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新闻>中国视野>>正文

代表建议加大农村教育投入 解决好留守儿童问题

  代表建议加大农村教育投入 解决好留守儿童问题

  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搜狐网特别推出"2009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系列访谈"。3月10日,搜狐网联合东北新闻网邀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教育局副局长张琼,以及来自湖北五峰自治县、今年刚刚进入大学就读的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杨云霞做客搜狐,就教育公平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站着吃、挤着睡、喝生水、如厕难

  农村借宿学校条件亟待改善

  主持人:这次两会上,您关于教育公平都有哪些建议?

  张琼: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础,所以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市民都非常关注。我这次提了两个建议,一个是请求国家加快对农村中小学寄宿制的建设,切实解决农民,尤其是三千万留守儿童的后顾之忧。另外,针对农村幼儿园幼儿教育非常薄弱的情况,我提了一个建议就是,请求国家能够把农村幼儿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范畴。

  主持人:听了张局长的两个建议,作为学生,杨云霞有没有一些亲身感受,你小时候有没有在五峰上过寄宿学校?

  杨云霞:我在五峰的县城,所以小时候没有上过,但是我一些同学是农村的,他们就是寄宿,我曾经进过那些宿舍,条件非常简陋,大概20多个人挤到同一个洗漱间,而且没有淋浴间,非常影响生活。

  主持人:是不是在五峰的大部分寄宿学校,寄宿条件都比较差?

  张琼:在五峰这样的贫困山区,90%的学生家在农村,80%的父母是农民,70%的学生是寄宿在学校,因为国家在这块的投入比较大,有农村中学改造工程,这样使我们农村中小学的学校教学楼基本上能做到坚固、耐用、适用,但是大多数的寝室都是由以前的教学楼改建的,所以说就比较简陋,没有配套的设施,比如说洗漱间、淋浴室都没有,大部分学校都是这样的。现在五峰有中小学52所,全部都是寄宿学校,勉勉强强够四级寄宿制学校标准的只有30多所,就是说还有20多所完全不达标。在农村,中小学普遍存在"四难":

  第一个,住宿难。首先是住房不够用,随着农村人口的减少、教育资源的整合、学校的相对集中,尤其是现在取消住宿费以后,所有的学生都要求在学校里住宿,房间不够,孩子们挤着睡,一般上下铺睡4个人,一个床铺两个学生。

  第二个,喝水难。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学校,去年基本上我们的供水设施全部瘫痪,后来政府花了大力气投入资金,基本解决了我们农村中小学的供水系统、管道,也修了水池,但是水源很不稳。今年春季开学,有的学校就没水吃,政府为了保证学生开学,就用汽车拉水,用抽水机在几十米的坑里抽水上来。再一个,孩子有喝生水的状况,因为烧水的话油有时候不够用。

  第三个,如厕难。那些寝室大部分都是以前的旧教室改建的,非常简陋,室内没有卫生间,现在农村小学一年级的六七岁的学生就寄宿,室内没有卫生间,非常不方便。一般厕所都在教学区,生活区没有。

  第四个,吃饭难。好多学校都还没有餐厅,即使有餐厅,面积也都非常小、非常陈旧,破烂不堪。

  所以说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站着吃、挤着睡、喝生水、如厕难。

  而我们现在说教育公平,薄弱的环节还是在我们农村山区,首先缩小差距的就该是寄宿制学校,我们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学校之间、学生群体之间,都还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异,而且这个差距可能会越来越大。

  待遇差距明显

  山区、农村难留优秀教师

  主持人:我了解到五峰是一个相对偏远的山区,孩子们上学回家都非常不方便,听说有的孩子为了上学可能还要赶四五十里的路。

  张琼:对,五峰是一个老少边区的土家族自治县,面积2379平方公里,人口20.76万,但这么大的面积只有52所学校,学生上学比较远的有100多里,一般的都是三五十里,近一点的占到20%。现在学校相对集中以后,寄宿制学校尤其重要。

  现在由于农民的收入增加了,老百姓对子女的教育要求也越来越高,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所以竭尽全力把孩子送到教育条件好一点的、师资好一点的学校去。

  以前,基本上学校修到家门口,村村都有学校,现在村村都通了公路,我们现在是家家都有摩托车,用摩托车把孩子送到稍微集中的地方去上学。以前的那些小学,甚至希望小学,就闲置了,不起作用,集中以后那些学校资源又不够用。所以说如果不把农村的寄宿制学校建好的话,农村稍微条件好一点的就会往城镇挤,城镇就往大城市走,就会形成这个趋势。

  主持人:杨云霞的师弟、师妹们,是不是他们也要往好一点的学校去?

