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庄周梦蝶是忽悠?他才是中国古今第一“忽悠王”

  文/越楚

庄周梦蝶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春节将至,今年“春晚”似乎又会上“赵大忽悠”的小品,不知能否“忽悠”得能让众多“本山迷”捧腹一乐。若论如何“忽悠”,赵本山大概只能算个“小巫”。那么,谁是中国古今真正的第一“忽悠王”呢?

  在两千多年前一个清风和煦的春日,其貌不扬的他悠闲自在地步入后园,见百花盛开,彩蝶飞舞,心有所醉,俄然睡去。梦中的他化作一只活生生的彩蝶,左顾右盼,五彩的翅膀,纤细的身躯,振翅而翔,穿梭于竹花亭榭之间,徘徊与秋水之上,甚为快乐。俄而醒来,发觉蝴蝶变成了他,便纳闷:是我做梦化为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化为我呢?抑或那蝴蝶原本就是我自己?

  他正是堪称中国古今第一“忽悠王”的庄周。在《庄子·内篇·齐物论》中,庄周经过如此一番神乎其神的“忽悠”,让人明白了“万物合而为一”的道理。更有趣是,这“忽悠”一词跟《庄子·内篇·应帝王》中说的一个典故相近似或者说相巧合。此篇最后一节的原文是:

  南海之帝为倏(音:梳,极快之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说的是“倏”与“忽”为报答“浑沌”之恩情,便“忽悠”那“浑沌”,说是帮他凿耳鼻眼等七窍。于是就一天凿一窍,凿到第七天,这“混沌”就被“倏”与“忽”凿死了。庄周能把一个大活人在七天之内“忽悠”死,这是赵本山及其门生可企而不可及的。

  典故中的“倏”与“悠”形似,常与“忽”联用为“倏忽”,意思同于“忽然”。于是,有人便把这则典故中的“倏”改为“悠”,说这是“忽悠”一词的出处。当然,这应该不足征信,二者纯属巧合。但就《庄子》中诸多典故的丰富想象力与情节的如诗若画而言,庄周不愧为忽悠大师,应该是“忽悠”的“祖师爷”。

  从“庄周梦蝶”到“倏”“悠”合谋“忽悠”死“混沌”,再让人与鱼对话,河与海交谈……庄周的“小品”历经两千多年仍耐人咀嚼,而且是常看常新。

  在《庄子》中,庄周还邀请各种鸟兽虫鱼、花草树木、山川河海、骷髅鬼魂,甚至人的影子,一起参加一场空前绝后的哲学“大忽悠”盛宴!庄周就像《圣经》里创世纪的上帝一样,想让谁说话,谁就能说话。他用一个个奇思妙想的寓言,架构出了一座美丽的海市蜃楼,那思想的美景既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既呼之欲出又飘渺无踪。让人虽然真真切切地明白那是虚幻,却又欲罢不能地沉迷!他能将大树之孔形容为鼻子、嘴、耳朵、酒瓶、酒杯,舂臼、池沼、泥坑,而把风吹众穴之声描述为急流、飞箭、发怒、吸气、叫喊、哭号、沉吟、哀叹所发出的声音。如此神来之笔,大概只有相传是宋玉所作之《风赋》可与比肩。

  最后,笔者想说明的是:庄周之“忽悠”,“忽悠”出的是一个个深邃的哲理,“忽悠”出的是一个个让后世千诠万释之“道”。

  建议玩小品的列位,多翻翻《庄子》,也许会有所裨益。

 

编辑:何玉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