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看湖南】张家界旅游扶贫“寻富记”

发布于:2017-03-04 15:09 0条评论 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记者 樊帆): “受饥寒,农民苦无边。 年年扶锄犁,天天不空闲。 熬过荒月苦,盼来打谷关……”

  这是上个世纪30年代,在张家界地区,广为传唱的一首民歌。类似这样的民歌,千百年回荡在湘西的大山深处、澧水河边。歌里反复吟唱的主题是“贫穷”。

  张家界市位于湖南省西北部,1988年因旅游而建市,奇峰三千、秀水八百,是大自然慷慨的馈赠,既造就名动天下的绝美风景,也形成了千山万壑,旱涝无常的恶劣自然环境,播下了贫困的种子,扎下了难以拔除的“穷根”。

  直到2014年,这里还有建档立卡贫困村416个(拆并村后为358个)、贫困人口286556人。

  但当2017年2月底,我们踏上这里,昔日凄苦的歌声早已不在。古老的吊脚楼住上了台湾“驴友”,打糍粑的土家族老汉身旁围满了一脸新奇的游客,土家织锦远销海外成为珍贵艺术品,大山深处的人家开门迎客也吃上了“旅游饭”……

  循着一路的生机与笑脸,我们看到了张家界“旅游+扶贫”这幅攻坚克难的优美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

  决心:为了脱贫,我们拼了!

  “为了脱贫,我们拼了!”张家界的政策宣传标语,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陡峭的山崖边,刚刚修好的公路蜿蜒而上,类似这样的标语有不少,言简意赅,但满是决心。

  这句话几乎能够代言张家界的扶贫工作。

武陵源区扶贫干部李冰向媒体团讲解杨家坪村脱贫攻坚路线。

  武陵源区扶贫干部李冰向媒体团讲解杨家坪村脱贫攻坚路线。

  “正是政策好、形势好的最有利时机,这个时候必须得拼一把。”武陵源区扶贫干部李冰这样说,他为了帮扶户杨家坪村村民王永定能够早日脱贫,一年去了十几次。

永定区王家坪镇的农家乐里,土家族人在为游客进行民俗演出。

  永定区王家坪镇的农家乐里,土家族人在为游客进行民俗演出。

  “别人家的日子都红火,我也想拼一拼。”他叫全庆根,家住永定区王家坪镇马头溪村,2009年的一场车祸让他落下终生残疾,欠下几十万外债,即便这样,他还是在政府的支持下开起了农家乐,一个月有近一万块钱的收入。

  “我们拼,为了自己赚钱,也为了乡亲们日子能好过点。”已经是下午六点,付斌还忙碌在位于桑植县刘家坪白族乡的有机蔬菜种植基地里,他的基地,解决了周边村大多数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摆脱贫困》一书中写道:扶贫扶志,贫困地区缺“精气神”不行。这是他多年执着于扶贫事业的肺腑之言,这样的“精气神”,在张家界一点都不缺。

  2016年,张家界市委市政府向省委省政府递交脱贫责任书,承诺减贫47479人、武陵源区整区脱贫摘帽。

  立下了“军令状”,就要有作为。

  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虢正贵向全市党员干部提出要求:“要始终把困难群众装在心里,把脱贫攻坚责任抗在肩上,把践行党的宗旨体现在‘双脚沾满泥土’上,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要实现这个任务并不容易,重压之下显担当:223个工作队出发了,他们扎进全市416个贫困村;39名市级领导也不能闲着,他们每人都联系了1-4个贫困村;3.5万名党员干部走进群众家中,和89128户贫困户开展结对帮扶。

  自古以来,湘人“劲悍决烈、忍苦习劳”,这种气质与品性,在扶贫攻坚中,演绎成一种新的作风、新的精神,从市委书记到地头老农,心口相传、生生不息。

  2016年,张家界市全面完成年度脱贫攻坚任务,共有54513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脱贫,54个贫困村实现整村脱贫退出,武陵源区实现整区脱贫摘帽。

  新的军令状又立下了,2017年,张家界市委市政府承诺,要让44296名贫困人口、168个贫困村脱贫。

  思路:旅游是贫困资源的完美利用

  “在我们张家界,贫困,就是一种资源。”2月26日上午,武陵源区扶贫办主任李祥永这样对记者说。

  听到这句话,许多人停下手中的笔,表情带着少许愕然。

  “贫困留住了原生态。在今天,原生态就是发展旅游业的资本。比如土家族的吊脚楼,没有被工业污染的山水……都是都市人所渴望和寻找的。”循着李祥永的思路,“旅游+扶贫”的张家界脱贫模式在记者眼前清晰起来。

  张家界因旅游立市,在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一直有“一手抓旅游、一手抓扶贫”的工作传统。但核心景区的带动力量虽然强,却无法惠及所有贫困地区。为了突破这个瓶颈,让困难群众都能吃上“旅游饭”,市委市政府想了许多办法。最终,他们把目光锁定在贫困群众世代居住、劳作的大山里、田野里。

  自2014年以来,张家界陆续推出了12条户外旅游扶贫精品线路和12条跨省市生态文化旅游精品线路,其中张家界市峰林峡谷、武陵民俗、沅澧山水3条大湘西地区文化生态旅游精品线路被纳入大湘西地区文化生态旅游精品线路。 

