱的气质下变得虚弱起来 ,一个男儿,大暑月里,连冰也不敢用。从精神方面来看,由于柔弱,无力承受压力,致使 一受刺激就发作怔忡,癫狂等精神疾病,常常弄得死去活来。贾宝玉过浓的女儿气、脂粉气 ,使他成了一个阴柔有余而阳刚不足的“女人的男人”,他缺少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气慨和魄 力,甚至于当王熙凤病倒劐?,荣国府无人掌管家政,贾宝玉都没有能力挑起这副担子,“只 知道和姐妹们玩笑,饿了吃,困了睡,再过几年,不过是这样,一点后事也不虑”。所以王 夫人只能委托贾宝玉的妹妹探春协理荣国府。从贾宝玉身上极为明显地折射了贵族阶级和封 建社会末世时期的衰弱面貌。

  再来看林黛玉这位贵族少女,她和贾宝玉一样,具有明显的病态。

  林黛玉的身体虚弱是先天不足。她从会吃饭时起就吃药,经过多少名医总未奏效。病越来 越重,身体越来越坏,小小年纪就严重失眠、不断咳嗽。十顿饭只好吃五顿。连茶也不能多喝 。吃了一点螃蟹肉就闹心口痛,玩了二次大观园就“过劳了神”生病了。每年春分、秋分后 必患旧疾,终年不离病榻只好静养身子。“旧年好一年功夫做了个香袋,今年半年还不见拿 针线呢!”林黛玉体质的虚弱是可想而知的。

  林黛玉不仅体质虚弱得可怕,她的性格也同样极其病态。形成林黛玉的病态性格有两个原因:一是长期受疾病折磨。在第八十三回里王太医论林黛玉病情时说:“不知者疑为性情乖 戾,其实因肝阴亏损,心气衰耗,都是这个病在那里作怪”。现代医学也证明了这一点:长 期承受疾病折磨,病人的性格会发生异常,甚至变态:消极、急燥、易怒、多疑等。林黛玉 就是属于这种性质。二是由于林黛玉悲凉的身世。林黛玉出身于侯门之族,又是父母的掌上 明珠,然而不幸自幼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姐妹,孤苦伶仃地寄养在外祖母家。多愁善感的林 黛玉对自己的身世极为敏感,“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这啼诉无门正是林黛 玉对自己处境的写照。一个千金小姐成了一无所有的寄食者;原本是个可以任意撒娇的掌上 明珠,现在却必须处处留神约束自己“不可多走一步路,不可多说一句话”;一个感情世界 极为丰富,极需人间温情的少女只能顾影自怜;对贾宝玉有着炽热爱情却无人作主又为冰冷 的礼教束缚,不能也不敢大胆吐露……,这一切使林黛玉的内心世界始终无法适应外部世界 ,始终存在紧张的矛盾与冲突,长久的郁积自然会扭曲正常的心理而呈现病态心理。林黛玉 以眼泪和哭泣来发泄苦闷和委曲,以极度的自尊来掩盖内心的强烈自卑感;她那孤高自许, 目无下尘,多疑爱哭,说话尖酸刻薄,爱使小性儿的性格其实都是这种病态心理的表现。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