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革命就是请客吃饭”:历数史记中的著名饭局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毒酒宴]

  齐王献城,巧化危机

  吕后从中鸿门宴受到过启发。作为刘邦的亲密战友,吕后对于“革命就是请客吃饭”了然于胸,学得也是炉火纯青。

  让吕后大显身手的是这样一件事。

  汉惠帝二年,楚元王刘交、齐悼惠王刘肥前来朝见。十月,有一天惠帝与齐王在太后面前宴饮,惠帝因为齐王是兄长,请他坐上座。看到居然有人敢坐在自己儿子的上座,吕太后大怒,马上暗示手下斟了两杯毒酒放在齐王面前,命令齐王起来向她献酒祝寿。齐王站了起来,不知深浅的汉惠帝也站起来,端起酒杯要一起向太后祝酒。

  太后大惊,急忙站起来倒掉了惠帝手里的那杯酒。齐王看到吕后希奇的举动,没敢喝太后的这杯酒,假装喝醉离开了坐席。事后打听,才知道那杯酒含有剧毒。齐王惧怕不已,揣测自己将不能从长安脱身。手下人为出谋划策:“如今大王您拥有七十多座城池,而太后的爱女鲁元公主却只享食几座城的贡赋。大王假如能把一个郡的封地献给太后,来作公主的汤沐邑,供公主收取赋税自用,太后一定兴奋。”齐王认为有理,于是就向吕太后和鲁元公主献上了城阳郡。为了讨好太后,还违反常礼,尊自己的异母妹鲁元公主为王太后,用对待母亲的礼节来对待鲁元公主。吕太后因此十分兴奋,齐王的危机才得以化解。

  吕后就这样巧妙地利用请客吃饭,制服了自己的敌人,达到了革命的目的。

  [窦田宴]

  捧场不成,反误性命

  “革命就是请客吃饭”的一个反面典型是窦婴无意之中制造出来的。窦婴是一个弄巧成拙的主。

  窦婴和田■是汉武帝时代的官僚,只是两个人的矛盾由来已久。窦婴是太皇太后窦氏一系的人马,是退居二线的官员。田■则是皇太后王氏一派的主力,是当朝丞相。需要提及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灌夫,灌夫和窦婴是好朋友,也是靠边站的人物。

  田■娶燕王的女儿做夫人,太后下了诏令,让上流社会的人士都前去祝贺。为了缓和与田■之间的矛盾,窦婴对此积极主动,而且还拉着好朋友灌夫前去捧场。

  宴会如期开始,东道主田■率先敬酒,在座的宾客都离开席位,伏在地上。但轮到窦婴敬酒之时,只有他的老朋友象征性地离开席位表示礼貌,大多数人照常坐在那里,只是稍微欠了欠上身。但灌夫却为窦婴鸣不平。于是,灌夫也起身依次敬酒,当然先敬田■,谁知田■根本就没有把灌夫敬酒当成一回事。窝了一肚子火的灌夫只好在别人身上撒气,逮着谁骂谁,好好的一场宴会被灌夫搅和得不三不四。本来窦婴还预备利用这次饭局和田■套套近乎呢,谁知不但矛盾不能解开,反而有更加激化的可能。

  看着借酒发疯的灌夫,田■叫来卫兵扣住了灌夫。最后灌夫以“不敬”的罪名被捕入狱,面临掉脑袋的危险。

  窦婴有苦难言,出钱活动,让宾客向田■求情。最终不仅于事无补,连自己的性命也搭了进去:灌夫和他的家属全部被处决,窦婴也被处以死刑。

  这是一场宴会引发的血案,可以看作是“革命就是请客吃饭”的反面典型。

  无疑,革命和请客吃饭是两个层次的概念:革命是革人性命,是强行剥夺他人的生存权;“请客吃饭”是邀人过来大快朵颐,目的是让人活得更好。“革命”和“ 请客吃饭”形同水火。因此,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是,革命与请客吃饭有时却相辅相成。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