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人”、“蛋人”、“木乃伊”……一个个新的上海地铁行为艺术受到广泛关注。早前,上海市人大代表薄海豹提议“立法禁止在地铁公交等公共场所出现超出公众接受度的所谓行为艺术”,日前,上海市文广局日前表示,将组织有关方面对行为艺术管理制度进行调研,确定其监管的必要性。
    行为艺术的确夺人眼球、时有怪诞,但所谓“超出公众接受度”如何判断?立法进行规范是否会破坏此艺术的自由与粗野魅力?

行为艺术与道德无关 只要不触犯法律就不应被限制

尽管常常有一些行为艺术在挑战公共道德的底线,但从根本上说,行为艺术与道德无关。行为艺术无关道德,但行为艺术家则属于法律和道德范畴内的公民。如果说要有一个底线的话,那就是既有的法律。行为艺术也跟其他行为一样,如果不触犯法律,不构成对他人和公共利益的伤害,就没有其他限制。详细>>

立法限制管理行为艺术是对艺术创造力的摧残

行为艺术也并非洪水猛兽,行为者以自身身体的体验来表达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荒诞的、怪异的、可爱的、善良的种种,劝喻与警告的色彩浓厚,其中往往蕴涵着别人不敢表达的东西。艺术管得太死,没有希望。如果非要立法,恐怕那些蕴藏着思维的火花的行为艺术,届时也就成为整齐划一的体操,虽然动作平稳,但是总觉得让人乏味了!详细>>

先锋艺术即便荒唐也应该被容忍

行为艺术也是一门艺术,它在某种程度上是思想和智慧高度集合的结晶,我们无需去再肯定那些在殿堂之上的高雅艺术的地位,但也不需要急着来扼杀这些荒诞艺术的生存,他们都应该有自己的空间,都应该有自己的发展,承认高雅也就必须承认荒诞,这是对于艺术本身的最大尊重。 详细>>

立法禁止行为艺术? 上海调研管理制度

“鹿人”、“蛋人”、“木乃伊”……一个个新的上海地铁行为艺术受到人大代表的关注。今年人代会期间,市人大代表薄海豹提交了“应当立法禁止在地铁公交等公共场所出现超出公众接受度的所谓行为艺术”的书面意见,建议上海对怪诞的地铁行为艺术说“不”。对此,市文广局日前表示,将组织有关方面对行为艺术管理制度进行调研。 详细>>

不加管束的行为艺术有落入低俗之嫌,需要有个标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些人打着行为艺术的幌子,挂羊头卖狗肉,蛊惑人心,毒害心灵,与社会主义荣辱观格格不入,背道而驰。因此,我们必须尽快制定出行为艺术的标准,铲除令人作呕的伪行为艺术生存的土壤。否则,一旦有人冠以行为艺术的名号当众表演性交,岂非让国人颜面扫地,无地自容吗? 详细>>

不得容忍背叛艺术本质的行为艺术

这些所谓的行为艺术为什么要对抗艺术最为本质的东西——美,对于受众的欣赏习惯,不是不能够挑战,新鲜的东西总是比陈词滥调更有吸引力,可是一旦过了头,用“反美”来作为号召,就必然被大众所“唾弃”。也不要用曲高和寡来做辩解,说不被接受是因为自己水平高,得不到认同是因为欣赏者水平低之类的话,这种话在安徒生笔下的《皇帝的新装》中,已经被骗子用过了。 详细>>

表演要分场合 行为艺术不能随便上演

行为艺术也是艺术,但必须有一个固定的场所,不能让行为艺术随便存在,更不能让其在街道上随便发展,或者说 ,画一张细,脱光也是行为艺术吧。当然一些脱光也是艺术,更是行为艺术,但必须有场所,有地方,让其在艺术的殿堂或许还是艺术,如果放在大街上,就不是艺术,而是扰乱社会秩序。详细>>

金鹰网盘点最牛行为艺术

从“超人”、“鹿人”、“熊人”,到“木乃伊”、”粉红男郎”、“公鸡兄弟”,上海地铁乘客近一段时间来真是“大饱眼福”。当个人的搞怪行为渐渐演绎成一种艺术现象,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打着“行为艺术”旗号的各种“怪客”何以纷纷登场上海地铁?我们该对它说“是”还是“不”?详细>>

行为艺术作为艺术家表达思想的一种形式,是先锋的观点表达,带着疯狂、不羁,必然为某些人所鄙夷甚至愤起而欲将其扼杀。但,不可否认,行为艺术是艺术创作参与社会生活的有力典型,只要行为艺术没有伤害到艺术者之外的人、不违反现行法律规定,就应该让它自由发展下去。 【调查:你能否接受街头的行为艺术?】

向左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