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我们记住了映秀,一年前的破话让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城变得满目疮痍;一年后,在这座废墟上赫然立着“512震中映秀”,而且不可避免的,这成了一张旅游名片,映秀人民也似乎“一夜之间学会了做生意”,然而,活跃的“板房商业”让人常有恍惚之感。
    拒绝遗忘,关注,将是一种力量,燃起同胞重建的信心和勇气,然而,正如我们所担忧,过度关注难免会扰人,还是应该让让伤疤在安宁中愈合?

热情的关注能转化为一股重建家园的力量

在灾难发生时,我们给予灾区的是热情,灾后重建,我们还要给灾区热情,这热情温暖如春,既温暖了我们自己,也温暖了灾区的人民群众。同时也将牵挂传递到灾区,将一份关注送到灾区,这关注就化作一股力量,化作精神,共同建设美好的家园。详细>>

走进灾区,既是灾难教育亦支援重建

自然灾难本是常态,而此次是由于媒体报道的开放而显得格外突出。普通人对自然界造成的这种结果有好奇心,想亲身领略自然的力量,这样的想法本身没有错。他觉得地震遗址是对国民进行直观、生动的灾难教育很好的场所,灾难教育正是如今国民教育薄弱的一环。但灾区当地政府、人民在满足这种需求的时候,可能也不能排除想赢利的因素。详细>>

让热情帮助灾区早日回归生活常态

地震灾区发展旅游业这个基点上,当地相关部门除要定位好当地旅游业在整体经济发展中的“角色”之外,还应广泛借鉴其他成熟景区良性发展的模式——— 对灾区的公众而言,让他们早日走出悲伤、回归常态生活,旅游业发展起到的作用,应该是沉静而持久的正面助推,而非靠喧嚣博得的一次性短期繁荣。 详细>>

四川映秀镇出现地震商业繁荣景象

从都江堰直通映秀的高速公路将在今年5月12日正式开通。因为位于成都进入整个阿坝州地区的入口,又因为“都汶线”在地震中严重被毁——在高速公路修通之前,进入映秀的道路拥堵而艰难。一块从山上飞滚而下的“天崩石”纹丝不动地矗立在映秀镇的入口处,上刻7个大字:“512震中映秀”。乐观积极的映秀人自称“一夜之间学会了做生意”,也悄然摸索出一套“板房商业”的临时格局。 详细>>

怀揣节制 抚慰创伤

过多的人流、过度的采访、喧嚣的言行,也不可避免带给灾区群众一定程度的纷扰。许多灾区群众尚未从家园损毁、亲故凋零的悲痛中解脱出来。他们需要帮助,需要抚慰,也需要工作,需要增加收入,但更需要刚刚缝合的伤口不被触碰,刚刚平复的心灵不被刺痛。 详细>>

过度关注,或让灾民灾上加灾

对待灾区游,我们不妨苛刻些。当然,这种苛刻是纯粹的自发的个人行为,因为绝对没有谁会说你在灾区中的大肆游乐是违法违纪的。笔者认为不管是媒体还是游客,走进待灾区和灾民时务必适度约束自身行为,务必好好审视自身的行为是否对灾民造成不良影响,说大点,这是个社会公德问题――把个人的欢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是为人所不齿的。 详细>>

莫让灾难记忆在商业洪流中变质

灾难本身是不具备如此庞大的旅游开发价值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本来单纯而悲伤的灾难记忆将随着一系列灾难旅游开发而变质变味,今天有映秀震中游,那明天或就有北川中学惨痛游,后天就有映秀特制防震衣等等一系列的怪胎产生,当地的产业结构将被颠覆,大批旅游者的到来由地震灾难记忆开始转变为一场由地震衍生的旅游秀。详细>>

映秀灾后恢复重建将“天使之城”形象重生

映秀镇地处四川汶川县城南部,与卧龙自然保护区相邻,是阿坝的门户,是前往九寨沟、卧龙、四姑娘山旅游的必经之路。映秀镇于1996年被省政府命名为小城镇建设重点镇。映秀镇境内水利资源丰富,水质好、落差大,先后修建了映秀湾发电总厂、华能太平驿电厂、福堂水电厂等水电站,有“水电之乡”的美称。详细>>

曾经伤痛处,如今沾上商业化的味道,这深深的触痛了我们敏感的心灵。然而,斯人已逝,灾难留下的伤痛渐渐远去,对灾难最好的祭奠就是活者更坚强、更好的活着,当我们看到同胞回归的平静的生活,或许内心早已会心一笑,当然,绝不能停留在这暂时的热情上,而应该持久而真诚的关注。 【四川大地震周年祭,你会去灾区看一看吗?】

向左 向右
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