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舆论谴责日本右翼无视波茨坦公告 破坏战后和平

发布于:2015-07-26 21:46 0条评论 来源:据人民日报、新华社

  70年前的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以《波茨坦公告》,连同1943年发表的《开罗宣言》等一系列具有国际法效力的文件为框架,战后国际秩序得以确立,世界进入了较长的和平时期。但近年来,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右翼势力频频挑战国际法权威,否认侵略历史,企图破坏二战以来形成的国际秩序。此举早已遭致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指出,《波茨坦公告》为战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以及对日本的战后处置确定了明确的法理依据,并为日本政府所接受。《波茨坦公告》明确中美英三国受所有联合国家之支持及鼓励,对日作战,不至其停止抵抗不止。这是向世界庄严承诺,不打败日本,同盟国绝不罢休。《波茨坦公告》还确定了同盟国战后对日本的占领、领土确认、战犯审判、战争赔偿等责任。

  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说,日本的一些右翼势力有企图破坏《波茨坦公告》的言行。随着日本政坛总体保守化的加剧,这种趋势变得愈加明显。日本新安保法案的内容就是要放宽对武器的出口限制,扩充防卫力量以及向海外派兵,该法案中有一项就是要向海外永久派兵,这些内容恰恰是与《波茨坦公告》相关规定相背离的。因而,日本右翼政客对《波茨坦公告》视而不见,避而不谈。日本政府违背《波茨坦公告》的言行,无疑是对以《波茨坦公告》为代表的国际性文件的公然藐视,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践踏,引起了国际社会爱好和平民众的警觉和批判。

  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大学法律系教授彼得·克列姆涅夫评论指出,德国和日本应对发动侵略战争负责。但日本吸取了哪些教训呢?有没有从国家层面向被侵略的国家和民族道歉或忏悔?军国主义意识形态有没有被批判和推翻?印象中,日本对这些问题总是避而不谈或干脆置之不理。众所周知,目前日本政府对自己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提出异议,还挑起了与许多邻国的领土争端,完全无视《波茨坦公告》中日本应当放弃占领的所有岛屿这一规定。必须指出,根据国际法原则,无论邻国有没有参与签署上述文件,日本都必须履行放弃之前占领领土的义务。

  该大学法律系战争法专家彼得·克列姆涅夫也表示,总结二战战果的国际法文件,是在宣判二战战犯罪行的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基础上形成的。根据东京审判结果,日本必须承担二战期间犯下的一切罪行,并执行判决结果。此外,1943年的《开罗宣言》和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明确提出,日本军国主义必须永久铲除,日本禁止保有可供重新武装的工业。这一系列国际公约和判决书是现代国际法的重要组成部分。

  德国波茨坦会议纪念馆负责人、欧洲二战史问题专家马蒂亚斯·西米希指出,《波茨坦公告》虽然没有具体提到钓鱼岛,但它明确规定日本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也就是说,日本所侵占的中国领土必须归还中国,其中当然包括钓鱼岛。他说,德国的经验教训证明,一个发动过侵略战争的国家取信于世界的前提,就是承认历史罪行,履行历史责任。《波茨坦公告》是确定二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文件,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时也表示将忠实履行其条款。如今日本挑起事端,不仅是缺乏历史常识的表现,而且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

  韩国东北亚历史财团首席研究员车在福指出,《波茨坦公告》确定了东北亚地区的战后秩序,是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的基础。《波茨坦公告》不仅是一份具有国际法律效力的文件,更是检验当事国日本到底是一个尊重历史、恪守承诺、爱好和平的负责任国家,还是好战、野心勃勃、妄图倒行逆施的危险国家的一份有力证据。

  印度尼西亚世界事务理事会主席易卜拉欣·优素福表示,近70年来,《波茨坦公告》对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和避免军国主义复活起到了积极作用。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国家举行活动纪念这一重要文件的签署,这些纪念活动提醒人们要牢记历史,遵守国际秩序。

