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新闻>中国视野>>正文

崔永元访湖南副省长甘霖:用旅游产业吸收农民工(组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湖南省副省长甘霖

主持人崔永元和湖南省副省长甘霖

点击浏览更多图片

  CCTV《小崔会客》3月8日访问湖南省副省长甘霖,以下为节目实录:

  崔永元:各位朋友好,欢迎收看两会特别节目《小崔会客》。我们今天请到的客人是湖南省副省长甘霖,热烈的掌声欢迎她。我采访女省长,这是第二回。我觉得特别高兴,因为采访女省长就是比采访男省长带劲儿。为什么呢?说的全是省里的工作,这个都是一样。但是女省长有一个特点,她开放,她愿意谈个人的经历,男省长就不愿意,好像都是从外星上直接掉到地球上就当省长了一样。您不介意谈个人的经历吧。

  甘霖:那要看什么问题。

  崔永元:特简单的问题。比如你是小学毕业上中学了,中学毕业就上大学了。

  甘霖:先上了幼儿园。

  崔永元:对,还有幼儿园呢。大学毕业工作了,但是您还满足,还要继续学习,就到加拿大,您现在的学位是博士学位。

  甘霖:对。

  崔永元: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您是清朝以来第一个博士学位的女省长。

  甘霖:没有考证,没有科学考证。

  崔永元:我昨天搜了半天呢,用搜索引擎搜的。所以您的压力肯定会特别大,因为大家对您的期望高,能讲讲您求职的经历吗,求职的时候遇到过困难没有?

  甘霖:刚才你说的我读书一直读书,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中学、大学,然后硕士研究生。

  崔永元:特别顺?

  甘霖:特别顺。所以硕士研究生毕业就留校,留校就教学。因为做学问,就得再提高,又去念博士,博士念完又到学校工作,好像我没有感觉到求职的这种,或者说这种艰难。

  崔永元:所以您现在也不太体谅他们求职的艰难。

  甘霖:那不一样。

  崔永元:因为现在是你分管的工作?

  甘霖:这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

  崔永元:您有一个难,可以给同学们讲一讲,对他们会有帮助,就是您从一个科研人才,从一个学者转换角色,成为一个行政领导的时候,这个角色转换可能挺难的,因为不一样。

  甘霖:是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做学问嘛,我们通俗地说,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追求标新立异,我要得到某一个研究成果,从事行政管理很大程度上是要求同存异。但是有些都是相通的,因为你都是在干好一件事情,所以作为做学者的理性,科学的这种思维,我想逻辑的这种思维,我们从事行政管理,一样的应该具备。

  崔永元:这两个工作肯定都有苦恼。但是不是一种苦恼方式,哪个更难一点?

  甘霖:各有各的难应该说,难处不一样。

  崔永元:我觉得现在这个难,因为做学问有时候可以自己关上门,自己读书,自己研究。但是做副省长,分管这个工作,可能关系到很多人的工作,关系到很多人的饭碗,这个压力会大。

  甘霖:确实,因为做学问,总会有一个结果,觉得能看得见摸得着,做副省长,有时候你要想着人民群众满不满意,还有那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或者有一些是没有去做好,有些或者暂时做不好的,有些是我尽力做了,还是没有一个好的效果,或者不满意。

  崔永元:您的做法跟别人不太一样,比如说在景区,您会亲自去当讲解员,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

  甘霖:这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当时因为是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在春节之前,包括我们湖南在内,各地都在采取一系列促进旅游的措施,我们也拿了一百万的旅游消费券的一个促销措施。在现场我们举办一个活动,就是在烈士公园,在这个公园里面我们要现场摇出一百个中奖的游客,他可以得到这个消费券到景区去消费。

  崔永元:得奖就是免费得到的消费券?

  甘霖:对,免费的。活动完了以后,我因为大学的时候,烈士公园是我的实习所在地,所以我就有一种很自然的触景生情。然后就跟游客一起,我们一起实际上是一个交流,我们就一起游了一段,跟旅客交流的过程当中,我很自然就把烈士公园的历史,它这里面的包括水体,包括建筑物,包括树木、草的分布这些结构,就跟大家就说了一番。

  崔永元:也愿意讲实际上?

