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比肩五大名窑的耀州窑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宋代耀州窑青釉“大观”铭牡丹纹碗。(来源:三秦都市报)

  公元2009年3月13日,宋代耀州窑青釉“大观”铭文牡丹纹碗正式由国家文物局移交耀州窑博物馆收藏。此碗是2002年国家文物局以国家重点珍贵文物专项资金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征集。器形完整,釉色纯正,铭文特殊,弥足珍贵,是宋代宫廷点茶所用之茶盏,堪称国宝级文物。

  长久以来,唐宋耀州窑被湮没在渭北高原的黄土之下达五六百年之久,她的辉煌风采并不为时人所识。随着国宝的回归“故乡”,耀州窑这一沉寂经年的北方名窑才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

  与宋代的钧、汝、官、哥、定五大名窑相比,耀州窑的声名也许不那么响亮,较之当今景德镇,淄博等著名瓷区,产品也不那么光彩照人。但是历史的大门一旦打开,拂去它身上的尘埃,世人便会对其刮目相看。

  中国陶瓷协会副秘书长、耀州窑博物馆馆长薛东星说,“生产大观碗的耀州窑是我国宋代八大窑系之一,在中国陶瓷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该窑创烧于唐代,在北宋达到鼎盛,此后窑场虽有移动,但烧瓷从未间断过,制瓷历史长达1300余年,这在中国陶瓷史上极为罕见”。

  据有关资料记载,耀州瓷始于唐朝,它最早的中心窑场是在今天的铜川耀州区黄堡镇。范围包括以东陈炉地区的立地坡、上店、陈炉等依次排列,绵延百里。古人有“十里窑场”之誉,可以想象当年成百上千窑工在此烧窑的惊心动魄场面。

  耀州瓷主要有青釉、白釉、黑釉、姜黄釉、月白釉、铁绣花等。其造型古朴典雅,产品光洁、明亮。一经窑变,气象万千,典雅飘逸。成品均带有豪放粗犷、乡土气息浓郁的传统艺术特点。其实撇开造型、花纹、图案,仅仅颜色,耀州窑就提升和明亮了它的时代:莹莹的绿创造出的意境,不温不火、不遮不躁。比元明清青花深沉,唐三彩恢弘的造型和浓烈的颜色,远比明清瓷更具吸引力。

  可能是因为那里离唐都长安不远,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所以耀州窑刚一出世就显示出一览众山小的霸气,成为北方唯一敢与“官、汝、定、哥、钧”五大名窑比肩的青瓷窑场,进入皇宫、深入官府和寻常百姓之家。

  在古文献中,耀州窑是被记载较多的一个古瓷窑,在《清异录》《老学庵笔记》《清波杂志》《坦斋笔衡》等宋人的笔记中均有记载。南宋《清波杂志》记载:“又尝见北客言,耀州黄浦(堡)镇烧瓷名耀器,白者为上,河朔用以分茶。出窑一有破碎,即弃于河,一夕化为泥。”颇带有一些传奇色彩。特别是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耀州出青瓷器,谓之越器,以其类余姚秘色也”的说法,表明早在宋代耀州青瓷的青釉色调已经可以与被称为“千峰翠色”的越窑秘色相类了。

  同样作为“贡”瓷供皇室使用的耀州窑,之所以埋名五大名窑之后,是因中国历史名瓷是根据明初《宣德鼎彝谱》宫藏珍瓷定为宋代名窑,而当时300多件耀州贡瓷被金人掠去埋于北京广安门地下。

  尽显窑工才情智慧

  在收藏界,提起耀州窑,人们立即会想到那令人心醉的刻花倒流壶、公道杯、倒装壶、良心壶、凤鸣壶……这些外形古朴,釉色温润晶莹,造型更是独特的艺术精品尽显文人执壶把盏、赏壶品茗的雅趣。

  2006年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专门做了一期介绍耀州古瓷的节目,介绍的就是倒流壶和公道杯这两件宝贝。

  北宋早期生产的青釉刻花倒流壶现存于陕西历史博物馆。1968年,离陕西铜川100多公里的彬县城关公社一位农民在城墙边取土时意外发现了这把壶,后传到西北大学哲学系高立勋先生手中,当时无人认识。据耿宝昌先生回忆,陕西曾派人把壶送到北京,正值全国开文物工作会议,冯先铭等几位老先生先后作了鉴定,大家一致认为是耀州窑的精品。

