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小宝与康熙:金庸的满汉情结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四、韦小宝

  韦小宝身兼康熙亲信及天地会堂主,具有对于侠义派素秉“忠义”精神的反讽。再比如中国人一向重视父系的血缘宗亲,但韦小宝偏偏出生于扬州妓院,仿佛回归到“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原始母系社会。这与前此主角如陈家洛与乾隆的同胞血缘,萧峰着意寻父,张无忌等出身高门却经历了流浪儿生涯的传统套路全然不同。在刚刚看倦“革命样板戏”中“高大全”主人公的大陆读者来说,这种强烈的反差更容易受到读者追捧。

  金庸何以作出反差如此巨大的改变,究竟是扩大市场读者,还是另有考虑?外人实难测度。在1998年台湾金庸小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我曾说:

  江湖社会所以分化产生了“黑白两道”,区分在于其“道”之宗旨是否正大,手段是否光明,而核心在于领袖人物的人格指向。隐性社会置身法律之外,其奇人选士之为人行事,常有出人意表者。金庸小说描绘的主角,从强调“正邪分明”(如《碧血剑》之袁承志、《天龙八部》之萧峰、《射雕英雄传》之主角郭靖),到“亦正亦邪”(如《神雕侠侣》之扬过),再到“无正无邪”(如《笑傲江湖》之令狐冲)和“无所谓正邪”(如《鹿鼎记》之韦小宝),正表明作者具有极深的感喟,而江湖所谓“黑白两道”之界限也逐渐趋于模糊。这种表述的变化,与其说是宣示江湖风波之诡异,不如说是表现了时代、社会价值观念从一元到多元的流变。

  为了拉近康熙,金庸给韦小宝设置的“假太监”身份,倒是使这类角色登堂入室,在文学上占据了一席之地。前些年台湾《中国时报》曾约我为大陆网络作家南琛的小说《太监》写一篇评论,我以《奴性的骚味儿》为题说:

  中国传统社会习俗中,太监、小脚和清代辫子是三件最为近世诟病的东西,而太监又是三者中历史最为“悠久”的。最近大陆的影视剧中,表现太监“净身”和弄权的也有好几部,如田壮壮执导,姜文主演的《大太监李莲英》,雷恪生在《日落紫禁城》和《大宅门》中的脚色等等,北京还开设有“太监博物馆”,保存了好几处李莲英“故宅”,都证明着这类题材重新引起了世人的注意……太监其实并非中国的专利,奥斯曼帝国也有。俄国埃尔米塔什博物馆里收藏着一幅法国画家里昂·杰洛姆的名画《后宫浴室》,活色生香的众多裸女中,就站立着几个健壮的,负有监督责任的阉奴。我不清楚这些阉奴是否也担任过“秉笔”草诏或外出“监军”这类军机要职,但中国太监却往往因为皇帝家奴的身份备受信任,不用说汉末常侍,晓唐权宦,连明清两代开国君主虽然立有祖宗严训,但是王振、刘瑾、魏忠贤,李莲英和小德张等权阉,仍然在中国历史上占据了一页又一页。他们依附皇权的特点,也总是给人以阴柔的感觉。这究竟与“去势”有几分联系,天晓得。

  说实话,在金庸小说中,我个人最喜欢的并非《鹿鼎记》,而是《笑傲江湖》,原因之一就是“假太监”韦小宝的“无厘头”,居然以性关系征服九位敌对女子的故事更是匪夷所思,不知令多少读者心摇旌迷,艳羡不已。而“太监”和“无厘头”在20世纪90年代华文影视中风靡一时,大行其道,不知道与《鹿鼎记》、韦小宝有无联系。

  韦小宝的“无所谓正邪”,当时固然有“消解”冷战时代意识形态至上的功能,但是过分强调娱乐化,近年又显现出另一方面的负面影响,即娱乐界毫不讲求操守德行的鄙俗,这在大陆尤其明显。以其逸出本题,不说也罢。

编辑:罗闽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