  甘霖:我很愿意讲,我就怕他们不爱听。

  崔永元:还挺爱听的,您知道游客怎么议论吗,他们说导游长得挺像省长的。

  甘霖:我更愿意听到省长很像导游。

  崔永元:对,省长像导游更好,告诉我们一个数字吧,今年湖南有多少需要安置的农民工和大学生?

  甘霖:我们加起来所有的是280万,现在我们要为这280万人的就业要做工作。

  崔永元:这应该是个挺大的数字?

  甘霖:也不小,但是湖南是一个人口大省,6800万人口。

  崔永元:280万。现在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安置办法和手段,效果怎么样?咱们可以现场检验一下,我先请上一位朋友,她的名字叫黄化英,她是个返乡的农民工,现在在张家界大峡谷景区做讲解员,热烈的掌声欢迎她。

  黄化英:大家好,你好小崔哥,您好甘省长。

  崔永元:请坐。是一个好的导游,形象好,会说话,上来就管我叫小崔哥,现在一般人都管我叫叔叔了,感觉自己非常年轻。以前在哪儿打工啊?

  黄化英:我在东莞。

  崔永元:做什么工作?

  黄化英:我做过几个工作,最后我回来之前是在一个印刷厂里面做文员。

  崔永元: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工作。

  黄化英:还过得去吧。

  崔永元:是因为工厂倒闭了,还是因为什么原因?

  黄化英:我走的时候是因为公司差不多要倒闭了,工资已经发不出来了,我就选择辞职了。

  崔永元:你从东莞走的时候想没想在家乡找工作?

  黄化英:想过,因为那个时候我家里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张家界大峡谷要开业了,让我回去也看一看。我蛮幸运的,一回去就应聘上了。

  崔永元:其实省长都知道,像这样的女孩子,在那么繁华的城市打过工以后,很难在家乡待下去。你在东莞挣多少钱?

  黄化英:我在那边差不多两千块钱一个月。

  崔永元:在大峡谷呢?

  黄化英:大峡谷现在是旅游的淡季,我们那儿是分淡季和旺季的,是拿底薪,然后拿提成的,现在的工资可能比不上在东莞的工资。

  崔永元:你就不让我做一下加减法什么的。两千减去多少呢?

  黄化英:没有固定的,因为我们是底薪加提成,每个月的工资都不一样,是800的底薪,然后一天跑一趟,然后再提成的。在家乡,这个待遇是不错的。

  崔永元:减一千。

  黄化英:一个月有一千多吧?

  崔永元:减九百多。

  甘霖:还要算支出。

  崔永元:我小时候数学不好,所以现在有个机会就算。

  甘霖:支出可能比在东莞要少。还有一个支出。

  崔永元:可能物价要便宜一点。

  黄化英:而且我们现在是包吃包住的。在东莞那边,消费各方面要大一些。

  崔永元:说实话,如果有一天东莞的经济复苏了,你还会出去吗?

  黄化英:我觉得我不会出去了。

  崔永元:我才不相信呢。

  黄化英:那你听我说吗,一个地方能够留下一个人,肯定有它的魅力所在,就像我们张家界大峡谷,我家是住在那边的,现在我们大峡谷的前景,我们自然资源是比较可观的,你们有机会可以看一看。

  崔永元:我去过。

  黄化英:去过吗?

  崔永元:去过。

  黄化英:那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崔永元:我待不住,我老想去东莞。

  黄化英:一个发展前景,因为它这块,就像我家以前是非常穷,我们那边是非常非常穷,穷到哪种地步呢?没有交通工具,走路到镇上去要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两个小时。现在因为我们张家界大峡谷开发以后,给我们修了一条公路,我家现在可以坐公交车去赶集了,所以说这个给我们家乡带来很大的贡献。

  崔永元:我的本意是支持你留下的,因为现在不是遇到暂时困难了吗,很多都面临要回家,在家乡先过一段日子,或者是艰苦的日子,等到经济形势好转的时候,还可以按自己的选择。

  崔永元:省长,您说这是一个方式吧,用旅游产业来吸收一下回来的这些务工人员?

