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新闻>法制看点>>正文

陈幸妤凭什么发飙生气?

 大家都可以体会身为公众人物没有隐私的苦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处处都要被大众监督与媒体检验,而成为公众议论的对象,这是所有公众人物普遍都会遭受到的待遇,但是这种待遇事实上是可以选择的,当你不是公众人物时,不要享受盛名与礼遇,而成为一位平凡的小人物,自然媒体就不会有兴趣跟拍,因此有人说平凡就是一种福气。陈幸妤应该有所认知身为公众人物与焦点人物的对待,特别是自身还拥有许多「来历不明」的动产与不动产,是秘密帐户的受益人,在外界质疑声浪不断的前提下,又只身前往美国,莫名滞留多日,难免媒体为了善尽社会公器角色,替人民问出想问陈幸妤的问题,跟拍自然不可避免,但媒体所为所言,也并未如陈幸妤所说般严重侵权,陈幸妤此次发飙,反应真的是太超过了。

  持平的说,陈幸妤此时远走美国参加考试,本无可非议,但奇怪的是在考完后,却滞留美数日不归,也并未对外界的疑问提出说明,特别是在全家都身陷自由保卫战的此时,滞美不归更是不尽人情。陈幸妤去美国是参加考试的,但从其考前一天竟外出用餐,并逛街购物,显见她不符合一般考生的情绪反应,有可能她已经是胸有成竹,才敢如此轻松应对,但嗣后,她又将考试不佳的理由怪罪给媒体,那未免太过牵强与无理,媒体难道可以左右陈幸妤的准备情况吗?媒体并未近距离跟拍,并且也未进行近身访问,她责骂记者变态更是不妥的发言,自己倘若考不好,不应该把责任推给别人,而应该是自己努力不够,下一次再重新振作,做最好的准备,相信一定会成功。

  陈幸妤最让外界不解的,便是为什么总是不对外界质疑,帐户有多少?资金来源是什么?海内外的动产与不动产究竟是怎么来的?陈幸妤的发飙,可能是预先计划好的阳谋,希望借机来换取台湾人民的同情,与媒体受到恫吓而收寒蝉效应,只要媒体剩下几天不跟拍,她的行动会方便的多。有人认为她或和美国理财专员见面,或透过第三人与黄芳彦接触,或与未曝光户头之人头见面,这些怀疑皆不无道理。

  陈幸妤去美参加考试,申请学校是近因,为长期留在美国工作,永久定居美国做准备,撇开在台湾牙医优渥待遇,非要到美国,这难道是爱台湾的表现吗?台湾的豪宅又该如何处理?陈幸妤多次发飙,总是东扯西扯,始终没有针对外界质疑说清楚、讲明白。让笔者更匪夷所思的是,她的父亲陈水扁身陷看守所内、母亲吴淑珍即将要出庭,自己的弟弟、弟媳弊案缠身,自己竟然还有心情滞美未归游玩,这合乎常理吗?为什么非要选择此敏感时机赴美不归?这当然会使外界有想象与黄芳彦联络的空间。

  从陈幸妤连珠炮机关枪式的发飙,除了看出陈幸妤的情绪管理仍有待加强,在享受司法「豁免」避免扁家全部阵亡情况下,还能自由赴美,对照起王又曾后代的不同待遇,真是情何以堪?试问在台湾有「重大案件」的嫌疑人与关系人,哪一位不是被媒体追逐?如果陈幸妤真想要摆脱媒体与民众的关注眼光,唯有开诚布公,将自己在海内外帐户之资金来源与帐户金额、动产与不动产一并对人民说清楚讲情白,以化解外界疑窦,她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与内心的平静。

  另外,陈幸妤对于目前父母及弟弟、弟媳的遭遇,还在考完后不立刻回台,仿佛家人的事情,自己好像置身事外,不关己事,这难道合乎人情经验吗?唯一合理化的解释就是陈幸妤另有要务在身,无法考完后立刻回台,非要在美国处理该做的事情,也得到扁家人的谅解。

  总之,陈幸妤赴美本身就已经引发相当大的争议,在美国这几天,更引发许多问题,这些问题是否特侦组事前都全盘考量过,并且,笔者认为大家喜欢的陈幸妤,应该是一位坦诚的、开朗的、不易怒的、有笑容的、不东扯西扯的、坦诚的、能针对问题释疑的陈幸妤,陈幸妤在美发飙生气固有可谅解之处,但也未免太超过了,陈幸妤应该走出自己想象的世界,说什么政治迫害、媒体跟拍没有自由人权等,这些理由都不能够阻却自己有责任有义务说明的外界质疑。陈幸妤可以选择自己要当一个大家都喜欢或是都不谅解的陈幸妤,不要处处认为外界对不起你,陈幸妤已经享受到比一般人更多的优惠,那种傲慢的表情与言辞用语,也应该要尽量避免,陈幸妤今日所吃、所住、所享受到一切物质生活,已经比一般人要幸运的多,和扁案之其他被告与相似案件情节的人员相比,陈幸妤今日的狂飙,实在没有多大的道理。

  刘性仁

编辑:王雅坤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