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别人卡里取1000元 男子连4天“自我救赎”瘦7斤

发布于:2009-12-03 08:10 0条评论 来源:重庆晚报 

市民在提款机取款后应及时取走自己的卡,以免被他人取款。记者 冉文 摄

  最初,“白捡”心理作祟,他在提款机前下手;后来,他连续4天自我救赎,以寻求内心安宁

  昨中午,当30岁的樊真(化名)掏出1000元递给别人时,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这口气憋在他心中已经4天,也意味着他此时终于完成持续4天的自我救赎。

  原来,4天前的傍晚,他通过别人插进提款机忘记取出的信用卡,取出1000元占为己有。

  “这笔钱到底还不还?要还,该啷个还?……4天来,内心煎熬把我折磨得不成人形,用行尸走肉来形容每天的生活毫不夸张。”望着信用卡主人接钱后远去的背影,樊真如竹筒倒豆般,向记者袒露他这4天的心路历程。

  1

  时间:上周六傍晚

  地点:江北区红旗河沟

  取了别人1000元

  心想这是“白捡”的一叠钱

  当天下午,我跟几个朋友喝了一顿酒。大概晚上6点钟的时候,大家喝得二麻二麻的就散了。往家走的时候,接到姐夫打来的电话,他要找我借1000块钱,晚上去打牌。

  这时,我正好走在江北红旗河沟苏宁电器商场附近。看到商场门口有银行提款机,我走过去,准备取钱后跟姐夫碰面。正在取钱的是一对30多岁的夫妻,他们取了200块钱后急慌慌走了。

  我摸出钱包,准备把银行卡抽出来插进提款机。没想到,提款机屏幕显示,先前那对夫妻的银行卡还插在提款机里,而且可作取款操作。

  我记得别人讲了这样一件事:只要不把别人信用卡插进提款机,然后输密码取钱,就不算盗窃。面对眼前不是我插进信用卡的提款机,我想,立马用指头动几下就能白捡一叠钱,这说明我运气来登了。转念又一想,就算我把钱取了,撑破天也只算个道德败坏的人。

  就恁个,我想了四五秒钟后,开始按动取款键。不到1分钟,1000块钱到手。我揣进裤包就开跑,信用卡还留在提款机里。

  2

  时间:取钱1分钟后

  地点:提款机附近人行道

  揣1000元进裤包

  跑了三四百米就跑不动了

  我顺着人行道边跑边回头看提款机。我没搞醒豁的是,我身体很壮,可跑了三四百米后全身出汗。越跑越慢的过程中,我终于搞懂,跑不动的原因跟裤包的1000块钱有关。

  天越来越黑,我站在提款机附近的人行道上大口喘气,像个傻儿一样站在原地不动。一个念头在我脑子里跳来跳去:这钱该不该还?要还,该啷个还……七八分钟后,我拖着脚向提款机方向走去。

  大概等了半小时,我没看到那对夫妻返回,更没勇气看留在提款机的信用卡还在不在。

  3

  时间:取钱1时小后

  地点:茶楼

  受到老天爷惩罚

  手机啥时候丢的都不晓得

  从别人信用卡取钱1小时后,我在平时打牌的茶楼跟姐夫碰面了。他见我一脸心事,就问啷个回事。我原原本本地跟他讲了,他要我一定把钱还回去,同时提醒我,绝不能通过派出所寻找信用卡主人。

  我也是这样想的,因为我最近才找到一份让人羡慕的稳定工作,进派出所后,前途就完了。

  打电话给女朋友,她建议我向媒体求助,希望通过记者找到信用卡主人后还钱。给《天天630》和重庆晚报打电话时,竟鬼使神差不要求采访,怕万一我照片登出来毁了前途。

  挂断电话不久,老天爷惩罚了我这种贪婪和优柔寡断的行为——给媒体打完电话后,恍恍惚惚中竟不晓得电话在啥时候掉了。

  接下来,我和姐夫的朋友打牌。我手气很好,没多久赢了至少1500块钱,可我一点笑容都没有。

  打完牌回家,我不敢给妈和老汉讲从别人信用卡取1000块钱的事。躺在床上,从没失眠的我失眠了。天亮后,我又给媒体打电话,强调愿接受采访寻找信用卡主人。这时,我才发现不知何时嘴角已经起了血泡。

  4

  时间:本周一上午

  地点:取钱的提款机附近

  自我救赎太困难

  请朋友当替身上电视

  这几天总是阴天还有雨,我心情比天气还糟。本周一上午,我鼓足勇气走进那家管理提款机的银行。

  工作人员听明我想把取的钱还给信用卡主人后,很为难。理由是,我不能提供那张信用卡号码,更不知道信用卡主人身份信息,银行无法找到信用卡主人。

  工作人员建议我去找派出所。我不能去,晓得这一去就完了。啷个办?我想了半天,开始给律师朋友、同事和铁杆兄弟伙打电话,在倾吐苦闷的同时让他们为我出主意。他们都建议把钱还给别人,只有这样才能自我救赎。

  当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我给跟朋友们打完电话后,记者对我进行采访,地点在那天取别人钱的提款机附近。

  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喜剧:由于我怕自己相貌被拍下来,就请朋友当替身背对摄像机,权当是我接受采访。其实,那时,我在镜头之外的地方对着话筒讲取款和想还钱的事。新闻播出来时,我的声音作了技术处理,这是我特意要求记者这样做的。一句话,我还是怕被单位的人看出后,影响前途。

  新闻播出后有没有效果?记者不能保证有效果,我更是心里没底。

  5

  时间:昨天中午

  地点:江北区大石坝

  把钱归还给主人

  内心终于得到了安宁

  记者给我打电话,说信用卡主人现身了,约定还钱地点在江北区大石坝。

  这个消息让我悬着的心稍微踏实了一点,然而内心还是像前几天那样乱得很。出发前,我特意照了一下镜子,由于每晚都失眠,我的脸瘦得至少小了两圈。这让我想起了之前称重结果,取钱后瘦了七斤多。

  妈和老汉关心询问出门干啥子?我苦笑说去减肥。

  等待信用卡主人时,我接连抽了两支闷烟。晓得自己酿的苦酒只能自己喝,内心痛苦我必须承受。自从那天晚上变成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后,那1000块钱就一直放在包里,每天背着包却不敢拉开拉链看一眼……一团糟的生活,让我感觉我跟行尸走肉差不多。

  信用卡主人终于来了。他说,他和妻子取款离开后,不知道信用卡没取走。当他们从新闻中得知他们曾经取款的地方,有人从别人信用卡取走1000块钱的事后,他们才知道信用卡丢失了。

  把钱还给他们时,我的心终于踏实了。

  律师说法》》

  这种“白捡”

  属非法占有他人财物

  操作别人忘记拔走的信用卡取钱,属盗窃,还是像樊真说的那样属“白捡”的不道德行为?昨日,重庆功伟律师事务所律师沈仁刚介绍,这样干属诈骗行为,即使樊真酒后“误操作”也不能构成免责理由。

  但是,樊真从别人信用卡里取走1000元,未达到构成诈骗罪的标准,即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这并不表明樊真的行为没触犯法律——他违反了民法通则规定,属非法占有他人财物。

  樊真能想方设法主动退还这笔钱,其行为值得肯定。话分两头讲,若樊真非法占有这笔钱后,一直心存侥幸或明知信用卡主人是谁却不归还,信用卡主人可向法院起诉要求返还,届时,樊真必须对自己的行为担责。

  本版稿件 首席记者 黄艳春

[编辑:袁利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