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男“同志”感染艾滋 讲述双面人生(图)

发布于:2009-12-03 10:31 0条评论 来源:四川在线 

  33岁的闵辉(化名),事业有成,属于单身优质男。目前在一家销售公司从事管理工作,手下带着60余名员工,“我跟同事们像兄弟一样,他们平时都直呼我的名字。”不过,从四年前踏入这家公司,闵辉就一直保守着自己的秘密——他,是一个感染艾滋病毒的“同志”。

  2005年5月,闵辉被确诊HIV呈阳性。3个月后,他开始接受省疾控中心的免费药物治疗,原本遭受肺炎折磨的身体很快复原。2005年10月,凭借过去几年做生意积累的经验,闵辉进入现在的公司并一步步做到了管理层。“我不希望因为艾滋病降低生活质量,实际上我也做到了。”

  昨日下午,闵辉走进本报,讲述了作为一名艾滋病患者的双面人生。坐在记者面前的闵辉,穿了一件米色灯芯绒外套,下身卡其色裤子,皮肤白皙,说话嗓音柔和。提起波光诡谲的过往,他一脸平静,“谈不上后悔,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情感之路

  追求同性爱情被学校开除

  “那个时候社会风气很保守,同性恋者就如同妖魔鬼怪。”

  闵辉的老家距离成都有3小时车程。在那里,知识分子的父母给他提供了宽松的成长环境,作为家中幼子,哥哥和姐姐也给予了他不少庇护。1994年高中毕业后,父母通过关系把他送进了一家国企,但闵辉不喜欢枯燥的办公环境。

  “相比程式化的工作,我更向往艺术,”不到一个月,闵辉离开单位,前往外地的一所艺术院校学习声乐。不到半年,闵辉被学校开除了,“这里给我的人生留下了一段灰暗的印记。”原来,因为向同班的一个男生写去表白信,闵辉被同学检举。“我理解他,那个时候社会风气很保守,同性恋者就如同妖魔鬼怪。”

  让闵辉温暖的是,父母宽容地把他接回了家。“那个时候,父母隐约地猜测到了什么。”但闵辉的父母除了一如既往地关心儿子,并无其他表示。在家呆了一段时间后,闵辉开始做小生意,副食、家电他都捣鼓过。

  迷失之路

  失去爱情却“收获”了艾滋

  “我远走外地,出入夜店酒吧,在物欲里麻醉自己。”

  “感情方面,都是匆匆过客浮光掠影。”闵辉说,那个时候,“同志”没有正大光明追求爱的权利。1994年到1999年,他除了做生意,感情世界一片空白。直到1999年,他认识了大学生小唐(化名)。“我们决定正式在一起后,还都见过对方的家人。”闵辉委婉地告诉了家人他的“同志”身份,开明的父母接受了他,但对外,还是表示儿子和儿媳生活在外地。

  2001年,小唐大学毕业进入一家房地产公司,两个人租住在成都。“我以为我们会天长地久下去,”闵辉说,但到了2003年小唐提出分手,理由是双方成长的步伐不一致,无法继续走下去了。

  那段时间,痛苦的闵辉完全坠入了黑暗混乱之中。“我远走外地,出入夜店酒吧,在物欲里麻醉自己。”闵辉后来回忆说,他确定就是这段日子让他感染上了艾滋。3个月后,父母的电话唤醒了他,他再次回到老家。

  绝望之路

  睡觉前不知明天能否再睁眼

  “当时我站在11楼楼顶,想一坠而下。”

  2003年冬天,闵辉生了一场大病,持续发烧,“我当时根本没想到是艾滋。”闵辉说,在他的头脑里,艾滋病离自己太远,中招的几率比中彩还难。

  病愈后,闵辉重拾生意。但到了2005年夏天,他的体重短短一个月就从110斤骤降到70来斤。在医院,闵辉接受了数次检查,结果都是疑似食道癌。一次和医生闲聊,闵辉透露了自己的“同志”身份,医院随后对其进行了HIV检测,结果呈阳性。

  “当时我站在11楼楼顶,想一坠而下。”闵辉说,但一想到年迈的父母,他迟疑了。很快,闵辉住进了传染病医院。在最灰暗的日子里,他的家人给了他深厚的温暖。闵辉的母亲无数次表示,“只要当妈的没闭眼,就决不会让你闭眼。”闵辉的姐姐找来一条绳子,牵着闵辉到附近的学校操场转悠,“姐姐当时也有点害怕,不敢和我发生身体接触,但她怕我被闷坏了。”说起当时的情景,闵辉忍不住想笑。

  但当时的他,一点都笑不出来,“每天睡觉合上双眼前,我都担心明天还能不能再睁开,”检查、复诊、确诊,再加上期间一家医院的乌龙诊断结果,回忆起刚确诊的那三个月,闵辉说就像是一出戏,“离现在的我很远很远了。”

  回归之路

  买套房子的目标越来越近

  “我不希望因为艾滋病,降低生活质量。”

  2005年9月,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打来电话,再次确定了闵辉的HIV检测阳性结果,并开始对他进行免费药物治疗,定期电话回访。“吃药后,我的身体复原很快,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10月,闵辉开始寻找工作,凭借多年经商经验,他进入了一家销售公司工作,当然,他隐瞒了自己身患艾滋病的事实。“我很清楚艾滋病的传染途径,和同事们的日常接触,不会对他们的健康构成威胁,”闵辉说,最开始他也很谨慎,但他发现倘若他自己都克服不了这一关,那就永远无法融入正常生活,“我不希望因为艾滋病,降低生活质量。”

  闵辉说,从2005年确诊到现在,他每一天醒来,都是一份感恩的心情。刚开始,他只是想要重回社会,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工作、生活,试了一年,发现自己做得还不错。“我又想,说不定还能看到2008年奥运会呢。到现在,我就想攒钱买套房子,现在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闵辉说,去年他又认识了一个同性朋友,同样也是艾滋病患者,“我们在一起,更多是相互搀扶的情谊,平淡、充实,就像我现在的生活,”现在闵辉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做宅男,已经很多年没去酒吧了。“性对我来说,更是很淡了,患病后对同性性行为产生了精神恐惧。”

  临别前,闵辉笑着说:“生命的终点在哪里,我不在意,现在每天的平淡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最充实幸福的。”(应采访者要求,特别鸣谢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华西都市报 记者罗琴)

[编辑:袁利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