  杨云霞:我记得高一时,我们学校有个非常好的老师,但是后来因为他得了一个国家级授课比赛一等奖,没几个月就被市里重点学校挖走了,我们高二又换了新的历史老师,但政治老师又因为同样的原因也被挖走了,所以高中三年里我们同一个科目可能要换三四个老师,这种老师的频繁调动,对于我们知识构建影响其实非常大。而且潜意识里会让我们觉得我们留下的老师不如其他的,这种自信心对自己对未来都会有影响。

  张琼:好的老师走也带动好的学生走,好的学生走剩下的老师就没有成就感,没有成就事业的平台,所以形成了这么一种恶性循环。

  主持人:如何才能留住这样比较优秀的师生资源?

  张琼:首先还是要国家加大投入,出重拳,蜻蜓点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寄宿制学校的寝室、餐厅、厨房,包括厕所,都按照标准建设好,基础设施全部由国家建设好,起码在硬件建设上留得住学生老师,很多地方都有这么一句套话,事业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事业留了什么?留了神,感情是留了魂,感情也好、事业也好,只能留住一时,不能留住一世,所以对农村教师的待遇要有政策上的倾斜。

  主持人:现在农村教师的待遇是什么样的水平?

  张琼:我们那里老师待遇非常低。我是1986年参加工作的,很早就开始拿高级中学教师的工资,1700块左右,但是大部分老师只有1000块多一点,省里为了解决津贴补贴的问题,给义务教育阶段的老师每个月补助200块钱,如果财政困难,一个老师能拿130块左右。我们的好老师不走才怪呢。

  教育资源不平衡

  农村学生考入大学拼命补习计算机知识

  主持人:最近有专家提出来,为了提高农村教育水平,希望让一些不符合要求的老师下岗,转到文化图书室或文化馆工作,因为有的老师年纪比较大了,学习跟不上,不适合担任教师,同时让一些年轻的教师上岗,您怎么看这个建议?

  张琼:这个想法比较好。不过,在大城市、在比较富裕的地方选择年轻的、综合素质比较高的优秀老师相对容易一些,而大部分农村中小学还是存在教师匮乏的问题。在西部农村中小学都流传这么一句话:爷爷奶奶教小学,叔叔阿姨教初中,哥哥姐姐教高中,这就是说年龄结构问题。我们当地有几所学校的小学老师平均年龄达到了54.6岁,年纪很大。第二个是学科结构不合理的问题,比如说英语教师,现在我们能保证全县中学都能够有专职的英语教师就非常不容易了,但是小学一年级就要开英语课,三四十所小学全部配英语教师实在没办法。这些老教师下岗之后,怎么补充新的老师?又有一系列连带问题。

  我们县里正在尽量想办法,去年进编了30个教师,从外边引进大学生引进了10名,直接进编,也向全社会招25岁以下的应届毕业生10个,但是最终没有招到那么多,毕竟那个地方太穷了,很少有人来。

  杨云霞:我上高一的时候,生物老师是一个刚从华中师范毕业的大学生,我们所有的学生都非常兴奋,因为很少看到这么年轻的老师,他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鲜的东西;可是教了半学期就走了,因为这个地方毕竟太小了,承载不了年轻人的梦想。

  主持人:你上了大学之后,平常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学习英语或者计算机的时候?

