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我做主!这是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然而从一个名叫赵c的小民,被警察叔叔告知名字里有“c”不能办身份证,到即将出炉的《规范汉字表》,我们恍然大悟,原来我的姓名并不能随心所欲,要做主也得在“规范表”里做主。不仅是等待新生儿的准爸爸们要郁闷了,那些尚无子嗣的网友也愤慨了,爸爸竟然决定不了儿子的名字?然而,专家却表示,用一个多数人不认识、基本没人用的生僻字起名,既不利于社会又不利于自己,何苦?我的名字,到底谁来做主呢?

国家语委无权决定13亿公民的姓名权

国家语委恐怕并没有权决定13亿公民的姓名权,一个人姓名权恐怕是一个人基本权利,关系到13亿人的切身利益,如此重大问题的决定不应当是主要是搞学术的部门就能决定的,征求民意不可少。现在民意还没有征,国家语委就宣布决定新生儿取名用字将必须从规定的8000余个字中选取,恐怕也有不当之处。详细>>

限制人取名,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

中国自有汉字以来,民众起名都不受限制,起具有个性名的已不知其数,其中不乏名人圣贤。起名选用生僻字,冷僻字,通常有自己的用意,这多为关乎个性,关乎寓意,只要字典、词典上能找得到,就不宜轻易将其打入乱取名、取怪名之列,更不能一律封杀,以致使个性化姓名从此消失。限制人取名字也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详细>>

爸爸不能决定儿子的姓名会乱套

谁来决定中国人都能叫什么名字?现状是:老百姓自己说了不算,专家、权威一类有话语权的人说了才算。在赵C一案中,有人认为,“C”既是英文字母,又是汉语拼音,也是一种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因此“赵C”的姓名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相关部门却认为,“C”非“规范汉字”,也非“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真乱!详细>>

《规范汉字表》将出炉 新生儿起名须从中选取

近日,新闻报道《规范汉字表》即将出炉。专家表示,该字表一经公布,我国新生儿的取名用字必须从中选取,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将得到遏制。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强调,文字是一种社会性很强的符号系统,一定要顾及普及层面上特别是基础教育层面上用字的习惯,维护文字的稳定性,避免“灵机一动”随便改动带来新矛盾。此次修订工作经过全盘考虑,慎重从事,是不恢复繁体字的。详细>>

名字用规范汉字利人也利己

规范字是将不规范的规范化,将不符合国人习惯的汉字纠正过来,这样,大家都在同一个标准下使用汉字,汉字才能更规范,对于姓名选择汉字。是在这些《规范汉字表》中的选择不同。在规范字中有好多汉字供大家选择,那么起名者,可以从中由自己或者根据自己的特点性格等进行选择,那么重名的几率也会少,使用者方便,与人方便与已方便。 详细>>

规范汉字是对汉字的尊重,无关伤害多元化

中国在国家行为上“推行规范汉字”,并不是对一个多元化社会的伤害,也不代表行政管理方式上的不宽容。这场争议,跟“收容遣送条例的废止”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笔者也期待着“赵C”先生以及为他取名的父亲对本国的通用文字能有基本的尊重,这场喧嚣了大半年的闹剧也该终结了。详细>>

姓名是社会符号,莫让“名字”有碍社会

作为社会属性的名字,并不单纯是个人的名字,他承担着传播信息的功能。而具有社会属性的名字,就应当与社会管理相协调。比如有些生僻的名字,在孩子上学时遭遇学籍管理的麻烦,最后还得改名字,烦人烦己。详细>>

赵C换二代身份证遭拒案:公安部要求使用汉字

2006年8月,赵C到鹰潭月湖区公安分局江边派出所申办二代证时,民警告诉他,根据规定,名字里不能有“C”。后来,他们到月湖区公安分局户政部门了解情况,被告知“赵C”进不了公安部户籍网络程序,建议赵C改名。在多次沟通无果的情况下,赵C向鹰潭市月湖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分局,以此捍卫自己的名字。详细>>

一方面法律赋予了我们姓名权,一方面汉字要规范,我的名字我还是做不了主,这不是矛盾了吗?名字作为个体之于社会的一个符号,提倡其大众化规范化自然无可厚非,然而必须按规范表取名,就强人所难了,不论文字出于何种目的要规范,都没有理由阻碍小民们对名字的自由发挥? 【调查:新生儿起名用规范汉字 您赞成吗?】

向左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