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知几:《周易》智慧之纲——知变与适变

点击浏览更多图片

  宇宙万象,包罗变幻,人生百年,风云际会。对于“显诸仁、藏诸用”的易来说,其终极目的就是指导人们如何在生命流程中知变与适变。知变的前提就是知几,适变的方法无非见几而作。

  “研几”是对易的最高层面的把握,颇有些可以意得而不可言传的蕴味。《周易》认为,“几”“微”到极处、恍惚似无,却又蕴含着事物发展变化的全部信息,能够预示事物发展的结局是吉是凶。处置得当,悔吝能变成贞吉;反之,小眚则铸成大错。由此可见“几”在易学中的纲领地位,知几与见几而作在用易中的枢机作用。

  “几”之释意,十分丰富。从字源上说,繁体几(幾)字,从口(文中是一小框),从戍,是发现细微迹象而用兵把守的意思。许慎《说文解字》:“微也,殆也。”林羲光《文源》:“口(文中是一小框)者,幽省。幽处多危,人持戈以备之,危象也。”由此可知,“几”初始的含义为微末、细小,引申为迹兆、苗头的意思,又引申为在危险之中懂得机宜、策略,在为人处事时能够把握分寸与尺度的意思。在《周易》中,“几”是“因”、“蕴”的综合、积累与初显的抽象,是事物萌芽前的半明半昧、半隐半显状态,即由阴入阳、由阳转阴的初动之微;同时也指事物发展过程中达致质变之前一个个相衔相别的“量变”,是一切偶然之中蕴含的全部必然的分解。它有时如滥觞之伏流,微细可见,有时如挂角之羚羊,无迹可求。因而难以预知和把握。也正因其难,知几才成为用易的最高境界。

  如何才能知几无碍、见几而作?唯“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理者物之理也,性者天之性也,命者,处理性者也。知几便要研几于心意初动之时,穷理于事物始生之处。理穷而后知性,性尽而后知命,通过各种方式培养自己的敏感性、预见力,提升自己的思维层次,修持自己的自控力、驾驭力,从而把握命运的节律与径向。

  第一,外察内观。《周易》把人对自然的了解和效法归结为“观”与“察”———“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往圣先贤们通过“察其心、观其迹、探其体、潜其用”,而鉴往知来,穷尽亿万年之理。外察,察人,察天地。《周易·坤》爻辞曰“履霜知坚冰至”。人类文明发展到21世纪,对外在世界的了解已经达到洞若观火的程度,对人自身的认知却仍在懵懂之中。意与言、行与思本应和谐一致,却常常相脱节相悖离。知己,就是要达到内心的最高感悟,不仅仅是用眼睛观察,而是用心观察,不仅仅是用心观察,而是用“理”观察。去除我相,走出偏执,达到领悟事物发展“中观正见”的境界,真正做到求是、求真、求正,君子得一,可以为天下贞。

  第二,原始反终。有终则有始,事物的终始是时间流程中的某一特定段落。生则未来而逆推,象则既成而顺观。知几就是要善于考察事物的发端情况,善于预见事物结束时的状态,无论逆推还是顺观,都能把握事物发展的整个过程,从全局的高度、系统的角度考虑问题。“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系辞上》)这里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由始及终”,“始”是“几”之所藏,包含着事物未来的趋势、走向,蕴蓄着吉凶的苗头、迹兆。由事物的起始预见到终结,就能把握事物发展的脉络。二是“由终反始”,“以终为始”,就是由结果倒着向前推演,一步步看事物的发端应该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实际上是个什么状态,人、财、物、技、讯、时都差在哪里,怎样增、删、补、创才能使需要的环境和条件出现。原“始”可以知几,知几可以谋终,所谓慎始慎终,善始善终,避免“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悲剧。

  第三,积厚累渐。《周易·文言》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渐”像一种魔力,是“几”的姊妹,“几”的作用就发挥在“渐”上。去除恶的叠加,就能防患于未然;助益善的积淀,就能成功于自然。因此,见几而作就要扎扎实实、稳健沉着,不能急功近利,动辄追求翻天覆地抑或日新月异,期待一蹴而就,而是要日积月累,厚积薄发,做细功夫、做真努力,耐得寂寞,如《周易·升》所言:“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另外,因在前,果在后,前面的铺垫必然影响后面的结局;牵一发,动全身,每一个环节上的好坏成败,必然对整个链条有所影响。“知几”就是要重视事物发展的可持续性,适时地把握好每一个环节,将祸患扼杀在萌芽状态、使错误得到及时纠正、让有利因素得以不断增长。时可逆知,物必顺成。时与成务环节达致和谐恰当,这就是“几”的把握。

  第四,相机合宜。几者机也,危殆之中如能恰当运用机宜、策略,还是可以转危为安的。唐代诗人苏涣,年轻时曾作草莽英雄劫富

  济贫,后来读书做官,终被黑暗势力所扼。他在《挟弹谁家儿》中写道:“徒有疾恶心,奈何不知几。”说的是毒蜂害人,不可一世,少年无畏,挟弹射蜂,反为毒蜂所害,这是做事不讲究策略的一个例证。机缘是成务的前因,机宜策略则是成务的保障。谋事在人,谋断天下,有谋有断的人,不会意气用事,不会蛮干胡干,而是会通过周密

  部署而防止歧误、达成目标。另外,把握好行事的分寸、适量、节度,也是见几而作的一个重要方面。《系辞下》中说:“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上交不谄,下交不渎”正是君子所应修持的“天怀淡定”的境界,达成此境界靠的就是为人处事的量度与分寸。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事物间的界限,全在幽昧微妙之间,深藏于千头万绪之中。知几,是一种敏感、识见;见几而作,是一种果敢、端正。学易就是要极深研几,学会在刚与柔、动与静、虚与实、行与止、先与后、舍与得、有为与无为间把握好分寸,适时、适地、适事、适人地判断、选择和行动。如果我们能洞见先机、重视微末、把握分寸、未雨绸缪,“不俟终日”地“见几而作”,就一定能趋吉避凶,增益无悔。

编辑:许钟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