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清朝科举的龌龊事:抄范文也能得前三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讨论晚清科举问题,还要提及时代名人肃顺以及不太有名的耆英。

  他们两个都有宗室背景。肃顺以宗室身份踏上仕途,有无比的优越感,如果说耆英以敢说而著称,他肃顺就是以敢干而著称,并且耆英实际上也死在了肃顺手上。

  经过宫廷职务的短暂历练,肃顺在咸丰皇帝即位时,就干到了内阁大学士的高位,并有其他兼职。此时,他才三十五岁。《清史稿?宗室肃顺传》称:“以其敢任事,渐向用。”也就是说,他这只政治股票在一路飙升。

  肃顺在四十二岁时(咸丰七年,1857),成为大清王朝既年轻又有实力的重臣,身任左都御史、理藩院尚书,兼都统。他的威力之大,无法细说,但仅就他的亲哥哥郑亲王端华对他的附和,足见一斑;另一位亲王,怡亲王载垣也坚定地与他结成政治同盟。

  时当耆英不履使命,奔回北京,在通州被逮捕,咸丰皇帝命有关部门议罪。起初判的是秋后绞死,但肃顺坚决不同意,上疏要求将耆英立即正法。咸丰皇帝怪他“其言过当”,算是批评,然而总究还是采取了弹性处分:现在杀,但不砍头,让耆英自尽。

  弄死了耆英,肃顺彻底知道了自己的分量。在柏葰一案上,他再显身手。

  柏葰也是位权高位重的大臣,蒙古正蓝旗人,进士出身,道光末年干到了兵部尚书的高位,并授内大臣职衔。稍后又调吏部,任尚书,并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之职。

  咸丰八年(1858),柏葰受命主持顺天乡试,并任文渊阁大学士。顺天乡试是为国家选拔储备人才的重要考试,历来为作弊、投托者所追逐。也就是在这次重要考试中,一向有“素持正”之名的柏葰犯了致命的错误。考试作弊情况被纠弹,咸丰皇帝命复查,结果一下子查出五十份有问题的答卷,史称“文宗震怒”。连浑噩的文宗(即咸丰皇帝)都震怒了,可见问题之严重。柏葰被一撸到底,听候处分。

  偏是天公不作美,咸丰皇帝派出复查此案的大臣是怡亲王载垣,而柏葰一向又与载垣、端华、肃顺三人的关系很紧张。案件复查中,查出了柏葰家人靳祥徇私的事情:靳祥受罗鸿绎之托,向柏葰讲情,取罗鸿绎入榜。柏葰耐不住靳祥讲情,答应罗鸿绎将场外代答的试卷送进去,调换现场答案。

  肃顺抓住铁证,要置柏葰一死。靳祥被投入监狱并死在狱中不论,只说咸丰皇帝这一头,他考虑素来的蒙满关系,不想处死柏葰,史称“上犹有矜全之意”。然而,皇上也抗不住肃顺的压力,只好下旨杀人。咸丰皇帝发诏说(今译):

  “科场考试是国家选择人才的重要仪式,凡有借营私舞弊者,法律规定从严查处。自从大清国开科以来,还没有哪位主持考试的大员敢以身试法的。现在,柏葰身为国家一品高官,辜负皇恩、无视法律,竟到如此地步。他柏葰身为大臣,而且还是甲科(上第)进士出身,怎么会不知道科考的法律?竟然因为家人的说情,就答应调换试卷。如果靳祥不是暴毙狱中,严加审讯,事情又怎么会不得彻查呢?国家有明文法律在典,柏葰又知法犯法。虽然说他的供述中有情有可原之处,但皇帝我不能私干司法。说到此处,我自己也禁不住要落泪了!”

  虽然说这个案件不乏肃顺挟嫌报复的成分,但若是让肃顺这样的人抓到证据的事情,应当说是非常普遍事情了。民国初年许国英所撰《清鉴易知录》在提及柏葰案时说:“自嘉庆、道光以来,公卿大臣的子弟遇到科举考,竞相打通关节,把得中高科看做是旧有之物,把请人预荐主司而得中视为平常之事。”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