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站>湖南新闻>正文

长沙人的6种"筷乐"

      天气渐渐炎热,又到了长沙人奔跑着寻找夜宵美食的季节.

      爱吃喝的长沙人,就像运动员,为了美食的热闹和时尚流行风,他们总在奔跑中。开小车、骑电单车、搭公交,哪里热闹,就往哪里赶,毫不迟疑。长沙相当多的餐馆老板,除了要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菜式出品外,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们最关心饕餮食客群最新的动向是什么。

      这个初来乍到的夏天,食客们到底会是一种怎样的奔跑姿势,长沙城内很多人比关心世界杯和超女更关心这个夏天我们要到哪里吃,哪里的吃能给我们唇齿最大的快乐。 

    ★狼吞虎咽当“逮族”之乐 

    “梁山水泊的梦已醒,笑傲江湖的梦未终”,长沙这座匪气与浪漫杂糅的城市,食客们最爱狼吞虎咽,却不愿细细品尝。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刀割手抓姿势,是长沙食客们的向往。湖南人不就是“南方人中的北方人”么?长沙好吃一族常常自称自己是“江湖儿女”,当然,这个江湖只是“夜宵江湖”,长沙人更爱自嘲自己是“逮族”,狼吞虎咽的那群人。

      不过“江湖儿女”不是大碗吃肉,他们夸张地说:“八百年前”就已改为吃大盆猛辣口味虾了;而大碗喝酒,则是猛灌冰镇白沙啤。吃喝时,还可以大声谈笑。不过不是在此时,现在正是高三学生备战高考的时节。懂味的长沙人,这几天会尽量减少在“夜宵江湖”上的行走,他们识大体,即便不得不行走江湖,也要身着夜行衣,喝酒时,会压低腔调…… 

    ★持续作战做“铁人”之乐 

     长沙人爱坐夜宵摊,经常会坐到深夜凌晨,好像街道就是他们家的客厅。非但如此,更可怕的是长沙人还非常“经得搞”,时常发挥连续作战,乐此不疲的运动精神。吃个饭,竟然好像在练“铁人三项”。 

     我已有过数次陪朋友吃夜宵的经历,常常下午6∶30(下午6时下班)到劳动路的秦皇食府、湘江路旁的金太阳外婆桥、杨眼镜前行50米的许记牛蛙店等处,一餐晚饭,吃到晚上9时。然后到怡清源里观望解放西路酒吧的霓虹,在青少年宫露天茶座倾听青少年宫海岛船滚轴溜冰场的摇滚声,慢慢喝完一杯晚茶,这时多半已是凌晨1时,朋友们仍不愿在月色中散去,又有人发声喊,说我们到学院街去,到便河边去,到三兴街去吃夜宵,吃完夜宵,清晨4∶30,还不愿意走。有人说:还坐一坐吧,天亮了,晓风残月,我们再到县正街的周记粉店去呷头锅粉吧。 

    ★当点菜师充“里手”之乐 

    土菜在长沙居然火了这么多年。像涂家冲辣椒炒肉早已是无人不晓,新开铺之外豹子岭的土菜馆,也有人转了两三趟公交车跑去吃。现在芙蓉南路一带、高桥机场高速路旁、河西雷锋大道,遍布三湘四水各地的农家菜馆或农家乐菜馆。 

    土菜餐馆旺盛的生命力,除了土菜总提供给我们新鲜的口味外,更大优势在于实惠。省会曾有媒体“炒作”过点菜师。不过,在长沙食客心中,点菜师根本没有多少存活的几率,即使公款消费,礼尚往来,暗箱操作,这一小撮人群也讲究找个能打折的“营销”。一般长沙食客吃喝,得了土菜的实惠,还爱磨着服务员抹去个尾数,打个小折,哪用点菜师再分去一杯羹。 

    最主要的是,长沙食客爱充里手,几乎个个都是点菜师:在外常吃喝的“动物”们,自己闭着眼睛也知道,一二三四如何点;专程前往尝鲜的饕餮客,早将该店的主打菜式,摸得个一清二楚;看着门前热闹,进来撑棚的食客,进门就眼观四路,眼睛先盯着“老口子”桌上点的是什么菜;何况,面带千篇一律笑容的服务员小姐,除笑里藏刀地推销他们酒楼最贵的菜式之外,还不会忘记推销他们的特色菜和特价菜。 

