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李斯如何踏上秦国政坛的?拜师荀卿 同窗韩非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一介布衣李斯,30岁仍一文不名。他只身来到秦国,历尽磨难,差点死掉。后终成大秦丞相吕不韦三千门客之一,并借机面见秦王,由此开始了他的从政之路。

  李斯辞职

  公元前254年,李斯第一次登上了中国历史的大舞台。

  李斯此时的角色,只不过是一名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务员,在楚国上蔡郡当看守粮仓的小文书,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在上班时间溜号,牵着自家的黄色土狗,带着年幼的两个儿子,出上蔡东门,到野外追逐狡兔。

  这天,他忽然内急,直奔吏舍厕所而去。厕所里的几只老鼠正不无哀怨地吃着粪便,见有人来,吓得惊惶逃窜。李斯悲叹:它们“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推此及彼,自己所管粮仓里的老鼠,却可以“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同样都是老鼠,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李斯决定做一个实验:把仓鼠关在厕所里,再把厕鼠关在粮仓里。三天之后,结果如下:曾经的仓鼠现在也开始“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曾经的厕鼠现在则“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此情此景,李斯不由百感交集,说出了他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的第一句台词:“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于是,李斯作出了一个决定:离开偏僻贫瘠的上蔡郡,到能让他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地方去。

      拜师荀卿

      李斯涉过了三千道水,问过了十万回路,终于在大半个月之后,到了兰陵。李斯找人打听荀卿的住处,那荀卿乃是一代学术宗师,全兰陵城的荣耀。尽管囊中羞涩的李斯交纳的学费少得可怜,荀卿依然将他收为弟子。李斯温暖地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万世师表。为了保证教学质量,荀卿将他的弟子按知识水平分成不同的等级,类似于今天的中专、本科、硕士、博士。然而,李斯并不是一个考试型的学生,考试成绩甚是糟糕,便沦落到最受歧视的中专班去了。其实论智慧和武功呢,李斯一直都比荀卿的那些门下高那么一点点。

      这一天,荀卿先生开大课,所有的弟子聚集一堂,聆听教诲。

      荀卿先生清清喉咙,登台开讲道:“人之初,性本恶。”话音甫落,一人长身而起,朗声接道:“人之初,性本善。”荀卿先生循声望去,哦,原来是那个小篆写得极好的李斯。荀卿先生又道:“先有鸡。”李斯道:“先有蛋。”李斯与老师抬起了杠。

      这课还怎么上?荀卿拂袖而去。气归气,在李斯身上,荀卿先生还是看到了其他学生所不具备的独立思考的可贵品质。荀卿叹道:日后能继承我衣钵的,当为李斯也。一晃四年,李斯自度学业已成。

      李斯到宿舍收拾好包袱,正准备出门,却从门外进来了一个陌生人,让他下定决心在荀卿门下又多待了三年。

      同窗韩非

      李斯的第六感告诉他,眼前的此人必将是自己一生的劲敌。

      陌生人注意到李斯,也是眼前一亮。“韩非,韩非的韩,韩非的非。”陌生人自我介绍道。他说话有些口吃,因此,说了这么短短的几个字,已是费了他不少力气。李斯为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所震惊。他在心里头一阵狂喊:“我没看错人。天啦,韩非!他就是韩非!”

      韩非,韩国公子,弱冠之年便已才高四海、名动天下。李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有幸和传说中的韩非同窗读书。两人坐下摆了会儿龙门阵,均有相见恨晚之意。李斯撂下包袱,不走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过了三年,名利的野兽在李斯的体内再度苏醒,他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荀卿老先生没再挽留,只是问道:“汝欲何往?”李斯对未来的行止早已成竹在胸,当即慷慨言道:“斯闻今万乘方争时,游者主事。今秦王欲吞天下,此布衣驰骛之时而游说者之秋也。故斯将西说秦王矣。”

      李斯再来告别和他朝夕相处三年的兄弟韩非。韩非倾囊,得十数金,悉数相赠李斯。两人洒泪而别。

      相门挨揍

      李斯到咸阳的第二天,当时在位的秦庄襄王嬴异人便一命呜呼,新继位的秦王便是嬴异人的长子———年仅十三岁的嬴政。

      李斯的足迹遍布咸阳的大街小巷,他打听宫里宫外,朝上朝下。三天之后,李斯向着咸阳城发出以下豪语:
  “物有高低,人分贵贱。其遇或异,其性不移。相国吕不韦,昔为阳翟大贾,贱人也,往来贩贱卖贵,家累千金,士大夫耻之。为贾者,如飞蝇逐臭,惟利是图,只见一日之得失,不晓百年之祸福。今窃据相国之位,吾知其必不得长久。虽如此,吾将往投之,且秦国之事,皆决于吕氏之府,秦国之政,皆出于吕氏之门,进身之阶,舍此无它。忍小辱而就大谋,吾将往也。”

      李斯信心爆棚地来到相国府。他此时的想法很是天真,以为凭自己的才能,定会立即被相国吕不韦惊为天人,奉为上宾。李斯做出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迈步便往相府里闯,却被武士厉声喝住:“好不懂规矩。相国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李斯气得浑身发抖,眼睛要喷出火来,怒视武士。武士将李斯的眼神理解为一种挑衅,将李斯一顿好揍。这些武士哪里会想到,不久之后,李斯让他们付出的代价是,人头落地。

编辑:何玉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