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新闻>中国视野>>正文

喜羊羊和关羽的东京“艳遇”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进门就能看见关公雕塑

  如果说《喜羊羊与灰太狼》是以“纯中国制造”的身份意外“受宠”于日本动漫界,那么另一部同期参展的高清动画连续剧《三国演义》则是以“中日混血儿”的身份,受到日方高规格的接待。

  “因为这部动画片是中日合作,展会布置那一块多由日方来做。从展会现场一进门,往右边看去,就立刻能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关羽雕像,这个雕塑是用玻璃钢做的,同样材质的雕塑,现场看来,关羽像可能是最大的。塑像后面,是像中国万里长城那样的古典城墙,整个城墙把展位包围了起来,城墙外还有仿汉代体制制造的魏、蜀、吴三国的旗帜。在城墙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电视屏幕,在滚动播放宣传片。从现场效果来看,还是挺震撼的。”3月30日下午,北京辉煌动画的一名史姓总监向记者复述起当时的现场情景。

  记者有些好奇,《三国演义》中有那么多偶像级人物,为何日本展商独独选择关云长来塑像。史总监的解释是:“日本人普遍对《三国演义》挺了解的。在中国,关云长的形象不光是忠义双全,还有‘福将’的形象,很久以来也被当财神爷供奉。日本可能也是受到了这种思维的影响。”

  看来,甭管中国动漫在东京动漫节上以何种方式受宠,归根结底,多多少少还是一个“财”字当头。

  很凑巧的是,在《青年周末》记者采访过程中,因联系报道事宜意外获知:3月28日下午,在北京建国门外的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一名日本动漫专家在为传播日本文化进行的讲座中,恰好也重点提及动漫的“钱景”。

  这名动漫专家叫小原和夫,他是中国动画协会的顾问,还有另一个身份——日本马多浩斯公司的总经理,马多浩斯是日本动漫业排名前五的企业。当天下午,他颇为坦率地在讲座上说:“我认为,动漫并不是一门艺术,而是生意。并不是简单的制作漫画,还要在电视台播放,让大家看到,从而卖钱。随着《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意外成功,很多人都开始做flash动画,以为这样就可以大发一笔。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这些人,再做flash动画是没有希望成功的。”

  更让人吃惊的是,小原和夫还下了这样的论断:“现在的日本动漫产业其实形势非常严峻,说真心话,我认为能够拯救日本动漫产业的只有中国。除了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做到。”

  -日本记者欲专程赴中国采访漫画家

  据悉,此次参展的作品主要以动画作品为主,漫画作品较少。随中国团赴东京的漫画家们,也享受到了同样的“受宠”待遇。

  3月28日,记者联系上了同去参展的天津漫画家陈维东。他回忆说:“在去的飞机上,我跟同行的几位漫画研究学者交流,大家主要还是觉得,去的地方是一个动漫为支柱产业的国家,我们肯定是抱着学习心态去的。而且到了那里后,空闲时跟几个老总聊起来,他们私下也说,看了日本的迪斯尼乐园、当地的宫崎骏动画博物馆等,真的‘有点绝望了,觉得我们怎么都赶不上’。”

  可到了展会的第一天,面对整个“中国馆”里的人头攒动,陈维东有些傻眼了。“3月18日下午,有一个中日交流论坛。文化部邀请我作为漫画代表,上台做些有关国新漫画理论体系的演讲。我们原以为,不会有多少人来。没想到一个能坐200人的厅,全坐满了,后面还有很多人站着听。日本的一些主流媒体都派记者过来了,有家电视台还派了一个三四名记者的报道小组。”

  更让陈维东吃惊的是,他从演讲台上下来不久,好几个日本记者又跟了过来。其中一名《朝日新闻》的记者递了名片后,专门跟他聊了五六分钟,主要的话题是预约采访。

  “这个记者说想专门来趟中国,做中国动漫的发展概况。大概也就是本月中旬,他就要来中国,说希望到时候能跟我约个详细的专访。”

  除了日媒之外,陈维东感觉,当晚的酒会上,不少日本漫画企业的高层在和“中国代表队”的交流中,在语气和神态中也表现出颇想向中国取经的愿望。同时也有几个日本漫画协会找到陈维东,希望跟他的公司谈合作。

  他分析说:“还是跟经济危机有关吧。日本最大的漫画出版集社讲谈社去年亏损赤字很大。日本纯漫画的发行,出现下降趋势,而中国正在上扬阶段。而且,中国的动漫产业有政府的大力扶持,而在世界上其他国家,行业都是自己去发展的。这一次,我们出去,能感受到他们的好奇,想知道中国漫画这两年为什么发展这么快。我想,有时候中国人可能是过于缺乏自信了。”

  其实,不管是陈维东,还是其他“中国团”团员,他们大多感觉到,日本对中国动漫如此感兴趣,很大一个原因是他们很看重中国的庞大市场。

编辑:袁利湘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