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新闻>法制看点>>正文

中国编剧维权不当“祥林嫂” 呼吁出台道德公约

  “去年的今天,我们80多位编剧参与的维权大会是诉苦大会,会上很多人声泪俱下,声称要以生命捍卫法律尊严,今年的维权大会上,编剧的维权工作有了实质性的推进,真让人高兴。”在2月22日举办的2009年中国影视编剧论坛上,著名编剧刘一兵这样说。

  论坛上,主办方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向社会及行业内编剧推荐并公布了3个有关剧本交易的合同书的标准格式,抵制霸王条款和法律陷阱,以维护编剧的合法权益。3份合同范本分别为《影视剧本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影视文学剧本委托创作合同》、《影视剧本著作权转让合同书》。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王兴东介绍说,这3份合同咨询了国家版权局和版权专家律师协会,都是从实践中来的,涵盖了剧本创作的各个环节。

  “这3个合同对于编剧来说是有里程碑意义的,是编剧们流着血和泪总结出的经验。”编剧彭三源在论坛上对记者由衷感慨道。

  “编剧史就是被绕进去的历史”

  “多年的吃亏上当之后我们这些编剧才意识到,合同是我们的命根子,影视产业是版权交易,因此必须学会经营自己的版权交易,这是写作艺术之外的艺术。”王兴东在谈及3个合同范本诞生的初衷时这样说。

  王兴东说,编剧这个职业听起来挺神气,可是在行业内最容易受到不公正待遇。编剧往往都是以个人名义与影视公司签约,因为法律意识不强等种种原因,合同中包含很多对编剧十分不利的条款,甚至是霸王条款,最常见的一条是“剧本创作到甲方(影视公司)满意为止”。

  “这里面的‘满意’太主观了。没有办法细化和量化,是否‘满意’只在甲方的脑子里,如果永远不满意,编剧该怎么办呢?这就是不规范的合同。”他说。

  “编剧史就是被绕进去的历史,写了多长时间就被绕进去多长时间。”在会上,刘一兵把自己遭遇到的“不靠谱条款”给编剧们摆了摆。如,编剧修改剧本要听导演和著名演员的意见;又如,如果需要到外地修改剧本,一切费用由编剧自理。

  国家版权局版权司信息宣传处处长冯宏声在会上为编剧们“支招儿”。比如,为避免无限制修改的纠纷,编剧在签订委托合同时应该对修改次数作出规定,如“合同代表着双方对风险同一度的认可,制片人也应该承担风险,如果对超过合同限定修改次数还不满意,编剧可以要求另外支付对价;如果制片人找第三方修改,应该得到原编剧授权。”

  除了抛出3个合同样本之外,王兴东此番还撰写《编剧如何签好剧本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一文,文中针对影视合同容易出现的20个法律问题进行了总结。冯宏声很感慨:“作为一个编剧,王兴东对于法律钻研之深让我惊讶!”

  对此,王兴东的态度是,“我们不能像祥林嫂一样光抱怨,要自己拿出实招儿,依法维权,合同为盾。”

  “电影中某某作品的署名方式侵权”

  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编剧柳建伟在论坛上表示:“尽管所签的合同没有破绽,但是电影和电视剧作品中不规范的地方防不胜防。”他以自己的作品为例,按照合同要求,作为电视剧《爱在战火纷飞时》的编剧,“柳建伟”的名字虽曾在片名中出现,可仅是迅速地一闪而过,“肉眼根本无法捕捉”。为此柳建伟专门买了碟在家放,暂停了3次,才在荧幕上找到自己的名字。

  柳建伟还对电影电视剧上打出“某某作品”的做法表示反对。“我和冯小刚导演既无杀妻之仇,也无夺子之恨,但是对于在电影《集结号》中他打出的‘冯小刚作品’的做法我很愤怒。”柳建伟幽默的言语让严肃的现场一片笑声,“我为剧本原作者和编剧刘恒鸣不平,作家刘恒简直连打工的都不是。电影、电视剧都是综合性的作品,导演编剧各有分工,不能归功于一人。”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维权部部长、编剧汪海林透露,在广电总局2008年度电影工作会议上,对于某些导演在影视片字幕上署名“某某作品”的署名霸权主义的做法,总局主管领导已经提出了严厉批评,并通知国内影视公司,不得在影片中出现这类不符合规定的、侵犯其他创作者权益的署名方式。

  编剧费明说:“有的电影连会计的名字都打到字幕上,就是找不到编剧的名字。还有的电影编剧的名字虽然有,但却在一堆闲杂人等的后面,基本上可以被忽略。”费明说,这类现象之所以会发生,和编剧在整个影视制作环节中处于弱势地位分不开,而造成这一切都是因为资本的介入,“资本要指挥指导创作者,谁有钱谁有话语权。因此,常常是一个导演写残了7个编剧。”

  汪海林在会上表示,影视编剧在剧目中的署名权和宣传海报、音像制品的署名权,都是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下一步维权的重点。

  “呼吁出台编剧职业道德水准公约”

  “我们看到了编剧摔跟头,同样,我也看到过制片人在哭。”在会上,编剧彭三源呼吁在为编剧推出合同范本的同时,也应该出台一份《编剧职业道德水准公约》,并欢迎广大编剧在上面签字。

  在与制片人的接触中,彭三源见到过制片方按时支付报酬,而编剧不按时交稿的;也见到过一个编剧把一个本子分包给四五个编剧写,自己当包工头的;还看到有的编剧由于水平有限,拿了钱最后却写不出来的,说“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吧!”

  “在合同范本中,对于那些拿了首付款不干活儿的不道德的编剧也要严惩。”彭三源说,“文是天地之心,编剧的自律对于电影、电视剧的良性发展也至关重要,我们应当对手中的笔以及整个行业有基本的尊重。”

  编剧刘星也提醒同行:“有一些题材上就根本不行的剧目,就是给你8000万元也不能签,这是关乎作家作品严肃性和品格的问题。”

  对彭三源的呼吁,王兴东表示认同,“当编剧与制片方或者导演发生了矛盾,剧本搁浅,急待找你去修改进行‘救火’时,你一定不能糊涂接应,更不能盲目插手。一定要找到原编剧,或者要求看他的原始合同,然后才能接受修改。同行之间要有沟通。”

  据悉,2月22日,名为“中国编剧交流论坛”的网站正式开通。该论坛艺术总监、编剧关渤在维权大会上表示,网站旨在成为编剧们能集结在一起的重要阵线。

  

编辑:姜雨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