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玩“黄段子”的人得当心了!日前,北京首次立法规定5种形式构成性骚扰。以后在北京,上司给女下属发黄色短信,扰乱对方的正常生活;在办公室对着女同事大讲荤段子,影响对方的正常工作,都可属于“性骚扰”的范畴。此闻一出,众说纷纭。尽管这是对妇女权益的积极保障,但有网友也对此表示困惑:发黄段子就是性骚扰吗?那日常生活里,咱们这些兄弟蜜友岂不是时不时相互骚扰?黄段子,真的要一网打尽吗?

“黄段子”该“黄”了

有手机的人经常会收到不知何方发来的“黄段子”,打开一看,许多内容难以入目。多是一些打油诗、顺口溜之类,具有较强的挑逗性和煽情性,低级下流,甚至教唆犯罪。这样的骚扰,影响了人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毒害了社会风气,是一种严重的信息污染。详细>>

何不让红色短信来扫黄

然而调侃与挑逗之间,女性的权益被有意忽视,身体成为男性意淫的对象。非但是女性的尊严受歧视,而且这种充斥着色情色彩的短信,也使我们的短信文化背负了一身恶名。短信不是非要黄才有趣,红色短信意味更为深远,其中的哲理更为耐读。 详细>>

黄短信伤害女性,早该扫除

黄段子在手机未出现前,其实在社会上就有了,自古就有黄段子,那些打情骂骚话,就是黄段子。如今通信发达,信息量增加,给黄段子提供了传播途径。这样让黄段子污染了环境,破坏了上下关系、男女关系,对文化也是怀种亵渎,那么说应该对如此恶俗文化进行取缔,该给手机扫扫黄,让高雅文明的短信存在我们的周围。 详细>>

北京首次立法规定发黄段子属性骚扰

上司给女下属发黄色短信,扰乱对方的正常生活;在办公室对着女同事大讲荤段子,影响对方的正常工作,这些今后都可能属于“性骚扰”的范畴。《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修订草案)》首次对性骚扰作出行为限定,明确5种形式构成性骚扰。草案三十八条规定:禁止以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行为等任何形式对妇女实施性骚扰。 详细>>

黄色短信骚扰否,让她说了算!

对于是否是“黄段子”的终极目的还是判定其是否为“性骚扰”。所以,黄段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黄段子的语境和情况,以此来判断是否“性骚扰”成立。同样的,这样更多地趋于理性,也没有所谓的“国际标准”,在“法无禁止即自由”的情况下,凭借理性难免有失偏颇,而且也很容易陷入“徇私舞弊”的地步。 详细>>

禁止黄色短信出发点好,没有实意

啥叫黄色短信和黄段子?用什么标准来界定?谁来界定?什么是“红色”、什么是“黄色”、什么是“橙色”,界定起来是比较困难的,并没有一个“国家标准”来作依据。没有严格标准的事情,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道是“说你黄你就黄,不黄也黄;说不黄就不黄,黄也不黄”? 详细>>

“黄色短信为性骚扰”是窄化性意识

法律规制性骚扰是必要的,但是法律是解决性骚扰问题的唯一途径吗?将黄色短信定义为性骚扰是一种对性骚扰的窄化理解。由于性骚扰成为深受关注的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是公众的性权利意识被现代文明唤醒的结果,而窄化的结果很可能在另一个层面上导致对私权利的漠视,使得性骚扰问题脱离实质,而成为一个现实中敏感的男女问题。 详细>>

男人也苦恼:我们常被“性骚扰”

女性被“性骚扰”有法可依,男性遭遇性骚扰咋办?当法律首次对“性骚扰”行为作出明确界定,为此,不少男性市民认为:“给女性讲荤段子属于性骚扰,女性给男性发黄色短信、打色情电话同样算性骚扰。”某报公众调查小组分别对47位男性市民进行了随机问卷调查,其中,19位男性市民说:“我被骚扰过。” 详细>>

法治社会,法律规范始终是公民行为的准绳;但当准绳界限不够清晰时,带来的或许是更多的困惑。杜绝性骚扰,“封杀”黄段子不是绝对的办法,却代表了一种决心和方向。只是在这种现实与法制的博弈里,老百姓的声音,或许也需要被倾听。 【调查:你认为发黄色短信算性骚扰吗?】

向左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