  甘霖:目前这种形势下,旅游行业的解决就业应该说也是一条很好的途径,因为它本身带动性很强,本身也是很有韧性的一个产业。它受突发事件,甚至包括气侯的影响非常大。比如说去年冰灾一来,我们张家界就没人了,但是它一旦解除,回暖也很快。因为随着经济社会的进步,这个人他要出去旅行和旅游已经成为一种最基本的需求。所以这样,我想小黄她过去,我刚才听她说,实际上是在一个流水线上,这样做一个工作。现在没有工作了,回来以后她很快能够目前是做讲解员,而且还碰到一个不错的老板和公司,我想她也许随着一段时间以后,她也可能等经济复苏以后,还有别的机会再出去,这也是有这种可能。还有我就觉得也可能从现在自己有一个心理准备,慢慢对旅游可能也会产生感情,会热爱这个行业,我倒建议她,小黄要去考,参加培训。政府不是组织有培训吗,有免费培训,然后去考一个导游证,做一个正式的导游。

  崔永元:更专业一点?

  甘霖:更专业,而且可能会更稳定。

  崔永元: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呢?最坏的结果可能是她越干越好,她当了老板,老板出去打工去了。

  甘霖:她完全可以。

  崔永元:完全有可能。

  甘霖:完全有可能。

  崔永元:省长,我有一个地方不明白,像张家界是一个成熟的景区,过去这种成员配套都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怎么忽然又空出这么多岗位呢?

  甘霖:这个大峡谷是个新开发的景区,所以随着新景区的开发,包括它的一些相关联的产业,比如说餐饮、旅行社,其它的一些相关的产业发展,同样会吸纳更多的人。有一个权威的说法,旅游业一个人就业,可以带动相关五个人的就业。

  崔永元:什么概念这是?

  甘霖:因为旅游业本身与它直接有关的产业就有十来个,比如说交通、餐饮、酒店是直接相关的,包括通讯,但是它间接的与一百多个产业有关。这样,它就牵扯到,因为旅游它是有吃、住、行,游、购、娱,就是我们说的旅游六要素。这六个字的内涵就很大了,它所包含的行业也非常广泛,所以说旅游如果有新的景区,有新的地方,有人要去旅游,就可以有各方面的需求,这样就会带动就业的需求。

  崔永元:这个可能是给有旅游资源的这些省市开一个思路,可以在这方面做做文章?

  甘霖:这个应该说有很多成功,这种例子。比如说我们凤凰县过去在1998年的时候有一个凤凰烟厂,当时这个县里面的一个支柱产业倒闭了,倒闭了以后就要寻找新的产业突围。用什么来支撑这个县里的经济呢?所以正好有一个南长城,又正好有古城,小崔也知道,像黄永玉的故乡,沈从文的故乡,熊希龄的故乡,这样它是很好的一种旅游资源。在这个时候,县委县政府就想到把它转型了,来开发旅游。所以2001年开始,有一个收入,到2008年,也就是短短七年的时间,可以说没有旅游就没有凤凰的今天,它的旅游人次翻了十倍,旅游的收入翻了二十倍,现在已经过百亿了,所以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成功例子。

  崔永元:凤凰县应该是做得好,我们看看下面这位朋友的身份就知道了。他是凤凰古城旅游有限责任公司天下凤凰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文智先生。您请坐。今年旅游的人多不多?

  叶文智:今年和2007年相比,因为我们去年在这个季节,在一二月份的时候是南方的冰灾,没有可比性,和2007年比的时候,应该说增长了大概不到70%。游客和收入的这个增长速度和2007年比,增长了不到70%。

  崔永元:情况还是不错。

  叶文智:情况非常好。

  崔永元:旅游的情况还是不错。

  叶文智:非常好。

  崔永元:省长,省里也不能给他下文件,逼着他多招收人,他得符合这个商业规律。但是我们是不是能跟董事长说,因为今年比较困难,是吧?企业是不是能承担一点社会责任,多招一点人?

  叶文智:我觉得我们不是以多招人来承担这种社会责任,要更好地让凤凰的知名度、美誉度进一步提升,让它的市场占有率进一步的提高,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来解决就业的问题,如果我照顾一些素质很差的,包括技能水平很低的这些员工,这样不光是影响我这个企业和产业,还有全县那么多的老百姓,他们都靠这个产业在吃饭,如果大市场因为几个人的影响,或者几十个人的影响,我觉得这种是不合算的,这种照顾是不合算的。

  崔永元:我喜欢叶先生的说话,特别直率,特别实在我觉得,非常好 。这可能不是发善心能解决的问题,那就想问省长,对这些准备再就业的人,政府对他们有什么培训计划,这可能是政府要干的事?

