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明清官场:贪官为清官跑官 海瑞成受益者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晚清差点也出了个“海瑞”。晚清据说有“三屠”,张之洞谓屠财,曾国藩谓屠人,岑春煊谓屠官。“晚清海瑞”就是这个被呼为屠官的岑春煊。

  庚子事变,八国联军席卷北京,西太后狼狈逃亡西安,她连发几道符命,叫曾国藩来“勤王”。老曾一方面觉得与太平军的“东部战线”更吃紧,另一方面觉得路途遥远,赴京勤王来不及,所以就没来。这时,在甘肃任藩司的岑春煊抓住机遇,带着手下前来保驾,这让慈禧太后感激涕零:忠臣啊忠臣。岑春煊就这样成为慈禧的心腹,岑春煊随后任陕西巡抚,后又任两广总督。

  这个岑春煊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搞“廉政风暴”,他耗子也抓,老虎也打,铁心反腐。他在日记中说:“粤省本多宝之乡,官吏有求,俯拾即是,以故贿赂公行,毫不为异。”政以贿而成,官以买而得,他们花一笔大钱来买个官做,就是为了过把官瘾吗?没有哪项投资不求回报的,投资官场,那是利润十倍百倍的,是个大暴利产业。可是岑春煊一来,就要斩断他们的财路,谁甘心就戮?岑春煊到广东,打了两只小老虎,一是南海知县裴景福,一是海关书办周荣曜。别说,这两人官不大,能量却大得很,他们与当朝“宰相级人物”奕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他们头上动土就等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但岑春煊不管前面是刀山是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硬是将这两人搞垮了。

  兔死狐悲,唇亡齿寒,其他官员吓得要死。当然,强龙难压地头蛇,对付岑春煊可以弹劾,可以买凶暗杀,也可以制造车祸现场。但是岑春煊正在受慈禧恩宠,说坏话,没用,说好话,有用;其位至总督,运用“做掉手法”绝对是下下之策。他们于是凑钱在香港开研讨会,并悬赏云:“有能使岑屠离开两广者,赏港币百万。”重赏之下,大家都活动开了,都往京城去“上天言好事”,说岑领导这好那好,万般都好,这样的官不升真没天理。恰在这时,云贵那地方出现了匪患,大家觉得这是个极好的进言机会,于是都说岑领导是将军出身,云贵匪患非得以干练知兵的岑春煊者不能胜任,时被岑春煊掐了一把脖子的军机大臣奕劻“内举不避仇”,向慈禧推荐岑春煊去建功立业,树不世功勋。国防安全当然比反腐倡廉更重要,所以慈禧就把岑春煊调离两广了。两广官员于是大大舒了一口气,又过起从前的好日子。

  从富庶的两广去瘴疠的云贵,老岑有点闹情绪,在上海装病不上任了,拖了几月,慈禧就收回成命,让老岑上京,当了邮传部部长,也像海瑞,由管理块块升为管理条条了。由地方官升为京官,这还真是贪官为他努力跑官的结果。贪官为他前途出钱出力跑,老岑对他们是愤恨得咬牙齿,还是高兴得打拱手?岑春煊好像没说过他的心情,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刘诚龙)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