永定区沅澧山水景区导览图。

  永定区沅澧山水景区导览图。

  他们修桥、铺路、集资、引智,两年时间,一切换了模样。

  尽管是工作日,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栈桥处依然人头攒动,许多人躺在桥身上拍照留念,峡谷两侧壁立千仞、松竹青翠。台湾游客林阿姨一边热情地招呼记者过来合影,一边大声说:“来之前根本没想过会这么美,这么方便,和我之前的想象真的很不一样。” 

永定区王家坪镇,一簇早樱开在石堰坪村古老的吊脚楼前。

  永定区王家坪镇,一簇早樱开在石堰坪村古老的吊脚楼前。

  永定区石堰坪村,斜阳穿过油菜花地,一簇早樱开在古朴的吊脚楼前,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每个置身其中的客人都误以为闯进了桃花源。1月中旬,湖南卫视在这里直播了古老民俗土家族苏木绰的全过程。至今,这个曾经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已经接待了20万游客。

  贫困没有打败“美”,贫困留住了原生态,战胜穷的法门,就藏在“穷”本身里。

  2016年,张家界市接待旅游总人次6143万,旅游总收入44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30%,接待总量和增长幅度均居全国之首。全市每年因旅游扶贫工作脱贫人口达到1万余人。

  情怀:脱贫不用去远方 

武陵源区乖幺妹织锦有限公司内,员工正在木腰机前忙碌。

  武陵源区乖幺妹织锦有限公司内,员工正在木腰机前忙碌。

  “小时候,外婆就这样背着我,一来一回在织锦,手不停,歌也不停”在武陵源区乖幺妹织锦有限公司的车间里,土家阿妹李红一边织锦,一边讲着记忆中的童年:“谁晓得这祖祖辈辈都会的手艺还能变成钱,变成学生娃儿的学费,作业本。” 

永定区马头溪村村民龚安平,在政府支持下,办起了养鸡场。

  永定区马头溪村村民龚安平,在政府支持下,办起了养鸡场。

  “不出去了,我就留在家里。养好我的鸡。”永定区马头溪村村民龚安平话不多,他曾经外出打工数年,没有攒到多少钱,头顶着“贫困户”的帽子,压得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抬不起头。“附近游客越来越多了,我今年出栏的3000只土鸡不愁销路,一年收入小20万,还出去做什么。”他扬了扬手,散养在山坡上的一群土鸡“扑棱棱”地跑过来。

  “能在当地脱贫,是最好的结果。家乡这么美,我都回来了,谁还愿意漂在外面。”卢思维是毕业于中南林科大的研究生,2015年,她回到张家界,选择在永定区王家坪镇当一名基层公务员。

  出外务工曾是大多数张家界贫困群众选择的挣钱门道,但这条路,或可脱贫,却未必致富,背井离乡里,有数不尽的心酸与难处。但现在他们都回来了,家乡的山水不是远方,却藏着祖祖辈辈都渴望的好日子。

  “旅游扶贫”、“文化扶贫”和“产业扶贫”,是张家界市立足本土、脱贫致富的三个有效途径。围绕这个基本思路,张家界市主抓特色产业、种养业、金融扶贫等项目,通过直接帮扶、委托帮扶、股份合作及其他形式已经帮助一批人成功脱贫。

慈利县禾田居山谷里,当地老人正在演示土家族古老的榨油法。

  慈利县禾田居山谷里,当地老人正在演示土家族古老的榨油法。

  距离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不到二十公里的禾田居山谷,是慈利县重点建设的景区“大后方”,这里70%的员工都来自于附近村镇,他们中有许多建档立卡的在册贫困户。

  位于武陵源大山深处的湘阿妹食品有限公司,是当地能人王作军办的菜葛加工企业,村民通过银行贷款交给他,在公司参股。2016年,已经为全乡565户1777人分红53.31万元。他说:“菜葛野生贱养,但却能做汤,也能作药,就像我们这些乡亲,不离开故土,靠着勤劳,也能越来越好。”

  “送鸡下蛋”、“顺水推舟”、“挂靠帮带”、“分贷统还”、“入股分红”、“资源合作”、“参与带动”、“零产整销”、“电商带动”,是张家界市总结出的9大发展模式,现在,全市80%左右的贫困户都参与到了产业扶贫项目中来。

  “娃儿有人带,老人有口热饭,小病小灾的互相都能照应到。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桑植县刘家坪白族乡禾佳生态农业产业园里,刘淑惠在地里忙碌:“我现在每个月挣两千块钱,娃儿问我要零花钱,我也给的起。这是我过过最舒心的日子了。”

  贫困的冰冷和坚硬有许多种,但扶贫的温暖与情怀只有一种:把困难群众当作家人。

  在本地发展产业、带动经济,不仅仅是空泛的纸面政策,更意味着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有人照料有人管;意味着漫长的春运之路,务工者不用再走一遍又一遍;意味着每一户困难群众,都能成为家乡脱贫致富的实践者,能亲自见证小康梦的实现。

[编辑: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