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杨淮:我送走最后一批日本战俘(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在山西白晋战役中被俘的日军召开学习小组会

  1925年我出生在阳泉,1937年6月25日刚刚高小毕业,7月7日就发生了卢沟桥事变。10月底,日本人占领了阳泉,我们都得学日语,直到1988年离休,我也没和日语脱离关系。

  1945年6月25日我从日本人的警察教练所毕业,原定实习三个月满后任职,巧的是8月15日这天,日本人宣布投降。我暗自庆幸,总算没有给日本人当警察。

  1949年太原解放当天,外面还是炮火连天,25岁的我便进入太原市公安局开始紧张地工作。我把所学的一套东西都用上了,别人不懂警察业务,我懂!有意思的是,日本人培养了我,我却用它来为咱们中国的人民服务。

  因为我懂日语,专搞外事工作,主要管理外国人,其中绝大部分是日本人。日本投降后,约几千人留在山西没有回国,继续对抗中国人民,直到1949年解放后,他们才被清理出来,分批遣送回国,一共遣返了三批。

  遣送的时候,我把他们集中起来训练。最后一批被遣返的日俘,陆续集中达到200多人,当时把南门外(今五一广场一带)、火车站附近的正太街、首义关的旅馆几乎全包下来了。我把他们编成了十几个学习小组,选出正副组长,每天汇报学习情况、思想动态和所发生的一些新问题,尽量就地解决。我让他们不分男女老幼,坐在一块儿,接受思想教育。因为正值抗美援朝,我除了教他们学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外,另外还教他们三首歌,必须用中文唱会,即《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全世界人民大团结》、《反对美帝武装日本》。

编辑:刘芳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