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红灯停绿灯行”,老百姓很难想象没有交通灯的路口将会出现怎样的景象。而日前上海某繁华路口的“大胆尝试”却让许多人直呼惊讶——在实施间歇性关闭红绿灯后,行人和车辆更加小心翼翼地相互谦让,该路口的交通状况不仅没有恶化反而有所改善。无独有偶,欧洲国家也开始计划逐渐取消街道红绿灯。然而,这是否就意味着中国真的可以和红绿灯说再见?把全中国不可计数的红绿灯关闭,以换来交通的畅通,这究竟是不是一个白日梦?

外国能做到,中国也一定行

国家提出要建设和谐社会,但要怎么做呢?看看欧洲吧,别人已经先行一大步了。而且欧洲也给我们做出了模范:建设和谐社会不是形式口号上的东西,更多的是务实和从生活中一点一滴积累培养起来的东西。所以我们应从现实出发,理性务实地对待问题。从自身做起树立模范,逐渐扩大影响面,配上国力和公民素质的提高,我相信中国一定也能达到欧洲的水平。详细>>

李银河:中国应该取消红绿灯

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人身权,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任意处分使用自己的身体,脚是身体的一部分,想走就走,不让走,那就是违宪的。那么不是修改法律就该修改宪法,否则就是法律冲突!红灯停绿灯行在其他国家都可执行,在中国不行。因为很多人都闯过红灯,李四闯了张三也闯了,你只抓了李四,对张三是不公平的;都抓,那么人手肯定不够,因此,只能取消红绿灯。详细>>

别让老百姓被这种红绿灯思维管死了

我经常走的这段路上的红绿灯,多数可以取消,或者变成黄色警示灯。但如今设置了这么多,看似交管部门很负责,其实是他们在推卸责任:看,我们的交通设施已经很完备了,再出了事,责任就不是我的了。“一停二看三通过”、“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等等昔日告诫的话,日渐变成了摄像头和交管大队的罚款账目。从小见大,中国就是被这种红绿灯思维管死了。详细>>

委员提出应取消城市红绿灯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林嘉经过调研,日前向全国政协递交提案,建言创建城市无红灯、无交叉的立体快速交通道路系统。林委员建言可在北京市内推广,取得经验后,再向全国推广。对此,中国著名交通专家段里仁教授表示,这个方案要比北京乃至全国现有的立交桥在设计水平和理念上高出一筹,是典型的“以人为本”。段里仁表示,北京一些具体路段可以实现取消红灯、车辆半地下行驶;对于大型新城,或卫星城建设,该方案可以得到更大范围的应用。详细>>

没了红绿灯,更堵更乱更糟糕

大部分司机在赶时间的时候都违章过,这是安装多少摄像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北京取消红绿灯,我只想到有两种结果:一,大家开车变得谨慎多了,没人随意并线、加塞了,车速也纷纷降下来了,于是,更堵了……二,没人管了,也没灯管了,更没有摄像头管了,随意的、撒了欢儿的开吧,并线、加塞、走公交车道,乱做一团,更更堵了…没有想到第三种结果,还有哪种可能?详细>>

取消红绿灯是个遥不可及的“伪命题”

显然,就目前而言,这是一个“伪命题”,取消红绿灯对我们来说是遥不可及、无形的红绿灯、心中的红绿灯,远比有形的、日益增多的红绿灯可贵而要紧。恕我说一句不那么吉利的话,哪一天万一全城突然断电,红绿灯暂时消失的时候,上海人在马路上的所作所为表现出来的素质,那才是最具瞬时爆发力、视觉冲击力和心灵震撼力的明证呢?详细>>

取消红绿灯还得先给国民上好“生命课”

遵守交通规则与否,其实对于国人来说,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平常事。但就这么平常的事,在国人这里做起来却是如此之难,不能不叫人扼腕长叹。为什么会这样呢?大概因为国人觉得生命不过如此!觉得红绿灯又怎样?觉得开车的人敢轧我么?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只有自己尊重自己的生命时,别人才会同样尊重你的生命!详细>>

英国欲全面取消红绿灯以减少事故

代客扫墓成为一种商业行为,有其存在的必然性。现在由于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人口流动频繁等因素,社会环境跟以往已有很大不同,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使得每个人不可能一成不变按照传统标准生活。而随着人们消费观念的改变,在异地购房等现象也非常普遍,但祭祀先人的地点却往往没有迁移,随着这部分人群的增多,自然就带动了代客扫墓市场的形成,代客扫墓是应时、应客、应需而生。详细>>

没有红绿灯的世界,带给我们“白日梦”成真的感觉。政协委员也好,市井小民也罢,对红绿灯“纠结”的态度,或许正来自对现实生活中交通状况的不满与期待。文明交通固然需要文明的形式来实现,其中矛盾的焦点或许并不是有没有红绿灯,而是国民的整体素质与文明意识——这必然需要一个长期的渐变过程。 【调查:您觉得取消红绿灯能换来道路通畅吗?】

向左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