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梅兰芳与孟小东:一段被他人左右的坎坷情缘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游龙戏凤》是一出生旦对儿戏,唱做并重。梅常演此戏,多次与余叔岩合作演于堂会;而孟小冬在此前从未演过。所谓艺高人胆大,18岁的孟小冬在从未正式登台演出此戏的情况下,居然敢和梅大师“台上见”,连师傅仇月祥都为之捏把汗。

    这天,孟小冬的妆是师傅仇月祥画的,他将头上的网子勒得比较高,看上去很像旧时军官,但扮相又保住了皇帝身份,孟小冬演来非常潇洒。当然,这两段玩笑闹剧,梅孟都是按剧本上规定的词和要求来演的,特别是小冬演得中规中矩,左右逢源,和梅配合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符合风流天子正德皇帝的人物个性和儒雅气质。而梅扮演的村姑凤姐,演得是天真烂漫、轻松自如。
 
    虽然两人把剧中人都演活了,但台上的众多宾客都带着特殊的目光来看舞台上的表演。齐如山当场就向冯耿光说:“六爷若肯做点好事,就把他们凑成一段美满婚姻,也是人间佳话。”好几个人马上附和。冯耿光当时一笑了之,心中却也在盘算这档事,觉得颇有几分道理。

      初定婚事 “金屋藏娇”

    其实,齐如山对梅的第二房夫人福芝芳早有不满,认为梅的元配王明华现在重病在身、被送到天津疗养,就是被福气出来的,又见福对梅把持甚紧,连梅的一批挚友上门也要遭到她的白眼,因此想气她一下。冯六爷见一些朋友不断地要求促成梅孟百年之好,也就不再阻挠,并正式委托齐如山、李释戡做大媒。

    梅一听自然高兴,几次与孟同台,配合默契,认为小冬是个难得的坤老生人才,但福氏能容忍吗?李见梅为难,就出了个主意,说暂时先到外面找个房子金屋藏娇,先斩后奏,以后再见机而行。梅同意了。

    小冬那头,她眼见两位德高望众的大人物正式上门提亲,自然心动。但她知道梅是有两房妻室的人,不禁感到为难。齐如山对小冬的父亲孟五爷道:“第一,王氏夫人病体沉重,已在天津疗养,家里实际只有一房;第二,婚后选择新居分开另过,暂时不住一起,不会有矛盾;第三,畹华(即梅兰芳)自幼是兼祧(旧时称一个男子兼做两房或两家的继承人)两头,他大伯梅雨田无子,如小冬过去,也是正室,并非偏房。”孟五爷听后高兴地同意了。日子定在1927年正月24日,冯总裁证婚。

    婚后,小冬开始有空虚之感。她终日无所事事,感到离开了舞台就像鱼儿离开了水一样。她向梅透露过想重返舞台的想法,梅却以“男主外女主内”、“朋友会笑我连自己的太太也养不活”为由阻挡。当时不少戏院老板及戏迷见孟小冬突然没有消息,到处打探。当时的《北洋画报》上最早披露过梅孟结合的消息,梅出面辟谣,弄得报社十分狼狈,后来又登出了《梅伶近讯》说,孟现在居住的“金屋”是梅租给孟住的,两人不过是房东房客关系。

    梅兰芳为了让孟小冬打发时光,手把手地教她画梅兰竹菊,或谈论梨园掌故,或推敲戏词字韵,可谓其乐融融。在小楼辟了一间书房,设置红木书桌,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每日小冬按时临窗习字、阅读戏本、白话小说,此间小冬曾聘请一位国学老师学习书法,补习文化,后来小冬写得一手好字,即在此时打下了良好基础。

    而那一阵,梅常去的好友冯宅发生了一起离奇命案,凶犯是一个迷恋“冬皇”的男学生,因得知梅孟结合导致了孟不再登台,对梅十分愤恨,怀揣一把小手枪,阴错阳差,错杀了梅党中坚分子张汉举。

    梅兰芳二夫人福芝芳得知冯宅发生人命血案,丈夫差点丢了性命,这一切又都是为了孟小冬,于是找到了攻击的口实,吵闹不休。

    摆在梅面前的路不外乎三条:第一,与孟分手。第二,保持现状。第三,逐渐淡化。经过权衡考虑,梅兰芳选择了最后一条即“逐渐淡化”的道路。因此这次冯宅血案发生后,他没有马上再去孟小冬那边。

    接下来梅兰芳除了不定期地接受一些演出任务以外,主要精力是投入“访美演出”的准备工作。这样梅兰芳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向小冬解释暂时不能多来“金屋”的原因。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能公开向外透露,孟小冬还必须继续过着与外界相对隔绝的封闭式生活,这让孟小冬多多少少产生了不满的情绪。

编辑:王雅坤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资讯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