  杨云霞:其实是有的,尤其是英语口语,我们连原版的磁带或者有声读物都没有,所以跟同学的差距非常大。计算机方面,我们高中班的一个同学,也是当时学校高考的文科状元,他到复旦大学后曾经连续两周补习计算机,因为他上大学之前没有学过,别人在睡觉、在玩,他要花时间补习计算机。

  加大农村寄宿学校和幼儿教育投入

  有利于解决留守儿童问题

  主持人:这个差距确实存在,在一些大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幼儿园的小孩子就已经开始用电脑了,在家里可以上网,5岁的孩子就跟别人聊QQ了。

  张琼:相比之下,农村的幼儿教育形式更加严峻,这就是我提的另外一个建议。农村的幼儿园基本上就是学前教育,学前班,在农村大家就认为上学前班就是城市的幼儿园,但是学前班和幼儿园,在学校的基础设施、教育理念、管理理念、教育方式方法上都存在着很大差异。幼儿教育并不是让孩子过早的小学化,所以说我感觉到农村孩子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万丈高楼平地起,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我建议把农村的幼儿教育提前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

  主持人:杨云霞小时候上过条件好的幼儿园吗?

  杨云霞:没有,我现在到北京,有时看到街上的招牌发现有双语幼儿园。而我那个时候只是爸爸、妈妈上班,然后有人管着我们而已,根本不会教我们什么东西。现在幼儿园要教基本的数字、汉字或者拼音,可是我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像双语幼儿园这种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

  主持人:把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对国家财政将是很大的负担吗?

  张琼:幼儿园这个阶段的设置是比较高的,生活设施、安全设施、消防等都比较高。现在乡镇里如果建100所幼儿园,至少要耗资六七十万,如果说收孩子收到五六十个,幼儿园教师的配置是1:12,还要产生老师的费用,还要承担各个相应的教育活动、培训的费用等,费用太高,所以办不起、上不起。

  读小学、初中,义务教育全免了,但是现在上幼儿园难,因为农村幼儿园也要全托,有的一个星期一接、有的一个月一接,有的出去打工就把孩子放在这儿半年一接,甚至一年一接,费用比较高。

  主持人:就是说如果不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和补助的话,可能即使有的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也没有那个实力,有人去办幼儿园也没有那个信心。

  张琼:对。所以说应当出台一些相应的政策,比如说国家统一幼儿园的标准,师资上适当给予补贴,这样办幼儿园的也有信心,家长的负担也小了。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留守儿童,如果国家大力扶持寄宿学校和农村幼儿园,那么还会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

  张琼:在我们那个山区,70%的学生是寄宿生,我们成立了留守儿童托管制,借助寄宿制学校的资源,探索了5+2的模式,就是学生星期一到星期五在学校里寄宿,如果星期六、星期天回去没人管,这些孩子也在学校里过,有人负责他的生活,吃饭有点儿,睡觉也有地方、有人照顾。但是寄宿学校条件不好,在学校里他睡觉睡得不暖和,喝水没有热水,吃东西也吃不好,也就没有吸引力。

  另外也面临一个问题, 5+2的模式中,另外两天谁来照顾?老师有法定休息日,另外也有费用的问题、编制的问题、用工的问题,请临时工的话怎么负担?这里有一系列问题。

  主持人:杨云霞会不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因为我知道你在北京做了一段时间志愿者,接触了很多农民工子弟。

  杨云霞:我主要是帮助他们补课,因为他们学校师资条件也非常缺乏。我记得第一天去的时候,校长就要我帮个忙,他说:"我想教孩子唱奥运会的主题曲《我和你》,但是我看了好几遍没有记住歌词,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我听了后心里特别难受,因为这是特别简单的一件事,在网上搜索的话也就是花一两分钟,我看到他们就像看到我小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差距的存在,而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差距的存在,这才更加可怕。我曾经以为我们山区的教育上不去是因为路途遥远、大山大水阻隔,可是那个学校就在北京,就在海淀区,就在离最好的资源最近的地方,可是他们仍然水平比较低。所以我在想,其实教育水平上不去最根本的原因,也许是缺少人的关注,如果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山区的教育,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张琼:杨云霞是大学生,在北京能做这样的工作,可是在我们山区哪有大学生?比如离我们最近的三峡大学,到五峰最近的学校也要坐四个多小时的车,你想他每个星期去吗?不可能,最多一个月一次、两次。长期的衣食住行谁来负责?留守儿童这块,国家有爱心爸爸、爱心妈妈,但是只是形式上让孩子觉得有一个妈妈在关心我,有人接他到家里吃一顿饭,买个书包、买套衣服,但是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寄宿老师很苦,我们的老师晚上要起来帮孩子盖被子,孩子尿了床要起来换被子、烘烤被子,要洗衣服,早上起来以后,还要帮年龄小的孩子放鞋、叠被子、打扫卫生,你想这是一般大学生一次、两次能够做到的吗?而且现在学校安全问题是非常敏感的,出一点点的小事故,学生有一个发热、发烧的、肚子疼的,让我们的保育老师非常紧张,所以基本上我们的保育老师不可能睡个安稳觉。我在教老师怎样提高专业素质的时候,有一个老师给我写了一封信,说:"张老师,当你半夜还必须爬起来几次给学生盖被子的时候,当你还要给尿裤子的孩子洗衣服的时候,你还有精力读书吗?"有时候我们说老师要提高素质,你要怎么怎么样,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真的应该去看看基层的老师有多么辛苦,那是很辛酸的。而且全国还有大量的代课教师、招聘教师,为数不少,湖北就还有5万人,在我们五峰还有100多人,这些老师的一个月工资不到1千块钱,还要兢兢业业的对待工作,所以不到农村去不知道他们的苦,我们就不知道他们的神圣和伟大。