  埃及-中国友好协会主席瓦利说,《波茨坦公告》是构建二战后亚太秩序的法律基础和世界和平的重要保证。任何人对其蓄意破坏,都是对战后和平秩序和人类良知的严重挑战,都会理所当然地受到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一致反对。

  日本右翼势力的倒行逆施也遭到其国内正义人士的强烈反对。7月23日,大量日本民众在位于东京都内的国会议事堂附近集会,要求废除安保法案。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参加集会,已经91岁高龄的村山富市和集会民众一起高举拳头,高呼“反对战争法案”等口号。他指出,大多数宪法学者认为安保法案违反了宪法,但是(安倍政权)仍然坚持在国会中进行审议,而遵守宪法是国会议员的职责。战后70年来日本在遵守宪法的基础上严守不参与战争的誓言,确保了70年的和平,绝不能允许修改宪法解释,使日本成为可以参与战争的国家。

  村山富市此前曾表示,日本正是因为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以及东京审判的判决,才得以重返国际社会。如果日本首相和阁僚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就意味着日本否认此前所接受的国际条约。而中日钓鱼岛争议,从根本上说,完全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扩张造成的,今天的中日“岛争”,不仅关系到日本是否能够正确认识和对待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而且涉及到如何对待《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书》所确认的二战后处理日本领土、战后国际秩序问题,还关系到日本政府是否尊重国际诚信、承认和履行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承诺的这些重大的、根本性原则问题。

  日本宪法学泰斗、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樋口阳一指出,日本政府欲在国会强行通过系列安保法案可谓在进行“三重侮辱”:系列安保法案颠覆了内阁法制局多年来苦心构建的政府见解,是对国会审议的侮辱;把砂川判决作为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依据是对判例的侮辱;首相安倍晋三对《波茨坦公告》缺乏理解是对历史的侮辱。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赤旗报》刊文称,今年是日本军国主义战败70周年,能否真诚面对历史,并在吸取惨痛历史教训的基础上开创未来,日本的政治姿态备受拷问。虽然日本在投降时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和东京审判,但历任自民党政权一直回避承认这场战争的侵略性质,并没有真诚地向亚洲各国进行谢罪和赔偿。正是由于无法直视过去战争,自民党政权的态度成为日本与亚洲各国进行和解与对话的障碍。

  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指出,日本作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动侵略战争的战败国,当年已接受《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如果不在历史教育中加入应遵守这些条约的内容,就无法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日本历史教育应该从以古代史、近代史为中心向以近现代史为中心、从以欧美为中心向以亚洲为中心转变。

  日本政治评论家本泽二郎表示,《波茨坦公告》规定了日本战后的政治经济路线,是坚决不能忘却的。一切试图脱离《波茨坦公告》的行为只会招致邻国与国际社会的反对和孤立。如今的安倍政权正处在这一漩涡之中。

  背景阅读:《波茨坦公告》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在德国柏林西南的波茨坦发表《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公告共有13条。

  公告表示,三国强大的武装力量将在所有联合国家支援下,继续对日作战直至其停止抵抗为止,并警告日本如不立即宣布无条件投降,即将如德国一样迅速完全毁灭。

  公告要求战后根除日本军国主义,惩办战争罪犯,消除阻止日本民主趋势之复兴和增强的一切障碍,取消日本的军事工业。

  公告重申了《中美英三国开罗宣言》精神,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同盟国所决定之其他小岛之内,并确定解除日本军队的武装,对日本的指定地点实施占领,一旦达到本公告提出的各项目标并建立了能表达日本人民的意志、倾向和平的负责任的政府后,同盟国便当即撤走全部占领军。

  8月8日,苏联正式声明加入《波茨坦公告》,9日宣布对日作战。14日,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9月2日,日本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并承诺忠诚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项规定。(据人民日报、新华社)

[编辑:刘加莉]