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华尔街没有新事物”

      历史的车轮

      “滑稽”的监管层和冲出“牢笼”的笨熊——美国储贷危机(1986—1995年)

      20世纪80年代,眼高手低的储贷机构、糟糕的监管政策和失败的援救计划,造就了美国历史上的储贷危机。80年代1100家商业银行破产,630家储贷机构无力偿债。从1988年开始,3150家被联邦政府保险的储贷机构中有500多家已陷入破产境地。到1991年,美国纳税人不得不拿出800亿美元挽救储贷业。整个美国为这场金融灾难付出了人们难以想象的代价。

      美国国会在大萧条时期批准设立储贷机构,是想建立一个为居民提供稳定、可负担的住房揭贷款的专门机构,以提升住房拥有率。当时储贷机构的经营被局限为吸收短期储蓄存款和提供长期固定利率的抵押贷款。虽然储贷业有着自己的监管机构(联邦房屋贷款银行理事会)和自己的储蓄保险公司(联邦储贷机构存款保险公司),但当危机来临时,这些机构形同虚设,即使有美国纳税人支撑,也难逃被重创的厄运。储贷机构的管理层长期遵循着著名“3-6-3法则”:存款利率3%,贷款利率6%,每天下午3:00关门去打高尔夫球,行业技能长期处于停滞不前的局面,加之前面提到的仅吸收短期存款、发放长期固定贷款的经营结构的单调性使储贷业存在着潜在的不稳定性和较低的抗风险能力。只有当利率长期稳定地处于低水平,使储贷业的资产收益高于资金成本时,才不至于产生问题。

      然而,忽视问题并不等于没有问题。20世纪60年代,来自商业银行和证券市场的竞争分散了市场资金,使得可用于按揭贷款的资金总额发生变化。到了70年代后期,为了控制达两位数的高通货膨胀率,美联储开始着重以货币总量作为降低通货膨胀的手段。这使得市场利率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大批储贷机构无法应付日益高涨的资金成本而逐渐失去了清偿能力。到20世纪70年代末,储贷机构开始不断流失储户,在当时,人们更愿意冒点风险去换取更高的利率,于是像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等新的短期市场基金变得更受人们青睐。

      面对各种竞争压力,储贷机构的高官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开始频繁向国会施压。1980年,国会终于提高了储贷机构支付存款利息的上限,力图挽回一些流失的客户。但滑稽的是,立法者并没有及时相应地调整储贷机构的按揭贷款利率,就像是好心搭救一名正抓着木板的落水者,拿走了他的救命木板,却忘了抛给他救生圈。

      一年后,管理层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在提高了存款利率后,应该及时调整按揭贷款利率。然而,这种觉醒来得太晚了。这延迟的一年里存款利率从1979年底的13%一路飙升到1980年的20%。储贷机构一边要保证支付给新储户两位数的利率,一边却只能从原有的贷款人身上收取8%甚至更少的利息。储贷机构就这样收少支多,一边被推、另一边被拉地走向了危机边缘。

      正当利率调整刚刚告一段落,新的隐患又悄然而生。1982年国会通过了一项彻底放松管制的法律,允许储贷机构向大批新业务提供贷款。从开设酒精工厂到建立风力发电农场,甚至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或开辟空中通勤航线,储贷机构这只冲出了“牢笼”的笨熊就像是发现了蜂窝,不管不顾地扑向了市场。然而,笨熊终归是笨熊。储贷机构的管理者们只习惯于喝喝咖啡、打打高尔夫、处理些简单的按揭贷款,而根本没有意识到也没有能力去评估新业务带来的复杂的信用风险。
就这样,直到1995年风暴基本平息,“滑稽”的监管层和冲出了监管“牢笼”的笨熊上演的这出戏才算落幕。最终,美国纳税人用了1240亿美元为被蜇得满身是包的储贷机构疗伤。

      同病相怜——北欧银行危机(20世纪90年代)

      北欧金融危机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末,1992达到高峰。20世纪80年代初期北欧银行业的放款比重及利息设定等都受到一连串限制。至1985年金融改革取消金融机构贷款限额管制并允许本国居民自由借贷外债后,市场才变得更加开放,但同时,银行间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纷纷向高风险、低质量的贷款伸手。1985—1989年北欧三国房价和股市表现都呈倍数成长,投机的热情如开闸泄洪般地涌入市场。芬兰在 70年代末至 80 年代末的房市繁荣中,实际房价上涨了112%;5年内瑞典房市上涨50%,股市上涨超过200%。政府为了对抗经济过热,于1987—1992年间陆续升息,导致经济出现衰退及资产价格(尤其是商用不动产)大幅下跌,而银行多以不动产抵押贷款居多,受到资产价格下跌的影响,银行坏账不断增多,北欧银行危机爆发……(摘自《金融海啸中那些人与事》巴曙松 等著 湖南人民出版社) 》》点击浏览该书更多信息

编辑:陈新明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资讯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