  取消重点学校设置过于理想化

  教育公平关键是改善农村教育薄弱环节

  主持人:有没有一些城市或者县城的老师到农村去支援?

  张琼:我们湖北省现在鼓励大学生到农村去支教至少三年,这三年之内大学生的工资和费用由省财政厅来承担,应该说给山区一个很大的支持,但是毕竟我们那个地方交通不便,条件艰苦,待遇不是很高,所以说三年以后真正留下来的少得可怜,有的甚至去了半年就坚持不住。去年好不容易五峰去了13个,今年春节后开学时就有5个人已经提出了要走,他们宁肯违背当时签的协议不要那个钱也要走。

  在县内也有支教,实验中学集中好老师到乡下去,送课下乡,只能开展这样零散性的活动。或者每年把城市中比较好的老师派一两个到乡下去支教,乡下的老师派一个、两个到城里学习,但是交通费用还是造成了负担。

  按照师生比,小学里面是21.6:1,初中是16.8:1,农村中小学普遍规模不是很大,一百来人左右,6个年级,平均一个班不到20个学生,按照比例就一个老师,所以说在山区里一个老师带5、6、7个课的比比皆是,一天到晚要上课。一个老师语文、数学、英语、自然科学都要教,那么他备课的时间从哪里来?改作业的时间从哪里来?我们现在都提校内教研,要他自学提高自身素质,可是这种情况下,你还忍心说他教育质量不好、课备的不详细吗?所以我们也呼吁国家,对农村中小学要放宽编制。根据这种情况,再按照师生比来配比,我们建议采用班级比,把标准适当的放宽一点,这样可以把老师派出去培训,我们也想自己培养老师。

  主持人:刚刚也谈到了,就是同样一个山区,可能几个学校也有差距,有没有可能把教育资源均衡一点?

  张琼:就是说要加大倾斜力度。美国NBA有一种办法,为了保证每一场球赛都非常精彩,为了保证球队力量没有很大悬殊,他采取的办法叫做削强补弱。哪个球队过强,就把哪个球队削减一下,用一系列的机制、政策来控制你,让你力量弱一点,把那些弱的球队想办法加大力度补一下,这样打起球来力量差不多,才有竞争性,看起来才精彩。

  如果说我们的学校都建的差不多,学校和学校之间也才有竞争性,也才有可比度。你过强我过弱,我比不过你,我也没有信心,你也不屑和我比。

  主持人:一些专家希望能够取消重点学校的设置,避免择校热。您觉得所有学校一碗水端平,有可能实现吗?

  张琼:这还是理想化的。对重点学校来说,你要取消重点设置,可是房子在那儿、老师在那儿,怎么取消?就算我不挂重点的牌子,大家还不都是心知肚明,大家还一样往那儿去。所以改变的关键是把水平弱的学校建好。

编辑:徐攀亚

重点推荐

点击进入金鹰新闻
图片】【评论】【文化】【环球】【中国】【社会】【法制

相关评论

热点信息

环球 中国 社会 法制 文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