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文化>>正文

文怀沙:文化的背后是良心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怀沙

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图片

  主持人易中天:刚才我们已经听到了文怀老精彩的开场白,相信大家一定很期待他的演讲,也希望我赶紧从这里下去。(全场笑)文怀老风趣幽默,依我看,他也是一个孩子。我们从这位永远年轻的长者身上,看到的更多的是高尚的情操和博大的情怀,因为他相信在文化的背后是良心,而这也是他今天要演讲的主题。(全场鼓掌)

  在人生道路上还是要多种一点花,在你走了以后让人家闻到花香

  文怀沙:诸位朋友,诸位我的同代人。(全场大笑)我生于19××年,(全场笑)今天在座的诸位几乎全是19××年生的。(全场大笑)我将消失在21世纪,我不准备到22世纪去。(全场大笑)人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此事古难全。凡是想长生不老的人,秦皇也好,汉武也好,皆变成一种虚诞。所以,人要面对生,也要面对死。所有的小孩如果不死,都会变成老人;所有的老人,也都是小孩变来的。今天我觉得很亲切,因为我面对的几乎都是我的弟弟和妹妹,都是19××年出生的人。(全场笑)

  到这里来,我首先想请诸位为我的提议而起立,和我一起哀悼一位前不久过世的好朋友,也是一位卓越的学者,他就是曾担任过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的王元化先生。请诸位同志为我们敬爱的学者王元化先生默哀。(全体起立,默哀)好,请坐。我每次来上海都要跟他见面,但是这次不可能了,他已经到“彼岸”去了。其实他也是我们的同代人,历史无情,你想挽留谁,却挽留不住,到时候该他下车了,他只好走。

  我很感谢上海。20多年前,上海的电台就说我死了。这样我就收到了很多唁电、祭文、挽联,这个经验对我来讲是非常美好的。后来听说传谣的人要受处分,我特意赶来,当时的上海市委宣传部同志向我道歉。我说你们有什么道歉的必要呢?你们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最好的人情味。(全场笑)慎终追远,那位编辑传的这个谣又不是他造出来的,但是却引得很多朋友为我流泪,让我在有生之年听到了身后的赞美。那时,钱书就嫉妒我了,他说没想到你能够有这么好的经历。(全场笑)

  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是会死掉的。现在有一口气就要考虑一个问题,活着干什么。我随时问自己,活着干什么,在人生道路上,你是愿意多种一点花,在你走了以后让人家闻到花香,还是愿意沿途不讲卫生,去排泄一些脏东西,让人家踩着你的粪前进?人总会死,但是人不能不留下一点东西。

  我是一个不得安闲的老头,但是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是一个老头。我常用的一个办法就是和年轻人在一起。一滴水怎么才能不干?那就要滴到海洋里去。延缓衰老的步伐,使自己活得更年轻,唯一的办法就是拥抱青春。临死的时候,我还要吟诗,“青春作伴好还乡”,要带着青春的气味,让青春来做自己的伴侣。

  今天,我首先要关心我的同代人,生于19××年的弟弟和妹妹,希望你们有一个宽广的情怀。世界上最博大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博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博大的是高尚的人的情怀。愁眉苦脸是一天,心情宽广也是一天。杞人忧天大可不必,不要躲避逃不开的事情。死亡是一个陈旧的游戏,但对每一个个体来讲都非常新鲜,就这么一次,有来就有去。有一次,我在外地,那天心情很不好,我怕回不去了,就给家里留了一个遗言,八个字:“好来好去,善始善终。”(全场鼓掌)

  客观世界不能按照你的主观设计来运转。外头下雨,你出去碰到了,心里不舒服,就骂“这个死天”。易中天的优点就是不骂天,只怪自己没带伞。(全场笑)客观世界有它运转的规律,用共产主义的世界观来说就叫做唯物主义。杨利伟去的地方就是唯物的,他后来又回来了。(全场笑)他所能调查研究的空间是唯物的,是物质的。宇宙是无限的,所谓无限指的是两个无限:时间是无头无尾的,空间是无边无际的,因此我们所占领的时间和空间都是有限的。或者说我们所知道的东西,包括我最喜欢的学者易中天,他的学问也是有限的。在这点上虽然我的有限不如他的有限,但是我们全是有限的。(全场笑)

  易中天:您是小小的有限,我是大大的有限。(全场笑)

  文怀沙:对于浩瀚的无限我们没法把握,所以很多学者包括科学家到了晚年,作家托尔斯泰也好,歌德也好,都有一种情怀,就是对伟大的无限有一种敬畏的感觉。

编辑:许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