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平:卫视魏式雕刻

发布于:2010-12-28 19:17 0条评论 来源:金鹰网

    夏天来了,即将老去的身体的某处某处某处才开始苏醒,曾经念念不忘的事情,从已经淡忘的记忆中突显出来,尽管有些破碎,但却栩栩如生,这种突显能不让我怦然心动吗?于是,我想用自己的方法,让这种突显成为一种记忆的永恒。前苏联电影导演塔可夫斯基的随笔集《雕刻时光》里面有一句话:“时间会在一个人身上、在物质上留下印记。”我借用这句话的意思,回想湖南卫视台标的诞生。在我看来,湖南卫视台标的诞生和启用,是我们湖南卫视人转变观念、立志改革的思想和实践的化生之物,是以魏文彬为首的电视人追求自己梦想的一种时光雕刻。

    1996年春节之后,我在省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处当处长、同时兼任文选德部长的秘书,有一天,时任广电厅厅长兼湖南电视台台长的魏文彬到选德部长的办公室来谈事,当时选德部长正在找其他人谈话,文彬厅长就坐在我的办公室跟我闲聊,那时我跟文彬厅长比较熟了,彼此间说话也就比较随便。也不知怎么的,话题扯到了湖南电视台的台标上,我笑着对文彬厅长说,魏厅长,你们那个“三湘四水”和“HNTV”的台标既不传统又不现代,不如把这笔钱给我,我帮你们做,保证比你们的“三湘四水”和“HNTV”要好。文彬厅长笑眯着眼看着我,没有马上回我的话,在他起身走进选德部长的办公室之前,他有点严肃地对我说:一平,你真的觉得不行啊?我的回答很干脆:真的不怎么样。他抿了抿嘴似笑非笑地说:谢谢你了。我当时就有点后悔,怎么这样对魏厅长说话呢,既显得我有点说大话,又显得对他有点不尊重。

    没想到我这话说了不太久,1996年5月我调到湖南电视台来工作,担任台党委副书记、副台长,而且是文彬厅长几次向选德部长要求让我到台里来的。我之所以同意到湖南电视台来工作,是被魏厅长“大广播、大电视、大宣传、大产业”的思想所感染,是被打造现代化大型传媒集团的梦想召唤来的。到台里之后,文彬厅长向我介绍了台里的大体情况,其中有一个情况是介绍“包装小组”的。我刚听到这个名词既有些新奇又有些纳闷,搞改革怎么会由一个“包装小组”来推行呢?老魏没有向我详细说明个中原因,我猜想他是要我在实践中慢慢体会吧?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包装小组的成立是很有智慧、很有意味、很有成效,这是“卫视(魏式)”改革的特点。当年包装小组的成员,现在基本上都成为了湖南广电的高、中层管理者。这让我有一种特别的联想,我联想到中国的改革。在中国这种历史传统很深的国家,在中国需要思想指引的时代,“让历史归零”是不可能的,“把政治忘掉”也是不可能的,要借一种东西来减少改革的震动和代价,在中国借了农村责任田,在湖南电视台借了“频道包装”。在频道包装的改革中,湖南电视台的“道”变了,这个“道”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思想,就是我们的思想应当朝什么方向变。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在湖南电视台特定的历史时期,“道”不仅仅是专业的,也是一种思想批判、政治表达和组织准备。

    1996年抗洪期间的一天上午,薛雨东(时任文彬厅长的秘书,现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台办公室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老魏要我马上赶到附二医院的28病室来,我问道:还要其他的同志来不?雨东说,就你一个人来。我挂了电话,就往附二医院赶,到了病室,老魏正在打点滴,精神很疲惫,他示意要我坐在他对面,他先问了一下抗洪救灾的宣传,我回答我们努力在做,我还向他汇报说,储波、培民两位书记的秘书打电话给我,要我带记者到岳阳去跟踪报道。魏厅长对我说,一平,这件事就让常林(欧阳常林,时任湖南经济电视台台长,现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台党委书记)他们去做吧,我会跟常林说,要他亲自带记者去,你现在的工作重点是抓好湖南台上星的所有准备。今天找你来,是想和你专门谈谈频道整体包装的事情。昨天惠东(刘惠东,时任湖南电视台总编室第一副主任,现任潇湘电影集团总经理)来看我,他向我汇报了包装的事情,他和你商量过吗?我回答说,我们商量了。一平啊,这一次你要亲自抓一抓台标的设计,你有什么想法?我回答说,惠东不是向你汇报了吗?他带了点笑意地说,我还想听听你的想法。那一刻我立即回想起我对他说起过我对“三湘四水”台标的意见的情景,我稍作了一些情绪的整理,然后回答他的提问。我说,我和惠东基本统一了想法,第一,台标整体形象是抽象的图形;第二,要有湖南鱼米之乡的象征;第三,要有上星电视台的寓意。他插话说,你觉得经视的台标怎么样?我没想到老魏会这样提问,我有点迟疑地说,还可以,有新意。在我回答的同时,心里闪电般地回想着经视台标面世之后的一些反应。在湖南电视台内部,有人议论,我们那个“踢开党委闹革命”的“包装小组”,搞了这么久,花了一大把钱,结果只画出了三座假山、四条假水和一块“艾滋病(HIV是艾滋病病毒的英文简称)”。经视那帮角色还真的有点板眼,搞出来的东西还看得!一句“有点板眼”、一句“还看得”,既包含了对经视的赞扬,也包含了对湖南台“包装小组”的批评。当然也有批评经视台标的,说经视的台标太“性感”,不雅观。我虽然不是包装小组成员,但我的立场和他们是站在一起的。听到对包装小组的议论,心里有点隐隐的不舒服。我曾认真地分析过经视的台标,在形式构成上,经视台标将英文字母“E”作了大变形和大夸张,在色彩设计上,强调了冷暖对比,红色的一支响箭,寓意了经视人立志冲破艰难险阻敢作敢为的雄心壮志。我心里为之叫好,不过我觉得经视这个台标还是有美中不足的地方,虽然新颖,但比较张扬;虽然强烈,但缺少标识本体中的互生互为的谐和,虽有增损,但缺借并。一个好的标识应该是点线面、角方圆诸元素的有机结合,经视的台标缺少了由点到线到面的回旋移动,所以也就缺少了图形的多相性以及形象派生和多种意义演绎的可能。我没把自己心里的这些想法说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说出来是好还是坏。不过,我心里明白了老魏要的台标的味道是什么样的了。好,有了经视这个“一”,就会有我们湖南台的“二”,我们要努力将这个“二”,做得让人意想不到的好。所以我收住了口。老魏没理会我,他接着说,看来你和惠东的意见真的还比较一致,好,新台标就用抽象的图案,我看你们能不能超过经视的台标?我没做声,心里却暗暗地提醒自己,绝对不能比经视的差。魏厅长又问道,惠东告诉我,香港的一家公司想来做我们频道的整体包装,这件事你知道吗?我回答,知道。是香港公司驻天津的分公司,叫“金大陆”,对方的联系人是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毕业的,邵阳人,叫刘虎虎。对方开价是80多万美元,折合人民币是770万。老魏哦了一声,我感觉他是知道这些情况的。先还是让惠东去和对方谈,谈到500万时,你要介入。老魏说。我点头表示明白。离开之前,我问了一句,魏厅长,你还是给一个最低的底线,这样我们才好掌握。300万吧,你和惠东、卫箭(胡卫箭,时任湖南电视台财务中心主任,现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好好把握,低于300万更好。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