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前,那个烟火弥漫的的岁月,一个叫陈独秀的青年创办了一本杂志——《新青年》,她的到来如光如影,燃起青年志士蠢蠢欲动的梦想:追求民主和科学、为平等和自由呐喊、为民族奔走呼号……涌动着青年最新的思潮。
    90年后,“五四”运动九秩之年,一个叫吴怀尧的青年要“复刊”《新青年》,标榜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给有梦想有担当的人看。新的《新青年》能否擦出新时代青年的梦想和精神的火花?

有了愤青,才有了新青年

有人现在要创办一本新的《新青年》,创办者大概也是一位愤青。在德先生和赛先生都不及电影《色戒》里的易先生有人气时,这位愤青竟然相信:“‘新青年’总是常新的。”他也许是对的,他承诺的梦想,他倡议的担当,正是90年前那群愤青们救亡和启蒙的最大筹码,也是唯一的筹码。详细>>

期待时代因《新青年》而年轻

《新青年》这份杂志带来了一个新中国,毛泽东曾跟斯诺说,是因为《新青年》,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取向。这听上去基本上是一个神话了。那会儿主编是陈独秀,现在,主编叫吴怀尧,一样的风云人物,一样的壮志凌云。一样的让人激赏,但相信结果会完全不一样。90年前的《新青年》,带来了一个年轻的中国,期待90年后的《新青年》能让一个时代显得年轻。详细>>

当年青年需要《新青年》 时代呼唤她复刊

当吴提出《新青年》重生的时候,就是一次当代青年自我思想救赎的有力疾呼,作为中国青年中的一员,吴仅仅是说出了大部分青年人的心里话,揭开了大部分青年的苦痛伤疤,痛定思痛,青年一代是到了要自我救赎的时候。让吴怀尧和他的《新青年》走起来,在书生意气的豪放中面对他们的未来,这才是五四真正要传达给一代代青年人的真谛。 详细>>

《新青年》“复刊”惹争议 吴怀尧:虽千万人吾往矣

近日关于中国作家富豪榜制榜人吴怀尧要推出杂志书《新青年》的消息一经传出,引起了文化界和媒体圈的强烈关注。有人质疑:“这是不是又一桩‘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炒作?”吴怀尧在谈到为何用“新青年”作为杂志名称时,他说用这个名字,其实既有创刊的意思,也有复刊的意味,“90年前陈独秀办过一个杂志就叫《新青年》,他在杂志宣言中的理念,比如他所呼唤的诚实、进步、积极、自由、平等,反对封建、虚伪、保守、消极、束缚等,我是赞同的。” 详细>>

经典不可复制 《新青年》难以“重生”

一阵豪言、一番海口,一些所谓名家,就真的能“重生”一本《新青年》吗?从此,中国公民就真的有了精神范本,公民社会也就有了精神引擎吗?新青年》的“复刊”,应该以创新的思想,驱动这个时代吁求的民主、自由与权利的实现。否则的话,这一场事先肆意张扬的“复刊”,就只是简单的“复制”,最终也只能是思想的流产。 详细>>

山寨《新青年》或只会陷入俗套

文化的启蒙和勃兴,不仅需要种子,更需要土壤。中国历史上最活跃的几个时期,远如春秋,近如民国初年,无一不是内外境况交相呼应。否则,仅凭几个文人的意会,则近于谈玄和清议。到头来,只会落个“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俗套。吴怀尧的《新青年》如何打破陈独秀的《新青年》的文化和政治间的魔咒? 详细>>

《新青年》重生别糟蹋了经典

《新青年》是当时代的产物,它已经成为经典,应该躺在文物馆供当代青年去瞻仰,去学习,去敬仰,去学习。现在即使要办一份青年方面的刊物,也不能原地踏步,固步自封。这样的行为实际上是亵渎了《新青年》,也是糟蹋了经典,那么现在还是别再糟蹋经典了,别再重建《新青年》,还是洗洗睡吧。 详细>>

金鹰文化独家策划:重读《新青年》

1919年,军阀专制,阴霾满布。中华大地响起一声春雷,一场五四运动,让国人受到了新的洗礼。作为宣传新思想、新观念的先锋阵地,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打出“民主”与“科学”的旗号,发起批孔运动,并提出了平等和自由的权利,提倡用科学的方法来判断一切,从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民众的思想觉悟,也为五四运动的爆发开辟了道路。纪念五四之际,金鹰网带您重读经典。 详细>>

诞生于刀光和火影中的《新青年》,是那时新青年精神觉醒、放飞梦想的地方,更肩负着拯救民族的使命,她不仅仅是青年论道发声的经典,更是时代无法复制的记忆;然而,每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新青年,他们的梦想和精神需要被见证。新的《新青年》或没有向五四那一代精神光芒的致敬或回归的厚度,但应该有青年一代思索时代的高度。 【你支持《新青年》“复刊”吗?】

向左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