  这把盛水盛酒的壶,盖是虚设的。水从壶底的梅花小孔注人,颠倒过来,滴水不漏。“连通容器液面等高”的原理,工匠们未必知道,但却运用的娴熟自如。其中蕴含的哲理更是意味深长,倒即正,正即倒,物极就反。这件国宝被誉为“华夏第一壶”,蕴藏着人生社会历史简单的大道理,让人能思索出惊心动魄,也成为耀州窑博物馆的标志性雕塑。

  公道杯与倒流壶有异曲同工之妙,水不能太满,恰到好处就是。如果倒得太多,它会从杯底漏个一干二净,叫你什么也得不着。杯的名字正告诉我们它要说的话,勿贪,以公平公道为本。

  耀州窑的深邃和智慧让人惊叹。一抹一旋,一剔一挑,都倾注了艺人工匠们全部的才情和创造。所有这些细致入微,筑构了一个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完美无比的艺术殿堂。

  “东方古瓷镇”的活化石

  耀州窑唐代创烧于黄堡镇,历经五代发展,宋达到鼎盛,但是黄堡的窑火仅仅烧了八百年的时间,就戛然而止了。

  倒是其东边的陈炉窑“炉火千年不绝”,成为耀州窑一脉单传的窑场。在其1300多年发展的历史长河中,陈炉窑的制瓷技艺和规模已超过同期耀州窑,一跃成为西北地区的瓷业基地和最大烧造区。明清时期,陈炉镇的陶瓷业达到其发展史上的最高峰,炉火昼夜不熄。有“炉山不夜”之称。最终替代了耀州窑,被誉为“东方古瓷镇”的活化石。1977年,陈炉陶瓷仿制耀州青瓷又获得成功,使得失传已久的北宋耀州窑青瓷重放异彩。

  采访中,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说,“1991年,铜川市在北京举办了时长三个月的耀州瓷展览,引起轰动。在现在的故宫陶瓷馆,不但展出有六件唐宋金耀州瓷精品,展出的全部八幅有关陶瓷窑神庙的宋明清碑拓,一幅出自黄堡,四幅出自陈炉,可见耀州窑在我国陶瓷历史上的地位”。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虽然耀州瓷产品质地优良,釉色清秀,但因现代人喜好细瓷,耀州瓷逐渐走向了下坡路。加之人才流失和竞争无序再加上传统工艺的失传,陈炉耀州瓷开始进入沉睡期.

  为更好保护传承制瓷文化,2006年5月,陈炉窑址被国务院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化保护单位,同年,耀州窑陶瓷烧制技艺也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3月7日,耀州窑产地陈炉挂牌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成为我省目前唯一获此殊荣的古镇。当天,国内环境、建筑、文化、考古、旅游等专业的20多名院士、专家亲赴铜川,参加中国陈炉古镇旅游规划发展论坛,为做大做强陈炉陶瓷旅游业把脉支招。

  美在陈炉十大卖点

  一位外籍华人美术家在陈炉镇住了几天,感慨无限,吟道:“瓷镇多有精品出,满自皆为艺术品”。

  美在陈炉。当你踏上那用瓷片铺就的小道时,就会感到自己的双脚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川源梁峁间布满的古陶瓷碎片。提醒你那上面的每一个花纹,却都记载着一段文化,见证并印刻着我们这个民族适应自然、改造自然、创造美好生活的历史。

  除了被称作“脚下艺术”的瓷片铺地外,陈炉的另一个别致景观当属“罐罐垒墙”。不知从何朝何代起,陈炉人因地制宜、变废为宝,每家每户都用破损的陶罐筑起院墙,罐罐墙依山排布,纵横交错,层层叠叠,绵延起伏,煞是壮观。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马耀峰说,“陈炉有很多的文化元素,概括起来是罐罐墙建筑元素、瓷片路建筑元素、陶瓷制作技艺元素、深厚的古镇文化氛围,这四个方面是陈炉古镇最重要的、最突出的、最具竞争力的元素。陈炉有十绝:绝品青瓷、罐罐垒墙、瓷片曲径、坩土红墙、瓷罐炊烟、批瓷陶屋、瓷碾场院、梯阶泥池、山台四堡、天成陶炉。这是陈炉开发的十大亮点,也是十大卖点”。

  近期,国务院确定了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铜川名列9个地级市之一,可连续五年获得国家近1亿元的财力性转移支付资金支持。如何利用这一重大机遇,如何利用陈炉的十大卖点,唤醒陈炉这座千年古镇,使它再现往日的光彩和神韵,保护并利用好这笔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这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

编辑:罗闽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