    ★我行我素呸“伪食客“之乐 

    在长沙食客的心目中,菜,就得对口味。那些精致的外来菜,不对口味,多半难以在长沙立足;好不容易立足了,大多也成为带些湘味的改良菜了。  长沙人吃什么,不用人家指三道四。你言必称星级,人家立马呸住你,星级饭店,有何特色?你抄我来,我抄你,陈陈相因太乏味。

    有人称道五一大道上的鲍翅燕酒楼。长沙食客会告诉你,你晓得金至尊海鲜酒楼,除了海鲜之外,最好呷的是么子不啰,是“猫乳”(即腐乳)咧。你晓得五一大道上哪家海鲜酒楼的湘菜最好吃啰?你晓得鲍鱼呷多哒做么子味不?做猪肝味咧!伶牙俐齿的长沙食客,几句话就把那些妄图以高档海鲜自抬身价的伪食客们推下高台。 至于言必称西餐,又有人不屑地说,是垃圾快餐不?是五一大道犁头街口子上倒闭了的西餐厅不?当然长沙人还是很热爱适口的中西餐厅的。

    长沙食客是我行我素、自由散漫、个性鲜明、豪气粗犷的侠客。鸡肠小肚的小男人小女人装腔作势无非想从饮食中展示他们的身价地位、社会关系、文化品位,但爱憎分明的长沙食客当场就能用唾沫把他们给灭了。

    没有口味与特色的饮食情调,至今,在长沙餐桌上仍被嗤之以鼻,难成大气候。 

    而海鲜酒楼除了商务上或社交上被迫应酬、对等交易的价值外,长沙食客还会与勾肩搭背,牵手而行的本地或外地食客心地光明地说:我和你谈生意搞交易,去高档酒楼;我们做朋友讲交情,大排档里最好享受凡俗的幸福人生。


    ★好呷鬼传播“马路新闻”之乐


    长沙某处地方,又有了哪家新店,哪家旧店又有了什么崭新的特色,这是长沙人最爱频频打听,辗转传播的马路新闻。比如周记粉店在“五一”节起改为24小时营业,就有不下十位朋友发短信给我;杨眼镜推完小资菜推街坊菜,推完街坊菜又推知青菜,一帮朋友都在网络上嘻嘻哈哈看热闹;某长沙美眉常爱现她矫揉做作的小资情调,网友们就谑称她是杨眼镜屋里的白粒丸,一位知青老网友的网名当然就是该店最热门的知青菜名“黄鸭叫炖肚条”;而杨眼镜店旁的翘嘴巴鱼和许记牛蛙店,也因为杨眼镜喜欢推新菜而被食客们意外发现。至于王陵公园旁的百姓人家,机场路旁的三大碗,总有人将他们的吃喝经以第一速度写到博客中,传播到网上,发送到我的QQ中。 

    对于特色小店,除了报纸上的刊登,口头上的传播,长沙各BBS也列有多张民间版的美食地图。每个新老食客都恨不得一家家吃过去,一家家地验证网络上流传的说法,鉴于网络上的消息虚虚实实,不乏店家自己的炒作,有多事食客,就集结在以好呷命名QQ群,对于名不副实的网络宣传,就曾经有食客分别在“里手好呷帮”(QQ群号4075815)和长沙好呷村(QQ群号17693863)提出,要重新验证整理核实网络美食地名,清除过时和不实信息。 

    ★懒得搞饭下馆子“韵味”之乐

    长沙人好呷,但新一代食客,虽然对于炒菜说起来头头是道,并且似乎也乐于一操锅勺,好像每个女人都是方太,男人都是蔡澜,但他们中大多数人压根就不会搞饭,也懒得搞饭,是典型的弹(谈)匠师傅。

    三口之家,经济条件好一点的,看一看他们家厨房外油烟机下的墙壁,没有一丝油渍。这些家庭懒得开火,有时在外面吃喝,有时到父母亲家“常回家看看”,一小袋东北大米,一年半载是无法消灭干净的。 


    他们也说,我们不是不喜欢做饭,只是没有机会做饭,再说,自己做的饭,一样的)配料一样的做法,就是没有外面馆子做得好吃,并且孤单单的一家人,吃起来也没有气氛,还是去馆里子感受长沙充满尘世味的烟火人生韵味。其实,工作忙,小家庭冷清也许只是借口,而好呷懒做,的的确确是新一代食客们的坏作风啊。

 

编辑:杨芳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