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叶公超骂蒋介石是狗被罢黜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已故台当局“总统府”资政叶公超晚年缠绵病榻,曾写《病中琐忆》,文章末段有谓:“生病开刀以来,许多老朋友来探望,我竟忍不住落泪。回想这一生,竟觉自己是悲剧的主角,一辈子脾气大,吃的也就是这个亏,却改不过来,总忍不住要发脾气。有天做物理治疗时遇见张岳公,他讲:‘六十而耳顺,就是凡事要听话。’心中不免感慨。”叶氏一向被目为文艺才子、外交奇才;纵论叶公超大起大落的一生,总令人兴起无限感喟。叶氏引张“六十而耳顺”的诠释自况半生,是否暗示其横遭贬谪,与以言贾祸、“不听话”有关,颇堪玩味。

  话说一九六一年春夏之交,蒙古在苏联大力支持下申请加入联合国,将交付该年十月之联合国大会议程讨论。蒋介石忧惧蒙古入联重揭疮疤,又忌惮肯尼迪政府提议“两个中国”,动摇台当局在联合国席位,蒋氏故而有意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身份,动用否决权堵截蒙古入联之门。令人错愕震惊者,值此外交折冲最后紧要关头,蒋介石竟示意陈诚,接连以两通急电,“两道金牌”,急召叶公超“返国述职”。

  蒋介石迅雷不及掩耳急召返台述职,叶氏事前完全未得任何警讯征兆,料想应系蒋急事召见,叶氏行事向来磊落,但不免仍为蒋急如星火召回,颇费猜疑。他当着几个僚属的面说:“何以(蒙古)交涉案已结束,美方立场已明,仍要我回‘国’?”在场某位秘书安慰:“我看是‘总统’要你回去为蒙古案向‘立法院’疏通镇压一番,还有台北新闻界也是很听你的话的…”叶听了这位秘书的说法,信以为真。

  叶氏僚属曹志源事后追忆:“大使…只提着一个旅行箱、几件衬衫和领带,匆匆就道,准备三、五天内返任…。”传记作者施可诰说叶氏离开“大使馆”时,“双橡园的办公桌都没有整理,提起皮包就飞回来了。”又说:“‘总统’召回,‘总统’不召见,到了第三天,只有一个传谕,不必回任所了。”叶公超在“临时居停的博爱宾馆(警总对面)绕室彷徨,足足三日三夜。”叶氏后两任的“驻美大使”沈剑虹,则说:“一九六一年公超先生回‘国’述职,就未再返任所,他留在‘大使馆’以及双橡园官舍的衣服书籍等物,均由他的秘书朋友们替他收拾转运回‘国’……”

  连侧身“外交”事务核心的沈剑虹,也对叶氏飘然去职莫名所以:“究竟出了什么事,有种种揣测。有人说他为了蒙古古进入联合国一案将我‘国’的底牌向美方透露的,又有人说他与美方人士谈话时批评我们执政党的,又有人说他开罪了某些权贵的,但究竟实情如何,别人无法知道。”回首一九五八年八月,叶公超受命为台当局“驻美大使”,赴任之前,蒋介石特地约见于桃园角板山宾馆,据悉,蒋殷殷致意,耳提面命,握谈良久。叶氏辞出,蒋介石亲送叶氏到角板山宾馆门口台阶,叶氏鞠躬请蒋留步,蒋仍执意不回,目送叶公超上车,蒋犹挥手致意。蒋介石鲜少亲送部属到门口,依依之情,溢于言表,从这点小地方,足证叶公超“圣眷正隆”。

  如日中天的叶公超,恃才傲物,讲话习惯幽自己一默,也不忘幽蒋宋一默。他在当“外交部长”时,曾说过一段名言:“‘对日和约’谈判时,‘总统’是‘外交部长’,张岳军是‘政务次长’,我自己是‘常务次长’。对美‘外交’谈判‘防御条约’时,‘总统’是‘外交部长’,蒋夫人是‘政务次长’,我自己仍是‘常务次长’。”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叶公超攀登个人职业生涯顶峰,孰知不过十年功夫,竟无端折翼,此不唯是台北官场最大谜团,更是台当局“外交”界一大公案,至今迷雾难解。

  倒是李朴生在投书《传记文学》写的《关于叶公超被免‘驻美大使’职事》一文,作了相当权威但仍是真相飘渺的披露。李文指出:“据台北消息灵通人士说,公超先生之被黜,不是因其报‘部’公文有引述鲁斯克对‘元首’不敬之语句,而是被某公密告其人谈话中有对‘元首’不敬的语气,以致蒋先生大发雷霆,立予罢黜。”

  叶公超骤然遭削夺“驻美大使”宝座,“两道金牌”急召回台后,随即改调“行政院政务委员”,昔日大红大紫的“外交”一线战将,忽被急速冷冻打入冷衙门,其况味何止判若云泥。但是,李朴生先生的文中,并未交代叶氏到底讲了什么对蒋介石不敬的话,也未言明究竟是何人告的密。

  然而,台湾大溪档案中一份极机密的蒋介石档案的解密,却揭露了叶公超悄然去职的部分内幕原因。

  由这份极机密档案,再交叉比对陈诚档案,可以印证叶公超遭削官罢黜,其实是被曾任“驻美大使馆”文化参事曹文彦,从美国秘密参了一本。为此,蒋介石曾在官邸秘密接见曹文彦,曹氏详述叶公超在美各种“反动言行”,经查证之后,蒋介石挟怒逼迫叶公超“自请辞职”。

  这份向蒋介石密告的文件,系以毛笔工整缮写,全文虽仅约六百余字,却是密报者监视叶公超年余的言行记录。这份呈给蒋介石的密报文件,系以空白信纸书写,信纸上方至今还留有蒋介石侍从室机要秘书写的附注:“曹文彦报告”五字。而密报的起头标示主题为“据曹君函中所述如下”,蒋介石接阅这份密报文件时,似为防止密报人的姓名外泄,蒋介石还特地以他惯用的红铅笔,把“据曹君函中所述如下”这几个字摃去,在旁边修改为“某君报告”。

  蒋介石在阅读这份密报时,在密报的字句旁边,详加圈点眉批,人名的左侧标示书名号直线,重点文字部分,更加注双引号,字句旁边还画了红圈圈,或者红点点,说明蒋曾经反复阅读这份密报,或者也借着反复阅读的过程,分析密报者所言是否为真,寻思叶公超果真像密报者讲的那么坏。

编辑:许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