  甘霖:对,我们对需要再就业的,首先是有免费培训计划。比如说他想去做导游,就给他做导游上岗前的培训,再去考导游证,包括其它行业的,包括旅游有关的一些,比如餐饮厨师,我们都是有技能培训的。还有就是对创业再就业,也是给予补贴。再就是说拿出一些岗位来,拿出一些公益性的岗位。

  崔永元:拿出一些岗位?

  甘霖:拿出一些岗位。

  崔永元:什么意思?

  甘霖:比如说他刚才讲到,叶总讲到县里面有时候,相对可能有的地方比较困难一点,市里面就实际上就是给钱,然后让他把这个岗位拿出来,招收农民工再就业,省里实际上给予工资,就是说提供公益岗位。

  崔永元:管旅游管得要特别细。我听说您到凤凰暗访过,满意吗?您能去暗访吗,走到哪他们都认识您吧?

  甘霖:不会,因为凤凰它现在开发了一个夜景,就是晚上。还有一个,它在沱江边上有一个酒吧一条街,我想晚上去随意走一走,然后跟游客交流,主要是听游客的反应,你的旅游管理到底怎么样,游客满不满意。

  崔永元:他们怎么说?满意吗?

  甘霖:我问了,有国外的游客,也有我们外省的到湖南来的,总体都说感觉很好。但是也反映一些问题,比如说我见到一个英国游客,因为我还有一个目的,我们要问他怎么会知道凤凰的,你怎么来的,这样,我要了解我们的宣传促销效果怎么样,该怎么样做,所以我问到一个英国游客,他告诉我说,他说这个酒吧太闹,这就反映出不同地方的人,他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崔永元:有人在里面唱歌跳舞?

  甘霖:不是,闹吧,闹吧就是很闹的那种蹦迪之类的。

  崔永元:跳舞的那种?

  甘霖:就是很闹很吵,实际上很多人喜欢,比如说有些美国人喜欢,是一种宣泄。像欧洲人,他一般喜欢比较安静,特别安静的,所以我们当时就提出来,跟县里的同志说,我说你得再弄一条清吧,就是安静的,这样,做到最后你要什么,要做到人性化的服务,个性化的服务,因为游客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崔永元:您刚才说到了沈从文,黄永玉、熊希龄是不是凤凰这些文化名人的影响还没完全用出来?

  甘霖:在我问游客的过程当中,包括我问到英国游客,我问他知不知道三个名人,他说不知道,这也反映出我们在旅游的宣传过程当中,真正它的深刻的文化内涵还没有宣传出去,但是往往是这种深刻的内涵才能够吸引我们的这些游客能够反复地来,就是我们说的回头客。

  崔永元:叶先生有什么想法?怎么把这个文化品牌打起来?

  叶文智:我觉得凤凰能够迅速地成为一个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国际化的旅游产品,凤凰有着悠久的历史,厚重的文化,浓郁的民族风情和独特的自然风光,应该说凤凰在这个方面,在中国的这些新型的旅游目的地里面,应该是做得比较好的,像很多游客为什么说去凤凰,说凤凰是在中国艳遇指数非常高的,一个浪漫的小城,一个旅游目的地,是因为这个吸引了海内外的游客。这个产品在开发的过程中间走到今天,实际它也在变化。

  崔永元:城市真是这样吗?所以你看我们不能去。

  叶文智:你去。

  崔永元:起码不能公开去?

  叶文智:我觉得不光是,可能很多人误认为在凤凰是一种情感上的艳遇。实际有很多人在那里是一种心灵上的艳遇。我们以前所指的艳遇就是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可能这种艳遇还有男人和男人的灵感,在那里得到了迸发,有了激情,所以才养育了像沈从文和黄永玉。

  崔永元:两种都挺吸引人实际上。有的地方特会做这种招牌,你看王村,是不是拍《芙蓉镇》的那个。

  甘霖:《芙蓉镇》。

  崔永元:你看它那个米豆腐非常有名,因为很多人会去,凤凰可能有点骄傲,酒好不怕巷子深。我都没去过,我有什么资格在这老批你。

  叶文智:我们凤凰有很多值得我们骄傲的,像我们的银器、纸扎、木雕、扎染和蜡染这些传统的民族的东西,民族特色的旅游工艺品。

编辑:袁利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